递三十七章 智斗老色批之生气的老陆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2-06 00:54      字数:3406
  《因为放假了,回家了。后面的章节可能暂时停更,或者更新得很慢。最近很多朋友说喜欢我的小说,非常感谢!也希望每天给我点点推荐,比心!》

  摇骰子不是我的专项,以前只在KTV看我爸他们玩过。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想玩。只有我输得多,苏老板才能陪着一起喝。

  看着我连输了好几局,苏老板眼珠子一转又开始动歪脑子。说玩骰子没意思,拉我去唱歌。

  “苏叔叔,您不会就这么一点酒量吧?那我可不跟您玩了”

  “宝贝儿,你也太小瞧我了?这样吧,你陪我唱歌,我就陪你喝酒。咱一杯一杯的喝,好不好?”

  “那行吧” 我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答应了。

  唱歌的时候,苏老板从后面抱住我的腰。而且肥肥的脑袋压在我肩上,身体跟着节奏左右摇晃着。其他人见状围过来在旁边瞎起哄,房间里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了。环顾四周,歌舞升平,到处一片狼藉。

  趁着兴奋劲,我猛灌了苏老板好几杯。渐渐地,他喝得越多脸也越来越红了,目光开始涣散。

  原本想把这老家伙灌醉得死死的,没想到他越来越下流,后面贴上来时竟然用他的东西顶在我屁股上,还做着一些不堪的动作。

  我忍住恶心,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特别想吐。连忙推开众人,跑到卫生间呕了一会儿。

  吐完之后,人舒服很多了。解开裤子,正准备小便时。突然有人从后面拉着我,把我往隔间里推。

  定眼一看,是苏老板。狭小的空间里,被他胖胖的身体占满了。我正想反抗,他反手就把卫生间的门扣上了。

  见跑不了,于是我把手伸进口袋里。面不改色地打开设备的开关,刚刚来时杨树在车上给我的。

  “宝贝儿,快让我亲亲”

  我连忙用手抵住他伸过来的嘴巴,大饼一样的圆脸,我都快看吐了。

  “苏叔叔,您这是干什么。我哥还在外面,你信不信我喊人了” 我威胁道。

  “锐锐,别喊!你哥不是想跟我签合同吗?我答应就是了,我签,明天就签”

  “苏老板,空口无凭!我又不是小孩子,您不要忽悠了!”

  “哎呀,宝贝儿,我苏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说话算数,明天一定跟你哥签合同”

  “那也不行,明天再说吧!” 我推开他,想以此来拖延时间。

  “宝贝儿,你这不是要我了的命嘛?” 苏老板像是吃了春药一样,发疯似的想亲我。无奈,被我用手挡着。

  于是,他立马改攻下路,蹲下去双手脱我的裤子。我拼命拉住裤头,急得就快喊人了。

  “别,苏老板,我想尿尿。你别碰了,不然尿你手上了不好!”

  “宝贝儿,你别反抗了。我苏齐对天发誓,明天一定签合同,现在,快让我亲亲你下面” 说完,他整个脸埋在我裆部蹭来蹭去。怎么都推不开,我正想喊人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吓得苏老板立马停住了。

  “锐锐,在里面吗?我们该回去了!” 是杨树的声音。

  “哥,马上出来。”我大声回应着,从来没觉得他的声音这么好听过!

  “  ” 苏老板整理了一下衣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出去。路过杨树身边时,他冷哼了一声,目光里充满怨恨。

  不过,最终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把录音笔交给杨树。里面有刚刚在卫生间,苏老板和我的谈话内容。

  “这个能行吗?会不会不太好” 对于录音这件事,一开始就是杨树设计好的。但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

  “哼,不管合同签不签。这次,我一定要好好整整那个老色批,让他尝点苦头” 杨树一改往日笑嘻嘻的样子,目光里透着一股凶狠。跟我平时见到的他,判若两人。

  一直回到宿舍,我都觉得心里不舒服。老陆回来后,看到了问我怎么了。我随便撒了一个谎,说是工作上的事情。为了不让他觉察,便早早地睡了。

  其实,哪里睡得着,一夜无眠。

  第二天,老陆起来得很早。不过没有出门,给我买完早餐回来。便在宿舍里洗衣服,干干杂活,好像还挺悠闲。

  要是换做平时,我可能会很开心。但是今天,尤其不敢看老陆。所以,更希望他出差。

  “怎么了?锐锐,生病了吗?看你好像没什么精神?” 老陆看出了我的异常,便询问道。

  “没事啊,可能水土不服吧” 我随便扯了一个理由,搪塞道。

  幸好老陆也没再怀疑什么,一上午过去了。今天杨树破天荒地没来,不知为什么让我更加有种不详的预感。

  快吃中饭时,老陆的手机响了。他看了我一眼,跑到外面去接。

  我心里慌了,连忙跟在后面偷听。

  从零星片语中,大概听见了这通电话是苏老板打过来的。在电话里发很大的火,隔着很远的距离我都听见了。

  他说,陆虎,你牛逼啊!找个小帅哥使美男计是吧?还录音?暗地里整我?你不是想谈合作吗?现在就过来吧!

