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作者:同是天涯      更新:2021-07-10 15:07      字数:2059
  我们回到天运楼,李东杰已经醒来,只是还不能动弹,风云扬和梁玉正给他说话。

  瑞王和陈康离开,返回京城,湘敬也随着他们一起。

  分别时,瑞王将我拉到一边,眼睛里全是血丝,面色满是愧疚:“一切都因我而起,让你遭受这么多的不幸,真的很对你不起!”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心情去埋怨谁,只想着赶紧离开这里。

  “王爷,不用抱歉,正如我干爹若说,各人有各命。”

  “洛儿,你们准备回四海镇吗?”

  “不,我想直接回番人山。我爹,我干爹和清叔还没有醒,回番人山远离武林,是最好的修养之所。”

  “那你们……今日一别,恐怕日后再难相见了……”

  他神色悲戚,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或许吧。我是不准备下山了。”

  “如果……如果以后下山,就来四海镇,等皇帝……没了,我就在那里等你,还有他们。”

  “好啊,一言为定。”

  瑞王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过了好久才送开。

  “走了!”

  他转过身,摆摆手,像是斩断了我们之间的羁绊。

  看着他的背影,我还是心软了,忍不住难过起来。

  “欧巴!”

  瑞王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你若有空,也可以来番人山找我们!”

  他点点头,继续往前走,阳光洒在他身上,使他看来格外的耀眼。

  我回到神鬼老人身边,目送瑞王他们离开,经历过这许多事,只觉得苍凉。

  “我们先回天瑞楼吧,等受伤的都修养的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回番人山,怎么样?”

  瑞王的影子已经看不到了,神鬼老人还盯着他消失的地方,轻轻地在我耳边问道。

  “正合我意!如今姬天和他姐姐躺在寒冰棺中,就像睡着了一样。如果可以,我真想也带上他。”

  “洛儿,世间没有两全法……”

  “走吧,大伯。”

  风云扬和梁玉听说幕后黑手是皇帝,都不相信。还是仇万筹出面作证,他们才半信半疑。

  欧阳宇看到李东杰的模样,不言不语,只是坐到他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

  蚁王和花木来告别,要连日启程回南荒了。

  狄人王跪在神鬼老人面前,泪眼婆娑:“师父,蚁王说花蝶没有多少日子了,我想……我想陪她最后一段时间。”

  “唉……去吧。不要留有遗憾。”

  仇万筹和风云扬也告辞,此间青云门又折了许多弟子,元气大伤,需要好好恢复了。

  梁玉一步三回头,跟着风云扬缓缓古出城。

  余清的毒解了,只是又受了很重的内伤,白天黑夜发着烧,一直梦话不断。

  左秋荣气息微弱,似断还连,医仙却说没有大碍,只是不知何时才能清醒。

  老头因为回春丹的缘故,在我们到达天瑞楼时便已经苏醒。

  如今看来,除了姬天的离去,一切还都不算太坏。

  夜空中繁星点点,在北方的寒夜里,格外的引人入胜。神鬼老人和我靠在一起,坐在天瑞楼大堂的门口。

  “洛儿。”

  “嗯?”

  “如果我的仙人之姿开启了,你会怎么办?”

  “你倒是开一个我看看啊?”

  “你这人就是讨厌!不知道人家想说什么吗?”

  巨像走过来,哈哈大笑:“一把年纪的臭老头,还学善男信女骄里娇气,真是恶心死了。”

  巨像在我另一边坐下,打开神鬼老人得手,将我搂过去。

  我拉过他的左手,盯着少了半截的小指,心里突突地疼。

  “没事了,少了半截也不影响嘛。”

  神鬼老人叹了口气:“傻大个,别说洛儿了,我看了都心疼。你是怎么被抓住的。”

  巨像看着空荡荡的街道,缓缓道:“是姬天将我们点了穴道,带到了空悬山。本来我们有机会冲破穴道,可是欧阳宇被他们抓住,他们便以欧阳宇的性命相要挟。不过,即便没有欧阳宇作人质,仅凭蚁王,湘敬和莫柳云的武功,我们也在劫难逃。”

  “天哥也是单纯,一心想救姐姐,只不过没有考虑太多,才上了当。”

  “他已经为自己的草率付出了代价。生在这个江湖,就不可能不多个心眼。”

  “我感觉你在说我,害得他们受伤。”

  神鬼老人摸了摸我的头,笑道:“傻瓜!”

  我们休整了五日,余清和老头渐渐好转,唯有左秋荣一直微没醒。医仙和神鬼老人商议之后,决定先回番人山再说。

  欧阳宇和李东杰本来打算离开,却因为我的问询和我们一起上了番人山。

  “欧阳叔叔,你们不和我们一起走吗?”

  欧阳宇低着头,似乎在抹着眼泪。李东杰望着他的样子,似乎下了决心一样:“一起走!当初创建道义门就感觉活着没意思,整天勾心斗角,打打杀杀,一天的安生都没有。”

  欧阳宇抬起头,笑了起来:“我也正有此意。经过这次的危机,让我意识到唯有远离是非,才能和喜欢的人安生的慢慢老去。”

  他拉起李东杰的手,用力握了握。

  李东杰兴奋地不知如何是好,抱起我的头就亲了一口。

  “你亲我干嘛?”我擦去他的口水。

  “对呀,我亲你干嘛?!我太兴奋了,我感谢你!”

  欧阳宇将他搂在怀中,仿佛达成了某种心愿一样。

  医仙苦笑着叹了口气:“唉……你们都成双成对,唯有我孤身一人,可怜巴巴。”

  “我把巨像送给你吧,你不是在他耳边说了好多嘛?”

  巨像踹了我一脚:“玩了老子的人,还要玩弄老子的感情吗?”

  医仙看着我,笑道:“不如咱俩试试?反正除了你爹,我和你认识的最早,按理说我也应该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那就最好不过了,一天换一个,多几种口味也不容易腻。”

  神鬼老人也踹了我一脚,笑道:“小王八犊子,想的还挺美!”

  余清将我拉过去,揉了揉我的屁股:“知道谁最好了吗?”

  老头也不甘示弱,扯过我狠狠亲了一口:“还是老情人比较贴心。”

  他们一群人大笑起来,我却感觉温暖极了。

  我们回到了番人山,这样的日子,应该很美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