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绑架
作者:温存      更新:2021-06-19 09:49      字数:1817
  几天之后,天天,王静和张旭三人有说有笑的走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就在此时,天天突然感觉到周围像是埋伏了一堆人马,果然不出一会儿,他们三人的前后左右就出现了十几号人。

  这些刚出现的都是成年男人,脸上凶神恶煞的样子。

  在三人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前,他们已经被包围了。

  天天淡定的朝着他们看去,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

  毕竟像这样的场景,上一世的天天已习以为常,只不过,王静和张旭就被吓得不轻了。

  他们两人都习惯性的躲到了天天的身后,他们不是不想跑,只是路已经被堵死了。

  其实如果天天出手,这些人根本就不够看的,天天可以轻轻松松的全部解决。

  但问题是,天天只是一个人,他很难在出手对付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保证王静和张旭的安全。

  毕竟保护两个小孩子,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天天选择暂时不动,毕竟他还不清楚这些人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你们三个,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一趟,免得受皮肉之苦。”人群中有位脸上有道刀疤的男人说了话。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为什么要跟你走?”天天抬头看了他一眼。

  “小屁孩,你的问题太多了。” 刀疤男不予理会。

  “既然要我们配合,自然得告诉我们答案。”天天轻笑一声的说。

  这一来一回的问答,天天表现得如同成年人一般,刀疤男表情意外的看了天天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疑虑,但很快,他又用力的挥了挥手。

  原本就在四周站好的那帮人马上就围了上来,手脚麻利的把他们捆了起来,包括天天。

  一辆黑色面包车停在了众人面前,刀疤男带着天天三人和部分手下上了车,车子很快就望城郊方向开去了。

  这整个过程,天天全都没有反抗,因为天天想搞清楚一件事情。

  毕竟如果他出手,人肯定是都能打倒的,但他的实力马上就会被很多人知道,这样一来,他的生活肯定会受到打扰。

  他又不能把这些人都打死,所以他只能选择不动手。

  更重要的是,天天想知道这些人背后的人是谁,毕竟在没有任何人指示的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无聊到堵三个小学生的。

  天天可不喜欢有些人躲在暗处,盯着自己,但这些人究竟是谁,目的又是什么,一时半会,天天也想不清楚,所以被绑走,查出真相,才是天天最终的目的。

  车子在一片废弃的厂子外停下,天天三人被带到了里面。

  厂房内,有三五间房间,三人被带到了中间的一间。

  在走进去的时候,天天隐隐听到隔壁似乎也有动静传来,像是也有人在里面一样。

  “小鬼,老实在这里呆着,别给我耍花招。”把三人关进房间前,刀疤男恶狠狠的警告着。

  其实如果只是普通小孩,他根本就不会多说什么,可不知道为什么,绑来的这三人中,那原本不在目标内的小鬼,眼神中有一种让他捉摸不透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不舒服,所以他需要说点狠话发泄下。

  “七条,吕营,你们两负责看管他们,其他人,跟我来。”

  交代结束后,刀疤男走了,房间内出了天天三人外,就只剩下那两位名叫七条和吕营的男人了。

  这两人中,七条是位瘦小的男人,眼神猥亵,如同地沟老鼠一般。而吕营却是一表人才,相貌英俊,身材也十分雄壮,如同一只俊虎一般。

  刀疤男走后一会儿,隔壁房间传来阵阵撕裂的声音,像是有谁在被鞭子抽打,伴随着鞭子声的便是男人低沉的呻吟声,这一切都像是告诉天天三人,隔壁有人在被用刑。

  王静和张旭表情马上就不对了,他们只是普通的学生,自被绑架后,所遇到的事情都不是他们生活中能想象到的。

  所以他们全都眼神恐惧,身体也微微颤抖着,但还好,他们还没有哭。

  “你们不用害怕,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过几天,自然就没事了。”

  十分让天天意外的,看到王静和张旭的反应,吕营居然开口安慰了。他沉稳温柔的语气就像位十分有安全感的老师一般。

  果然,王静和张旭在听到吕营的话后,表情好了很多。

  “好了,现在我们出去给你们买吃的,你们乖乖呆着。”

  说完,两人出门去了。

  “吕营,你怎么回事呢,干嘛还给他们买饭,这些小鬼一顿不吃也不会怎么样的?”

  “七条,老大的意思只是要控制他们,便没想伤害他们,毕竟他们只是筹码,便不是肉票。”

  “筹码和肉票有区别吗,要买饭你自己去吧,我可懒得和你一起。”

  “也行,但我走后,你可不能动他们,明白吗?”

  不知道为什么吕营突然出声警告到。

  “当然啦,我七条又不是不懂规矩。”

  “那就好。”说完,吕营就独自一人往外走去,而七条在厂房内游荡一会儿后,又往房间的方向去了。

  这时候,隔壁鞭子的声音也早消失不见,四下静寂无声,天天三人坐在房内的地上,刚刚松了口气。

  然后他们听了了开门的声音,一个样貌猥琐的人溜了进来。

  天天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叫七条的瘦小男人,只是这个男人和一开始时见到的有点不一样了。

  他的眼神中,多了股淫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