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锐锐 欢迎你回家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1-20 17:17      字数:3289
  那天晚上,老陆还跟我讲起了他和他爱人之间的故事。

  那年老陆25岁,刚从部队退伍。回到家乡后,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他毅然到当地的一家私企里面跑业务。因为只有干销售,不仅挣钱多而且来钱快。老陆的母亲去世早,从小跟着他的父亲生活,所以父子之间感情很好。但天不如人愿,事不如人心。退伍没多久,他的父亲就被查出是胃癌晚期。

  面对如此噩耗,老陆的父亲却很坦然。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希望他能早点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这样即使自己走了,也有人能够陪伴着他。

  老陆年轻时人长得壮实,五官端正,性格豪爽做事也踏实。所以,没过多久,他们公司里的一个女孩,叫阿花,看上了老陆。阿花那年刚好22岁,人长得很白皮肤非常好。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性格温婉,关键是对老陆很好。一来二去,两个人便快开始了交往。并且在双方父母的认同下结了婚,成为了合法夫妻。

  婚后,老陆父亲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为了早点让老人家抱上孙子,老陆和阿花开始计划着要小孩。阿花个子小,人本来就瘦。而老陆人高马大,身强力壮。婚后他们也频有房事,但即使经过这样的折腾。阿花的肚子不仅没有怀孕,反而她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眼看着就是怀不了孩子,一家人只能干着急。

  阿花是一个很要强的女人,同时也深爱着老陆。为了能早点怀上他的孩子,阿花听信当地老人的话吃各种怀孕的偏方,什么样的药都敢吃,无论多苦她都能忍受。可没想到的是,阿花长久吃这些药,伤了身体根基,婚后不到一年便也去世了。这一次的噩耗,老陆的父亲终究没有抗过去,带着遗憾离开了。

  连续失去两个亲人,对于老陆的打击可想而知。更让老陆悔恨不及的是,后来通过医院的检查才发现,是老陆身体的有问题生不了孩子,而不是他可怜的妻子体弱。如果能早点阻止他爱人去吃那些药,或许就不会死了。所以,人这一生,有时候注定了在不断悔恨和失去中度过。

  所以这么多年,老陆一直没有结婚。而渴望有自己的孩子,不仅成为他心病,更多的是成为了一种执念。 

  听完老陆的故事,我的内心波涛汹涌,五味杂陈。有心疼又难过,更重要是有一股心酸。我甚至都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去安慰他,只能紧紧地抱着他趴在他胸口的位置,安静的聆听着。

  老陆缓慢而又忧伤的诉说,在那一夜无形之中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所以,他不再是孤单一个人了。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餐后,我们便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了。临走之前,老陆在床头放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是这两天的房费,餐费,还有陈鹏的医药费。他说,这些钱留给好妹阿姨的,不想欠别人的情。我对他的做法表示赞同,内心也更加欣赏老陆的为人了。

  临行时,好妹阿姨还是出来送我们了,跟第一次见她时一样。头发高高挽起,画着精致的妆容。虽然笑吟吟地跟着老陆道别,但我还是看见了她眼中的落寞与不舍。然后她把我拉到了一边,说是有几句话想跟我说。老陆点点头,示意在车上等我。

  “昨天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代表鹏鹏向他说过话表示歉意,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好妹阿姨目光诚恳的看着我,说道。

  “都已经过去了, 我早就不记在心上了,同时也非常感谢您这两天的招待”我如实说道,经过昨晚跟老陆的接触,这件事我已释然。

  “你是一个好孩子,你陆叔更是一个好人,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照顾他”好妹阿姨突然上前抱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轻轻说道。说完之后,她又迅速放开了我。我愣了一下,倒不是因为她的怀抱,只是没有想到她会托付我照顾老陆。在我看来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何须再用别人来教。于是,我淡淡的点点头,就上车离开了。

  车子上了高速,老陆一直没有问我好妹阿姨对我说了什么。只是跟我讲着,到了青岛以后工作上的一些安排。我很认真的听着,毕竟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需要学习的地方有很多。而且这次跟着老陆出来,本身就是为了学到真本事。以后做个有用的人,才能报答我老爸和老陆。途中,我伸手去口袋拿手机的时候,无意之间碰到一张卡片。拿出来一看,正是我们临走时放在床头的那张银行卡。看来是好妹阿姨刚才偷偷放进去的,怪不得她要抱了我一下。     

  我把卡片还给老陆,他没接。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是好妹给你的,你就留着吧。回头我把密码发给你,到了青岛你自己当零钱花,不够再找我要”    

