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作者:脚后跟有春      更新:2021-07-03 09:55      字数:1434
  (现在)

  “我回国这么久了,你都不联系我,今天突然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突如其来的发问,搞得高松有些不知所措。

  “哪天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么久没见了,咱们去喝一杯吧,别在这儿杵着啊。”

  我知道他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于是追问道,“我们一起爬山那天,你和韩风先出去了,我就想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高松沉默了几个呼吸的工夫,苦笑着说道,“那天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跟警察说的很清楚了,我说的时候,你跟老周都在场的啊。”

  “我想听真相,唯有今天,唯有现在,我想要知道。”

  “这件事都过去这么久了,咱们都应该放下了,我不想再提起来。”

  突然,我掏出枪,直指着高松的脑袋,“老高,别逼我。”

  “你搞什么?拿把玩具枪吓唬我?别开玩笑了,咱们还是去……”

  噗嗤一声,装着消音器的枪口冒出一缕青烟,子弹擦着老高的肩膀,飞射出去,扎进他身后的墙上。

  老高左肩吃痛,略微下垂了一下,伤口并不深,只是擦破了点皮,但这足以证明我手里拿的是真家伙。

  “你丫的,来真的啊!你现在是警察吗?这案子归你管?”

  “告诉我,真相。我就告诉你,你该知道的事。”

  “好好好,我算服了你了,我告诉你,都他妈告诉你。要不是为了你,老子用得着受这么大委屈吗?韩风那孙子是TZ,你应该知道吧。”

  “知道,你们是恋人。”

  “恋你个狗屁啊,老子是钢铁直男。那孙子喜欢老子,我嫌恶心,没搭理他。结果有一天,这孙子拿着他跟你做爱的视频,来威胁我,说我要是不跟他处对象,就把视频发到学校的网站上。我只好答应他,但也只是做做样子。那天爬山,其实是他提议的,目的就是找个跟我独处的机会。那天我们走出帐篷,他就来纠缠我,说什么想跟我打野炮,老子当然不从了,揍了他一顿,气呼呼回帐篷了。这种事,你让我怎么跟警察说。”

  “所以人不是你杀的?不对,就算是你杀的,也是为了我杀的。那就当是我杀的,也不错。”

  “什么你杀的我杀的,我对灯发誓,我真没杀他!”

  “那就是老郭杀的了,我替他顶罪,也不错。”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什么替他顶罪?还有你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怎么会有枪?”

  “杀手,怎么会没有枪呢?”我放下枪,点着一根烟,娓娓道来,“我不像你,有音乐天赋。更不像老周,是个电脑天才。我一无是处,毕业等于失业。然而像我这种无父无母的人,当杀手,似乎还挺合适的,恰好我又挺擅长的。讲真的,我杀的人还挺多的,刚开始,总做噩梦,血肉模糊的。到后来,梦继续做,却麻木了,不觉得恐怖了。也不是,还是有我接受不了的噩梦,那就是梦见你们几个,梦见我拿枪指着你们,梦见你们倒在我面前,梦见你们血肉模糊的模样。”我把烟掐灭,转头问老高。“刚才我拿枪指着你,你害怕吗?”

  “我为什么要害怕?”

  “你为什么不害怕?有人出高价买你的人头唉!我可是很爱钱的。”

  “因为拿枪的是你啊。”

  “所以勒?”

  “因为你是萧依然,萧依然绝不可能杀我,不管时间过了多久,不管你是不是杀手,你还是萧依然。”

  萧依然,我都快要忘记这个名字了,我拿着枪的手甚至略显麻木了,对一个职业杀手来说,真是有够讽刺的,但我知道自枪口对准老高的那一刻起,就有一种莫名的除重力以外的东西把我的枪向下撕扯着,那东西叫做情感,在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它也出现过,就在刚才,当我用枪指着我挚友的时候,它又不自觉的跑了出来,就好像萧依然又回来了一样。我看着高松,微笑着说道:“老高,以后多带几个保镖,最好报警,让警方介入。告诉警察,韩风是我杀的。如果有来生,我还要跟你们做兄弟。”随后,我扣下了扳机,眼前一黑,结束了萧依然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