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祁连叔的红包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1-20 17:31      字数:2590
    过了初八以后,很多公司都开始正常上班。返工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城市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生机与活力。

    在我们老家那边,正月十五以内还是新年。只要客人拜访,同样要隆重招待。上门走亲戚该提的礼物一样不少,给小朋友拜年的红包一个也不能少。不能说这是规矩,只能是代代相传下来的风俗。

    阳杨在我家住了几天,期间,我们相处起来还是挺舒服的。他的性格跟我相似,喜欢打游戏,也喜欢研究吃的,我们有着共同的爱好和话题。

    老陆平时在家喜欢看军事题材的国产剧,客厅电视屏幕大,沙发也宽敞,他一米八几的大个儿睡在上面绰绰有余。所以,客厅沙发留给老陆躺在上面看剧,而我和阳杨便去房间里联机打游戏,互不干扰。不过到了饭点,老陆还是会准时做好饭,然后耐心等我们出来一起吃。吃完了,阳杨主动帮忙收拾碗筷,然后拿去厨房清洗。有时候我也会帮他做,分工明确。

    没事做的时候,我们也会站在阳台上一起晒着太阳,聊着天。阳杨说,他老家在农村,每次回去都需要大半天。车子到了市里,再坐大巴转镇上,到了镇上还要走很长一段山路才能到家。村里教育资源贫乏,读书很不方便,阳杨能读完大学已经非常难得了。

    阳杨还说,他爸妈过年期间给安排了相亲,因为他不同意,跟家人起了一些争执,所以这次提前回了青岛。

    我和老陆安静听着,并没有给出很好的建议或者中肯的评价,或许聆听才是对他最大的安慰。毕竟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我们能做的就是珍惜现在,享受当下时光,不忘初心就好。

    而这段美好的时光,恰好完整地保留在我的记忆里。让后来的我在经历过那么多风雨后,还能笑着回想起来,依旧是甜的。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正月初十。按照人事在群里下达的通知,我们今天开始要正常上下班。

    早上来到公司,发现整个营销区非常热闹。春节期间大家有十来天没见,人人见面第一句就是新年好。然后各种祝福,和无休止的唠家常。

    开晨会的时候,杨叔叔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在台上送祝福。洋洋洒洒说了很多,反正不是在总结过去,就是在展望未来,过程我都没怎么仔细听。

    因为我全程都在看老陆,作为股东之一的他今天也来了。给每人准备了红包,寓意开门大吉。红包是昨天晚上,我跟他一起去买的,钱也是我们一个个放进去的。全公司几十个人,我们也是弄了好久。

    每个红包的金额都是200,只有我的里面是520(老陆不懂数字的含义,是我非要他放的)他还问我,为什么不放600,凑个整数。为了20块零钱,他还特意去楼下买了包烟。老直男啥也不懂,我不要600,只要他的520。

    老陆今天穿着很正式,是我帮他搭配的。毕竟他平时也难得来公司一次,树立形象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人长得好看也就算了,关键还会发福利。

    老陆上台后,人狠话不多直接给每人送红包。引得下面人一阵阵掌声,和喝彩声。

    红包不在于金额大小,只在于收红包过程中的那种快乐。

    整个晨会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期间欢声笑语不断。解散后,各自回到工位。虽说是上班时间,但公司还没有投入广告,一切要等到过了元宵节以后,工作流程才会恢复正常。所以,回到工作区后,大家基本还是围在一起聊天。

    “周锐,晚上我请你和陆总,还有阳杨一起吃个饭,有时间没?”甜姐走到我和阳杨的工位区,拍了拍我俩的肩膀说道。

    春节期间甜姐在家换了一个发型,头发染成了酒红色。她五官本身就很秀气,这样一看,衬得整个人更加年轻时尚。

    阳杨也注意到了她的改变,彩虹屁立马张口就来“姐,又变好看了。啧啧,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小黄宇的姐姐呢”

    “是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了”甜姐甩了甩头发,很满意地样子。

    老陆在办公室和杨叔叔聊天一直没出来。我只好给他发信息,告诉他,晚上甜姐约我们去吃饭,去不去?

    “去”  过了一会儿,老陆只回了一个字。

    晚饭确定了,这次我们没有叫杨叔叔一起。毕竟是甜姐请客,而她跟杨叔叔只是简单上司下属关系,私交不熟走得太近也不好。而且去了,估计大家也不自在。

     下班后,老陆开车带着甜姐先去接小黄宇,我和阳杨过去排号占位置。吃饭的地方还是在“南厨雅舍”,等他们接完小黄宇,我们在店里碰头就好了。

     到店之后,才发现吃饭的人并不多。可能是年后刚开门营业。所以。去了不需要排队就直接进去了。服务员很热情地为我们安排了小包间,时间还早,只好坐着等甜姐他们过来。

     和阳杨一起玩了几盘游戏,老是输。就不跟他玩了,没意思。

    “周锐,最近好吗?”正当我退出来,准备看小说时,突然收到了祁连叔给我发的微信。

    我有点惊讶,也有点开心。毕竟很久没跟他聊天,正月初一给他发拜年信息也没回。想着,可能一直比较忙。

    “祁连叔,我挺好的。您呢?现在还在国外?”我立马回了一句。

    “回国了,所以想着给你发个信息。代我向老陆问好,你发的新年祝福我看到了,祝你和老陆新年快乐!”

    “好的,祁连叔,我会跟老陆说的。也祝您和您家人新年快乐”

    消息发过去后,对面就没动静了。过了一会儿,微信突然提示收到了一个红包。打开看,是祁连叔发过来的,上面备注的是压岁钱。

    我愣了一下,半天没点红包。虽然我和祁连叔认识了大半年,但从没见过彼此,甚至连照片都没见过。像这种虚拟的网友,我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收他红包。

  “周锐,我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我当你是我的晚辈,学生,或者朋友。中国讲究一个传统,压岁钱你收下,希望能给你新年带来好运,同时也是我作为长辈对你的祝福”对面的祁连叔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发了很长一段话过来。这段话也是我们认识以来,他打文字最长的了。

  “谢谢,祁连叔。那我就不客气了”不再犹豫,收了红包,我发了一个大笑脸过去,内心真的特别感动。

  “嗯,那就对了。本来应该在初一给你的,但我在国外不会弄。我这边还有点事,后面有时间再聊”对面发来一个抱拳的动作,标准的聊天结束表情。

  “好的,祁连叔,您先忙,有时间再聊!”

  放下手机后,阳杨把头凑过来,贱兮兮地说道“小锐锐,跟谁聊天呢?笑得跟发春似的,你都没对我这么笑过”

  “对你笑干嘛,哪条法律规定了?”推开他肥肥的大脑袋,其实,我内心早已乐开了花。

  因为这件事,晚上吃饭的心情特别好。

  同时很久没看见小黄宇,感觉像是长高了一点。但脾气还是酷酷的,永远一副高傲的样子。给他夹菜,不爱吃的不要。但有一点,小黄宇很听老陆的话。有时太调皮了,老陆说他几句立马就不敢动。

  阳杨,说,可能是老陆长得太凶了。

  呸,陆叔明明长得慈眉善目,小眼可爱迷人,特招小孩子喜欢。我反驳道

  两个大人,看我们拌嘴,在一旁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