  后面的话我不敢再听了,赶忙回来忐忑地坐在床上,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老陆面色铁青地进来。连正眼没看过我,就自顾换衣服,看样子要出门。我当然知道他要干嘛,所以,一句话也不敢说,更不敢问。

  换好衣服后,老陆径直地走了。不过,临走前,在门外,他只留下一句话。

  “周锐,今天你呆在家里哪里都不许去,回来我要是看不到人,就把你的双腿卸下来!”

  我从没听过他那样的语气,就像一把刀插在我的心上,疼得我不能呼吸。

  整整一下午,坐在床上,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敢给老陆打电话,忍不住就给杨树发了一条短信。

  过了很久,他才回复。也很简单,只有四个字“合同签了” 然后,就没下文了。

  晚上七点钟左右,老陆醉醺醺地回来了。杨树跟在后面,他的右脸红肿,明显被人打了一拳的痕迹。

  老陆回来后倒头就睡,既不理我,也不理杨树。

  看他躺下,杨树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我没问,他也没说什么。

  待杨树走了之后,我过去给老陆脱衣服。

  他突然睁开眼睛,眼球布满血丝。盯着上空,也不看我。

  “叔,今天怎么喝这么多啊?”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还是没理我,不过我给他脱衣服也没反抗。脱完衣服,我又用盆接了一些开水进来。用毛巾打湿给他洗脚,全程无交流。

  做完这一切,他就翻过身去睡觉。鼾声四起,我却失眠了一晚上。

  后面两天,老陆就彻底不理我了。与其说不理,可以说是无视。杨树来了也是一样,像没看见我们一样。三个人偶尔尬坐着,不管我或者是杨树说什么话,老陆从不接腔。

  期间,我给老陆道歉,服软。什么好话,赌气的话都说尽了,他都没反应。但是,我给他做饭,他会吃。给他脱衣服,洗脚,洗衣服也不反抗。就是不理我,既不打我也不骂我。

  有时候,我宁愿跪下被他打一顿也好,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他当成了空气。

  第三天的时候,我决定回家了。既然这么碍老陆的眼,我也不想呆在他的跟前了。人都有尊严,除了我爸,我从没在其他男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过。

  看我收拾行李,老陆脸色变了变。然后,一脚踢翻凳子,摔门出去了。

  见他这样我也习惯了,既然要走,就把老陆所有的衣服,鞋子。都拿到水池里去洗,给他洗干净,晾好。这样,我心里也好受许多。

  因为他的脏衣服很多,洗干净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才弄完。回到宿舍,看到老陆赤着脚坐在床上。地上还有一个空酒瓶子,又喝酒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去外面接了一盆热水进来。走过去,想给他洗脚。不知道老陆是有意还是无意,用脚踢了一下。本来也不是踢我,但我人蹲着手抓空了。往后仰的时候,顺着带翻了盆。人坐在地上,水泼了我一裤子。

  我觉得很懊恼,也很沮丧。感觉什么事都做不好,合同的事,洗脚也是,啥事都办不好。

  积压几天的情绪,终于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我忍不住哭了,刚开始小声抽泣,后来就嚎啕大哭起来。

  老陆像是梦中惊醒一般,突然就慌了。立马蹲下来,鞋子都顾不上穿,就抱着我。

  “锐锐,对不起,我不是要踢你,对不起啊,宝贝儿”

  这是三天以来,老陆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本来没什么,但就是这一句话,让我哭得更凶了。

  后来,连哭带抽的我都快背过气去了。老陆先是不停地道歉不停地安慰,见不管用。便用舌头舔我的嘴唇,然后伸进我的嘴里,吻我。

  慢慢地,我的情绪稳定下来,老陆却是泪流满面。

  老陆抱着我,说了很多很多话。就像把三天没有说的话,要一次性说完一样。

  他说,锐锐,你一哭我整个人就不好了。你总是那样,一生气就要走。即使你有错,也让我感觉自己做错了一样。

  他说,有我在,什么事都不用你操心。我带你出来,是让你学本事,有份稳定的工作就行了。而不是走歪门邪道,动歪脑子。为了达成目的,什么美男计,录音都用上了。你现在还小,不应该学这些下三流的手段。

  他说,尤其,当我知道那个老色鬼,又亲又摸你时。我的心里就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杀了他的心都有……他怎么对我都没事,但不能这样对你

  他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心疼我。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所希望的就是你能健康,快乐地成长,不为世俗所累……

  说到最后,老陆也说不下去了,抱着我眼泪直流。

  “对不起,陆叔,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听完他的话,我心里特别难受,堵得慌。

  就像老陆看我哭,很难过一样。我何尝不是看他落泪,心疼不已。

  “乖锐锐,叔也不怪你了,你也别哭了,以后好好上班,听话啊”

  “嗯嗯”我点点头,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