第四十章 祁彦篇之初识老头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3-03 18:06      字数:3543
  项目最终还是确定下来,不过祁连叔只负责牵线搭桥。至于能不能成功签合同,那就看我自己了。

  而且,那个客户在M市。距离青岛特别远,人生地不熟,需要我独自去拜访。虽然,有些紧张和忐忑,但是个不错的挑战。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跟那人还有点交情,不看僧面看佛面,应该不至于为难你。只是我和他很多年没见,如果可以,这次麻烦你帮我看看他过得好不好”祁连叔道。

  “你们之前有过节吗?怎么很多年不见?”我有些不解地问道。

  祁连叔叹了一口气,道“过节算不上,只是为了某些事情闹翻了。再说那人的脾气不好,我们性格合不来”

  听他这么一说,我点点头,表示理解。

  临行前,祁连叔跟我说了很多话。基本都是围绕这次项目,包括一些需要嘱咐的注意事项。这样有个大致了解,让我渐渐也有些信心。

  原本我打算坐高铁去M市,没想到沈叔刚好也要去那边。他女儿在M市读大学,马上生日到了。所以,沈叔准备过去陪她。这样一来,坐上他的顺风车,两人便一同前往。

  虽然沈叔年纪有些大,但对人很热情。一直以来,我对他印象非常好。尤其,上次生日聚会上还帮过我,所以对他好感倍增。

  一路上,闭口不谈祝子。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流,还是很舒服的。

  车子开了十几个小时,我们在第二天中午到达M市。按照祁连叔给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事先跟客户取得了联系。电话里那人说话异常高冷,只是告诉了几栋几号,让我自己想办法上去。

  当时,我还没理解想办法上去的含义。

  顺着定位找到后,才发现住址竟然是一所干休所的家属院,还是特别大的那种。院门口停着很多绿色的越野车,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岗亭,里面有穿着军装的兵哥哥在放哨。

  一看这架势,我彻底懵了。坐在车上半天不敢下去,琢磨着进去一定很难!。

  沈叔笑了笑,让我在车上等着。然后,打开车门大步流星走下去,径直走向岗亭。军哥哥出来后向他行了一个军礼,两人便开始交涉着。

  过了一会儿,沈叔从口袋拿出来一个东西递过去。军哥哥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然后,拿笔在本子上登记着什么。关键太远了,我也没看清。

  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分钟,最后,沈叔招招手,示意我过去。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但我过去后,军哥哥也没拦,直接让我进院了。

  我很感激地向沈叔道谢,要不是他,估计我今天连门都进不去。他笑了笑,道“看样子你也要在这边呆几天,忙完了给我打电话,我也好照应你”

  “好的”我没有客气就直接答应了,毕竟对这边也不熟。所以,不想节外生枝。

  进去后,里面只有一条非常宽的主干道。两边都是住宅楼,外墙上写着几栋,从1排到后面找起来非常轻松。我松了一口气,按照几栋几零几,很快便找到了客户所给的住址。

  上楼后,看到对应的门牌号。我站在门口,半天不敢敲门。心里思量着该怎么说比较好,所以,站在外面走来走去,就是不敢进去。

  就这样又在门外浪费了十几分钟,最后我心一横,想着既然都来了。再不敲门进去,岂不是白来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天意,我刚上前。门突然开了,从里面跑出来一个阿姨,和我面对面时双方都愣了一下。不过,那人也没说什么。脸上带着泪,扭头就走了。看样子像是跟人吵了一架,眼泪里带有极大的委屈。

  “滚,都给老子滚,没用的废物” 里面传来阵阵骂声。

  一听这吼声,我心里咯噔一下。琢磨着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但为时已晚,因门口没有遮挡物,一下子就看到屋里的人。

  刚好那人也抬眼看到我,骂声立马停止。像鹰一般的目光扫过来注视着我,微微邹眉。然后,问道“祁勇让你来的?”

  “是的,您好!我叫周锐”我连忙上前打招呼。

  “祁勇这家伙真能忽悠,竟然让一个未断奶的毛头小子来谈项目。你走吧,顺便把门带上”

  愣了一下,竟然说我没断奶,心里便有些不服气 “我不走,快渴死了,让我进去喝口水再走!”

  那人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然后,冷哼一声起身就想关门。我立马上前,堵在门口。他看起来有些老,有些瘦,没想到力气还挺大。我们两个人一个关一个堵,一时之间竟不相上下。

  “祁连叔说,买卖不成情意在。这次主要想我过来看看你,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都很挂念你!”眼看门就要被关上,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便喊了出来。

  果然,那人听到祁连叔的名字。立马停手了,表情有些动容。见他发愣的功夫,我乘机钻了进去。

  “他真的说过挂念我?亲口说的?”那人表情有些激动起来。

  “嗯”我心虚地点点头,前面一段是祁连叔说的,后面一句是我自己加的。

  那人看出了我眼里的异样,似乎明白了我在撒谎。表情立马又变得冷漠起来 “我就知道他不会原谅我了”说完,便落寞地坐在沙发上。不理我,但也没赶我走。

  仔细打量着那人,年龄应该六十多岁。满头寸发尽白,没有一根黑发。五官非常端正,尤其是他的眼睛,像老鹰一样锐利,给人一种不威自怒的感觉。而且凑近看,才发现他跟祁连叔长得挺像的。只不过身高在173左右,身材偏瘦。不像祁连叔那么高大胖壮,其他的两人有很多相似之处。

