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吴建的警告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1-22 18:34      字数:2351
  离职在家两天了。

  突然不用上班,刚开始有点不适应。生物钟非常准时每天早上到点就醒,根本睡不着。

  这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去年退学在家时的状态。饿了,就点外卖。困了,不分白天黑夜的睡觉。无聊了,看视频玩游戏。不想出门,更不想见任何人。唯一不同的是,每天要跟老陆保持联系,假装在上班。跟老鼠躲猫一样刺激,生怕被他发觉。

  在家第三天,阳杨休假回来了。下班后,约我一起吃饭。还说,敢不下来,就上楼堵我。让我动作快点,态度非常坚决。

  之前他就给我打过电话,我没接。给我发信息,我也不回。其实,不是不敢见他。只是怕见了,悲春伤秋的完全没必要。

  这次躲不过,只好下去了。大老远就看见阳杨站在小区门口,圆圆的脑袋,胖胖的身材,在人群中挺显眼的。

  “咋的,不躲了?” 走近后,阳杨猛地转身用胳膊锁住我脖子,目光“凶狠”的说道。

  “你不追,我就不躲,躲和追是相互的” 我仰起头闭着眼,视死如归道。

  原以为阳杨会说出什么豪言壮语来反驳我,却半天没动静。正当我纳闷时,他的嘴巴突然凑过来,在我嘴上亲了一下。

  “老子不打你,还不敢亲你吗?” 几秒钟后,他放开我。立马跳到一旁,哈哈大笑道。

  “  ”  虽然天已经黑了,但小区进去的还有其他居民。被他这么一亲,我愣了一下,半天没反应过来。

  “知足吧你,这可是我的初吻”看我不说话,他舔舔嘴唇又补充了一句。

  “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反应过来后,我叫了一声。立马追上去,吓得他撒腿就跑。

  我在追,他在跑。我们俩的影子,在路灯下被无限拉长。

  打闹过后,感觉我们之间的情谊又回来了。

  晚饭就在小区附近吃的,两个人嘛,比较随意。找了一家东北菜馆,刚好里面人也不多。

  等菜上齐后,阳杨说想喝点酒。于是,又让服务员拿了几瓶啤酒过来。

  “可以啊,回去几天都学会喝酒了?” 以前每次聚餐他都只顾吃,滴酒不沾。今天竟然主动要喝酒,我还挺惊讶的。

  “嘿嘿,没办法,我女朋友一家人都能喝” 阳杨摇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听你这意思,已经上门提过亲?”

  “嗯,上次请假就是为了这个事”

  “那恭喜啊,啥时候结婚说声,给你包个大红包”说实话,看到阳杨感情有着落了,打心底为他高兴。

  “红不红包的无所谓,我真心希望你能给我当伴郎,那我就很开心了” 阳杨眼神非常明亮地看着我,光亮背后似乎隐藏着一些东西。从没见过他这样的目光,所以让我有些不自在。

  一时之间,我接不上话了。

  “锐锐,你……以后也要幸福。不管怎样都要幸福,记住我永远是你兄弟” 酒上来后,阳杨给自己倒了一杯。说完,仰头干完了。

  “听你这意思,要跟我分手一样?”我故意揶揄道。

  “怎么可能?即使不要我女朋友,也不能不要你啊”

  “滚吧,真恶心!”

  说完,两个人莫名地都笑了。

  期间,我们都没提离职的事。估计他也想通了,又或者是也没啥好说的了。人就是这样,刚开始执着一件事,时间一过,便也无所谓了。

  “对了,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出去重新找工作吗?”

  “这个没想好,或许后面被老陆知道了,还会把我赶回来上班”

  “真的啊,那我现在就跟陆叔打电话”

  “你敢,要是跟他说了,我立马跟你绝交”抢过他的手机,我威胁道。

  好马不吃回头草,说实话,真不想回去了。

  “凶胖子”  阳杨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饭后,两人坐了一会儿。阳杨明天还要上班,就让他先走了。我心想着反正也没事做,不如回去看看我爸算了。

  想好了,便起身收银台结账。

  “您好,您的费用那位先生已经帮你结了” 收银小妹妹指着角落里一个男人说道。

  我有些诧异,回头一看。那人拿下帽子,对着我微笑。

  “周锐,我们又见面了” 竟然是上次酒吧见过的吴建。

  出来后。

  “多少钱,我给你吧”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出现在这里,但我也不想欠他人情。

  “这才多少钱,不用还。实在过意不去,你下次请我吃饭吧” 吴建笑了笑,很狡黠说道。

  “嗯” 我轻轻应了一声。

  上次没仔细看,此时跟吴建走在一起。才发现他的四肢非常发达,全身肌肉透过衣服都能看到,硬邦邦,一块一块的。这样的身材看起来很不协调,有些不美观。尤其配上他的长相,给人一种很凶狠的感觉。

  “你住这个小区?” 我本来是想自己一个人回去,但没想吴建跟着我来到小区门口。还朝里面看了看,似乎有意想进去。

  “嗯,不过我晚上还有事,就不方便带你进去了”

  “呵呵” 他笑了笑,然后,目光突然变了。

  “周锐,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其实,你不用这么防着我的”

  “那你说” 我潜意识往后退了退,因为他突然上前一步,离我太近了。

  “我劝你不要跟祁连瑞走得太近,不然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我有些吃惊,突然明白了什么“你一直在跟踪我?” 

  “祁连瑞就是一个伪君子,他做过什么,你知道嘛?” 吴建步步紧逼着,目光变得凶狠。

  “总比你偷偷摸摸跟踪别人强,你评论他人之前能不能先端正一下自己的行为” 想到这些,我的火立马上来了。尤其,还当着我的面诋毁祁连叔。

  “周锐,老子跟踪你又怎样?祁连瑞之前伤害过一个男孩,现在还不是逍遥自在?你以为你算什么,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吴建越说越激动,脸上肌肉抖动着,愤怒的目光似乎要淹没一切。

  祁连叔,伤害?替代品?

  我精神一恍惚,不由得往后一退。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差点摔倒在地。

  吴建冷笑了一声 “怎么了?现在还觉得我卑鄙吗”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吗?”我定了定神,看着他。“我相信祁连叔不会是那样的人”

  “是吗?那你去问下祝子,他的第一次是被谁夺走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惊,感觉内心有堵墙开始坍塌,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没什么意思,总之告诉你,以后离祁连瑞越远越好” 说完,吴建就笑着离开了。

  看着他走远,我一个人坐在小区外面想了很久,越想越烦躁。突然很烦这个地方,也讨厌这里的人。

  于是,回到家收拾行李,买了当天的火车票回老家。

  我想回家,特别想我家老头子。

  晚上已经买不到高铁票了,就买了晚上的卧铺。回去十几个小时,刚好第二天中午到家。

  没有跟任何人说,看着青岛这个城市随着列车的启动,慢慢在我的眼睛里慢慢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