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作者:喜只熊      更新:2021-06-07 18:16      字数:1472
  之后我没理过他。

  他来家里找过我,我把他吼走,他就再没来过。

  虽然我自己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但他跟别人干过那事我是真不能接受。

  但老实说,其实我没过多久,也就两天的时间,就消气了,可他没来挽回,我便更加气愤了。

  我想到了那个小卖部里的胖叔。

  我关在房间里好几天,该出去走走了。

  我妈也许看出来我准备出门,就问:“他来了?”

  我说:“没。”

  她又问:“到底又怎么了?”

  我说:“你别管。”

  我爸在一旁重重的叹了口气。

  我也叹了口气,喜欢叹气,是我们一家人最大的共同点。

  在地铁上,我莫名的躁动,就是那种躁动,这是欲望的召唤,徐叔不来找我,我找别人去。

  太阳耀眼,天气燥热,一阵风吹来,是闷闷的,我站在小卖部门口,笑着说:“老板,来瓶矿泉水。”

  胖老板笑意盈盈,那圆润的脸蛋白皙的让人想去摸一摸。他说:“有好几天没来了吧。”

  他把水递过来,我接的不是水,是他的手臂,我抓住了他的手臂,他握着的水瓶顿时从他手里滑了下来,砰一声,摔落在地上。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却更是可爱了,我接着用手从他的手臂往下摸到手掌处,做出跟他握手的动作,而后又轻轻的捏他的胖手掌。

  他的脸红了。

  我说:“这个门,能关上吗?”

  ……

  我躺在冰凉的瓷砖地板上,气喘吁吁,他在一旁用纸帮我擦身上的淫秽之物。

  他说:“起来吧,地上这么凉,别冷着了。”

  我照做。

  他要吻我,我把脸别了过去,用手挡他,拒绝他。

  他一脸茫然,我不顾他,穿好衣服,看到他也穿好了,就把卷帘门拉了上去,要走。

  他说:“这就走了?留个联系方式吧。”

  我留了。

  回到家,就看到我妈红着眼睛,脸颊上有几道明显的泪痕。

  我说:“怎么回事?”

  我妈说:“徐荣要回去了。”

  我的心慌了,但我还是平静的说:“正合我意。”

  我妈又说:“晚上八点的飞机。”

  我看了下表,六点多钟。

  她说:“他做错过事,但他肯跟你说,肯知错就改,你为什么就不能放宽点心呢?”

  我想到刚刚我就犯了跟他一样的错误,便心虚地说:“看来他来过啊……我接受不了这种事。”

  我妈说:“你以为你爸就没做过吗?他不也从此改了?”

  我看向我爸,他慢慢的点了下头。我震惊之余,我妈又说:“他肯坐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来找你,肯在我跟你爸面前低头,多难得的人啊,你也接受他了,多难得的感情啊。”

  她继续说:“以前我不知道他为了你离了婚,要是我知道了,我肯定不会这样对他。”

  我妈的眼睛又红了。

  是啊,他为了我离婚,但他无子无女,而且他前妻也自愿离婚的,这算的了什么?

  我说:“未必是为了我,可能也是为了方便他自己罢了。”

  我妈说:“那他为什么要来找你,来尝试重新跟你在一起,做成之后为什么又坦诚的说自己去找过人了?他不说你不可能会知道,儿子,你可真是糊涂啊。”

  我有点动摇,但好像已经晚了。

  我妈好像知道我的想法,说:“现在还不晚。”

  我看了下表,七点钟,我冲下楼,打了个去机场的的士,路途中我的心揪的越来越紧,鼻子好酸好酸。

  细细想,在一起两年,最卑微的人不是我,是他。

  到的时候已经接近八点了,偌大的候机室里,人来人往,但我一眼就看到了他,那宽厚的背影,胖胖的身躯,那熟悉的侧颜,我的心弦瞬间绷紧了。

  他看起来要去检票了,我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他,不让他走,我泪流满面。

  他转过身子来,一脸惊讶,然后笑了笑,用手擦我的眼泪,我说:“你不要走,你不是还腰痛吗,我还想给你按背。”

  他摸摸我的头,说:“其实早就好啦,就是想让你给我按按而已。”

  不少行人看着我们,我不管。

  我说:“你还走吗?”

  他说:“不走了。”

  ……

  ……

  一个月后,北方的家里。

  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徐荣忽然发了条消息给我,我点进去,是一个视频,黑白的。

  两个赤裸的人在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我是那两人中的一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