  “好的”既然老陆都这样说了,我只好是答应了。      

  可能,这次是回家的原因。老陆的情绪明显高涨很多,一路上话就没停过。我也是的,刚开始老陆带我离开家时我还排斥,不怎么搭理他。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已深深喜欢上和老陆独处时的感觉。而且我让他干什么,他都会满足我。     

  我要他给我唱歌,他就给我唱了那首咱当兵的人,我嫌弃难听,他就给我换了一首军中绿花。     

  我要他给我讲故事,他就会给我讲很多他在外面开车拉货时,听到的奇闻轶事。     

  我说我饿了,他就会去服务区给我买很多的零食和饮料。我嫌不好吃的,他都会笑眯眯地接过去自己吃完。    

  从西安去青岛中间的路途很远,开车的话也要十几个小时。并且都是老陆一个人在开,为了不让他疲劳驾驶,我们晚上还是在服务区睡了一觉。就像我刚离家的那一晚,也是在车上过夜的。    

  老陆背靠在车帘上,一只手搂着我,另外一只手抽着烟。我趴在他的胸前,用手扒拉着他的胡子。因为几天没有剪,已经很长了。我看见有一根很粗很长的白胡子,于是想都没想就用力拔起来了。     

  “哎呦,小祖宗,你别拔了”老陆大叫,立马疼得龇牙咧嘴起来。并且用手在我屁股上轻轻打了两下,

  “你再拔,我要打你屁股了”     

  看到老陆确实很疼的样子,我有点心疼了。于是伸出舌头在他嘴上舔了一下,他下巴上有很多毛,扎到我的嘴了。我正想抬起头,老陆突然像受到刺激一样。用手按着我的脖子,使我们两个人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他宽厚的大舌头伸到我嘴里,用力撬开我紧闭着的牙齿。然后,在他强势攻击下,我不由得张开嘴。他灵活的舌头立马得到释放,在我嘴里肆意搅动起来。过了一会儿,又把我的舌头吸到他的嘴里,两个人忘情地接起吻来。

  最后,我们什么都没做。吻完之后,便搂着彼此睡着了。老陆下面虽然硬得很厉害,但昨天刚出过,明天还要开车,怕他太累了,就没有帮他释放出来。老陆也很满足,他说这样就很好了,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吻一个人竟然也可以甜到心里去。

   我们是第二天下午到的,老陆的家离海边不远,主要是交通很方便,小区楼下就有地铁。我以前跟着我爸他们单位旅游来过青岛,但当时人多,旅程只有两天,没有好好玩。所以只是记得这边的海鲜很便宜,水果也很甜。

  老陆家在十六楼,有四个电梯,上下来楼都很方便。并且小区门口有物业守着。进出电梯要刷卡,如果是陌生人想上楼。必须交五块钱,物业才会帮忙刷卡按楼层进去。虽然很麻烦,但是也很安全。

  到了小区门口,那个物业大爷认识老陆。看到我们进来了,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熟络地打着招呼。老陆点点头跟他微笑,然后从我背包里拿出一份特产,递了过去。那个大爷也没有推辞,很高兴的收下了,看得出来他们关系很好。

  “陈大爷,这个是我侄子,叫周锐。刚从南方来,你帮忙办张我们小区的门禁卡,以后他就跟我住了”老陆向物业大爷介绍着我,同时把我的身份证递了过去,登记信息用的。

  “我就说嘛,我们小区怎么会有这么白俊的男娃子,原来是你侄子。要得嘛,我去帮他登记一下”物业大爷接过我的身份证很爽快的答应道。

  “锐锐,跟物业打好交道,以后你进去就方便多了”老陆为人处事很老道,不得不说挺让人佩服的。我刚刚还在纳闷为啥要给门卫特产,原来这也是一种人际交往关系。

   过了一会儿,陈大爷把身份证和门禁卡都还给了老陆,道完谢之后我们便上楼了。在电梯里面,老陆教给我一些刷卡事宜,包括物业里的一些规定都给我说了一下,嘱咐我一一记下。

  老陆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两个卧室一大一小,都是朝阳的,采光非常好。有一个卫生间和一间厨房,总体感觉还不错。就是家里挺乱的,估计走了很久也没人收拾。

  因为到的时候是下午,早就过了午休的时间。想着没事做,放下行李就开始给老陆家里打扫卫生。该洗的衣服拿去洗衣机,该拖的地就去拖,该擦的地方擦干净。刚开始老陆还陪着我一起打扫,后来他的朋友知道他回来了,打电话过来聊天叙旧,并约好晚上一起去吃饭。

   等所有事情都做完以后,老陆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他突然抱着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道。

  “锐锐,欢迎你回家,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