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老陆灌酒
作者:2580031697      更新:2021-01-20 17:13      字数:2198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

  我爸KTV必唱之歌,是不是每个当兵的人都有这个情结。从小到大,受我爸的影响这首歌我只要闭着眼,跟着旋律,歌词部分就会自动在脑中播放,跟放电影似的。不过我爸唱歌还是很好听的,声音很浑厚,特别适合唱这种军歌。

  KTV里面唱歌讲究氛围,我发现老陆真是一个非常活跃气氛的人。在台上跟我爸合唱时很激情,手舞足蹈。在下面跟一群人喝酒时很豪爽,吆三喊四。一来二去,整个KTV的感觉就上来了。眨眼的功夫,我爸那群朋友就跟老陆称兄道弟起来。几个人勾肩搭背围在一起,玩骰子,喝酒。

  整个房间充斥着乱七八糟的混音,喝彩声,巴掌拍桌子的声音,屏幕里面的歌声,各种声音混在一起。杂声入耳,我觉得很无聊,找个角落,打开手机玩阴阳师。等我游戏还没玩一会儿,我爸走过来,踢了我一下,我不解的看着他。他说,你过去给叔叔们倒酒,不要躺在这里,要躺回去躺。

  你瞧这人,出去玩是你们要带我的。现在又怪我碍眼了,真难伺候。

  放下手机,我走到离我最近的邹叔叔身后,趴在他的背上,摸他的两个肥耳朵,手感非常好。

  邹叔叔是我爸的同事,人很胖,个子只有170左右,肚子大脸又圆,一笑起来像个弥勒佛似的。因为人很温柔脾气又好,这么多年,除了徐璐爸,我就比较喜欢他了。

  邹叔叔右手还在摇骰子,回过头来看是我,便伸出左手捏了捏我的脸,道“小锐,最近都没见你来邹叔叔家玩了,在家干啥呢,不想叔叔啦”

  “想了啊,我爸关我面壁思过呢”我弯下腰去,搂着他的脖子,换个舒服的姿势趴着。

  “没事,回头我说说你爸,你看都瘦了,去我家让阿姨给你做好吃的”邹叔叔拍了拍我的手背,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然后,邹叔叔从桌上拿一罐果啤递给我,让我喝。有我爸在,他们大人从未给过我酒。虽然我想喝,可他们不敢给。

  老陆和他们摇骰子,玩得正开心。抬头看着我趴在邹叔叔背后,眉头皱了皱,道“周锐,你坐到我旁边来,给我倒酒”语气强硬,貌似还有些不满。

  我心想,爷又不是酒童,就你这种语气我还不伺候了。我爸也听见了,看我没动,于是抬起头补了一句“你这么大的人还趴在你邹叔身上,你多重啊,给人压坏了,过来给你陆叔倒酒”

  这就是坑儿子的亲爹

  我坐到老陆的身边,位置本来有点挤。他往旁边挪了挪,但我身体大部分还是靠在他怀里。老陆毫不在意的地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漫不经心的摸着我的耳垂。他嘴角轻扬,一副很得逞的样子。

  中途玩骰子输了,就对我扬了扬下巴,道“给叔倒酒”嚣张拨扈的语气。当然了,其他人输了我也会主动站起来,帮他们满上。只不过为了心里平衡,给别人倒酒是差一点满了。但给老陆倒酒,是差一点溢出来。我从小跟我爸混酒局,经常帮他们倒酒,哄他们开心,倒酒的技术得心应手。

  你不是喝酒很厉害嘛,看小爷怎么整你。我在心里得意的想着。老陆似乎看出了我的小把戏,但并没有生气,相反有些挑衅的捏了捏我的耳垂,“小坏蛋”他凑过来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顿时一股热气从他嘴里吹到我脸庞。不知怎么地,我竟心头一热,像一块石头砸中平静的湖面,波光粼粼荡漾开来。

  被老陆看出了我的小把戏,顿时觉得不好玩了。于是,酒过三巡之后,我便觉得有些困了。老陆玩着玩着,不知怎么的,突然拿起我喝过的果啤,尝了一大口,立马吐了出来“这是什么东西,真难喝”说完,随手一丢,一整罐给我倒进垃圾桶去了。

  “”无语,我正想发作。

  “来尝尝这个”老陆笑眯眯的把他手里的半杯酒,递到我嘴边。

  “这个是好东西,比你那个好喝”他继续诱惑着我。其实我会喝酒,虽然酒量不大,但是喝两杯是没有问题的。以前,和徐璐经常在校外撸串,喝的啤酒多,白酒也喝一点,慢慢的就能喝一些。但是在家,怕被我爸打,就装小白不会喝酒。此刻,半杯酒在我嘴边,隐约透着一股香气。

  于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嗯,真香!

  “是不是很好喝”老陆看我舔了一口,立马来劲了。“好喝”我点点头,跟着了他的道一样顺着他。

  “来,都喝了”老陆微托着我的下巴,半杯酒灌进我的嘴里,一股热浪沿着我的喉咙,咕咚一声我全吞进去了。

  然后,一整桌都吃惊的看着我,只有老陆一副老狐狸的样子笑着。完了,我这吞酒的姿势太熟练,我在想是不是该装一下,假装很辣或者猛地咳嗽几声。

  “锐锐,原来你会喝酒啊”邹叔叔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叫了起来,被他这么一喊,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暗地里偷偷瞄了一眼我爸,他面无表情,没有说什么,我暗自吸了一口气。

  于是,游戏规则顿时又变了。由我倒酒,开始转变我为老陆喝酒。他输了我替他喝一口,别人喝一杯。整个场面立马开始活跃起来。禁受不住他们轮番的劝酒,最后我还是喝多了。脑袋昏昏沉沉的特别难受,我靠在老陆的肩头,为了防止我滑下去。他伸出左手搂在我的腰上,固定着使我紧紧靠向他。每次老陆转过来,他的脸都会不经意的碰着我的额头,皮肤之间亲密接触,摩擦,像火烧一样。

  这帮老年人精力真是好,反正那晚玩到什么时候我记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爸和老陆之间有这么一段对话。

  “小家伙喝醉了,先送他回去吧”老陆的声音

  “管他干嘛,这么大的人了,放在这里得了。”我爸的声音

  “这样不好吧”老陆有些犹豫

  “虎哥,我在楼上包了一间按摩房,新来的小妹长得又白又漂亮”

  “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老陆激动的声音

  “好 好,那个谁,服务员,给我儿子拿一件毯子过来,帮我看着点,晚点我们下来接他”

  “”我……两个老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