  还有一点,刚刚看他腿脚有些不便,一瘸一瘸的。但幸好精神状态还不错,给人一种老当益壮的感觉。

  “那个谁,刚刚说你叫啥?”他像记起什么了,突然问道

  “周锐”

  “祝瑞?”那人重复了一遍,盯着我。然后摇摇头,嘴里道“怪不得,他还是忘不了他”

  “周末的周,锐利的锐” 看他把我名字读错了,我便纠正一下。

  “哼,都一样,一样喜欢男人”他冷笑道。

  “ ”无语了。

  “你去厨房做饭,我肚子饿了” 命令的语气,不带有任何色彩。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些饿了,便点头同意。转身去厨房,看冰箱里放了很多牛肉,鸡肉之类的,都是荤菜。平时在家我只会做土豆丝,很简单的菜系,这种高难度的菜我也不会做。

  太犯难了,于是我又走到客厅,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饭都不会做,还要你干嘛,滚出去!”他立马又火了。

  “我下面好吃,要不我下面给你吃?”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短路了,脱口而出道。

  他朝我裆部看了一眼,黑着一张脸,不搭腔。

  “  ”尴尬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客厅。

  不管怎样中饭还是要吃的,于是,我在厨房随便炒了两个拿手的素菜。不知道是不是饿了,端出去后。他也没嫌弃,一老一少坐在餐桌两边吃了起来。期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饭后,我在厨房清洗餐具。

  “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回房间午休了!”他突然站在门口说道。

  “没事,我不会乱动你家里东西”

  听了我的话,他也没说什么,便转身回房间了。

  其实来之前,祁连叔就跟我说过这个人的性格。脾气怪,爱骂人,孤傲得很。所以不能顺着他,刚刚敢和他斗嘴也是这个原因。

  看他真的午休去了,没事做我便在客厅里打扫卫生。反正在家经常做清洁,都习惯了。不过也就在此时,我才发现他家里的布局竟然和祁连叔家一模一样。都是三室一厅,阳台上种满了小盆栽,就连家具的摆放位置都分毫不差。

  虽然有些奇怪,但我也没想那么多。因为客厅大房间多,所以打扫起来花了我很长时间。不过,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忙完后,看着焕然一新的环境,我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那人像是掐着点醒来一样,看我打扫完,便到处转悠了一圈,找不出破绽。

  “周锐,别以为你帮我做做家务。我就把几百万的项目给你做,你还是太年轻了”

  “没关系,我答应了祁连叔。好好照顾你一段时间,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 虽然祁连叔没有明着说这句话,但当时他跟我说话的语气明显带有遗憾。所以,我觉得他是有这个意思的。

  “ ”那人注视着我,像是要看穿我内心一样。当他看到我眼里的真诚后,表情竟然雀跃起来,有点小满足。

  “那好,你也看到了,保姆被我骂跑了。既然你想照顾我,就在家伺候两个星期,没有任何工资。结束后,看你表现签合同”

  “好的!”我高兴地答应了。

  “哼,别高兴得太早!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祁彦。估计跟你爷爷年纪一样大,不过也不要跟我套近乎,以后叫我名字就行”

  “那我以后,叫你祁彦老头?”

  “随你!”

  出来后,祁彦老头给我一张通行证。约定好,以后朝九晚六地来家里伺候他,跟上班一样准时。期限是半个月,没有工资和休息时间。

  这些我都同意了。因为,我有更远大的目标要完成。

  大丈夫成事不拘小节!

  跟沈叔打电话,他开车过来接我。我们一起去吃了晚饭,然后在干休所附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现在想想,真坑爹,还不给包住!

  在青岛,祁连瑞晚上睡不着,想想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拨通了熟悉的电话。只响了两声,对方电话就像拿在手里一样立马接听了。

  “我就知道你会打电话过来”祁彦接起电话,有些得意地说道。

  “他呢?你今天没有为难他吧!”

  “我为难了又能咋样,你有本事过来见我吗?”

  “呵,我不是没本事,而是不屑再见你那副嘴脸!”祁连瑞冷笑道。

  “小勇,你真是嘴硬。要不是你给了那小孩通行证,他今天能上来?你以前不是说通行证撕了吗?”祁彦更加得意地说道。虽然今天没当着那周锐的面问怎么上来的,但猜想跟小勇脱不了关系。

  “”祁连瑞有些语塞,也有些懊恼。根本不知道自己打这通电话的意义何在,便反手又把电话挂了。

  没错,通行证是祁连瑞给沈叔的。而沈叔是被他委托去M市照看周锐的,说是去看女儿。其实,还有半个月才生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