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作者:脚后跟有春      更新:2021-05-22 13:14      字数:904
  (现在)

  “你是来杀我的吧?”老妇人微弱且无力的沙哑声音传来。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没关系,孩子,你不用害怕。”老妇人的表情从容,似乎早知道有人要杀她。

  “放心吧,我下手很利落,不会让您感到痛苦的。”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么说,起码算得上是一种安慰吧。

  “谢谢你。孩子,你刚才一直在看那一株茉莉,你也喜欢茉莉花吗?”

  “没有,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很喜欢。”

  “是吗?我儿子也最喜欢茉莉,他要是现在还活着,估计跟你一边大。我想他了,你送我去找他吧。”

  (过去)

  我看着高松,高松看着我,手里的茉莉花些许的抖动。

  “亲爱的,你来啦。”韩风冲高松亲昵地叫着,声音不大,却无比刺耳。

  “亲爱的?”我一脸质问地看着高松。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高松想要解释。

  “就是你想的那样,亲爱的,亲我!”韩风撒娇道。

  高松怔了一下,挪到韩风床边,俯下身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

  我夺门而出,跑到医院走廊的尽头,靠在墙边,大口喘着气,慢慢地顺着墙壁,坐在地上,傻傻地笑,笑自己太愚蠢,笑世事太无常。

  (现在)

  轻轻地关上病房的门,来到走廊的尽头,靠在墙边,傻傻地笑,笑自己太懦弱,笑天意太弄人。

  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把定金退了回去。老妇人死了,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犹豫,或许是人性使然,或许是觉得任务太过无聊,亦或是因为窗台上的那株茉莉花。

  当天晚上,在G吧找了头熊,没心没肺地把丫的干尿了。临走的时候,熊意犹未尽地问我要电话,我揍了丫一顿,打掉了他一颗牙。

  莫名的愤怒,不是因为任务失败,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多年前打在我心底的结,我以为它早已消失不见,却在不经意的时候,再次跑出来。然后,我发现,原来这个疙瘩更大了,大到我需要做一些莫名的荒唐的举动,比如干一炮,打一架,自然少不了喝顿酒。

  “老周,我想喝酒,烂醉如泥的那种,翻了翻手机,实在找不到信得过的朋友。我知道你日理万机,也没指望你能真出来陪老子喝酒,我就是随便发发,你就随便听听,就这样吧。”对着微信语音了一段,也不知道老周能不能收到,甚至不知道他在不在这个城市里。老周现在是某网络公司的CEO,经常穿着一席红衣在电视里出现,顶牛逼的模样。大学毕业后,我唯一通过电话的人,只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