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证之有证
作者:筱小      更新:2021-05-17 03:57      字数:1406
  第六十九章 证之有证

  这是个发生在教室放课后的故事,乖巧的胖胖学生一点点靠近,憨厚老师眉头皱起,不由往后退了半步,可他退半步,学生就进一步,最终老师靠在门边墙上,学生胸贴在他胸上。

  老师面有愠色,嘴唇紧绷、腮帮子通红,低头却迎上小胖同学哀怨的眼神。

  小胖把脑袋蹭在老师胸前,老师怜惜地抚着他的后背,刚要开口安慰,小胖却顺势向上,他动作缓慢,却无可置疑,老师一点点昂起下巴,抗拒又煎熬,可他退无可退,只能拼命贴在墙上。

  小胖同学踮起脚尖,唇沾上老师的唇。

  老师身体猛地颤抖,他没有推开小胖,也没有夺门而逃。

  老师摸索着关上了教室门,反锁。

  背景音戛然而止,喘息和汁液交换的声音清晰起来。

  “现在的孩子条件真好,看看这桌子椅子,看看这大白墙,讲台上的粉笔起码能用十几天吧?他们头顶竟然还有风扇!”

  小熊的关注点总是在主题之外。

  “郭介晓看的片子都是这样的嘛?要么方脸要么圆脸,都有或多或少的胡子,看起来……”小熊斟酌着形容词:“都很可爱?”

  小熊捏捏自己脸,觉得自己跟这些人很有重合度。

  视频中,学生和老师已开始爱抚裆部。

  “重点要开始了!”

  小熊紧盯屏幕,不由紧张起来。

  “放轻松,直男是掰不弯的!”

  不得不说,小熊在某些方面很有灵性。老郭平日会把手机暂存在小熊那里,方便他搜索一些现代社会的东西。虽然小熊也只会用浏览器搜索,却摸清了不少东西。

  除了新鲜事物的简介,小熊搜索最多的,他丢失的历史。

  关于郭介晓这奇怪的癖好,小熊特意搜了搜,无法理解的地方很多,小熊也没强迫自己懂。

  “大不了肉偿他嘛!有什么了不起?俺既不是达官贵族,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有啥了不起?”

  只是,想起中午时候,自己隐约暗示这种想法,郭介晓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小熊倍感疑惑。

  “为啥他们都说听不懂的话?有点像东洋话……”

  小熊没经历过抗战,甚至在看搜索前都不知道这段历史,他对日本的印象还停在老人故事里的,大清跟东洋人的海战,及做学徒时听到的,伙伴拙劣的日文模仿上。

  “开始了?!”

  小熊咽口唾沫,视频里,小胖同学把手从老师裤子里拿出来,蹲下,解他的皮带。

  “啧啧,老郭呀老郭,光棍儿的生活很苦吧?你怕不是夜夜都看这玩意儿捣柱子。”

  小熊装作“大人”的样子自语感慨,掩饰心里的尴尬。

  就在这时,铁门响了。

  他,回来了?

  小熊一激灵,腾地站起来,却撞到桌子,扶起茶杯时,又被椅子绊到,“哎呦”一下摔了个灰头土脸。

  “慌啥?大丈夫站的正坐的直。”小熊直埋怨自己不稳重,下一刻,又听到铁门的声音。

  是敲门声。

  忘带钥匙了?

  小熊摁了暂停键,没有关视频——看了就看了,大大方方,何必藏着掖着?

  直的弯不了,郭介晓,你死心吧。

  来了屋门,门外立着一个魁梧的身影,是郭介晓没错。

  小熊趿拉着拖鞋,伸个懒腰,走到门口,打开门栓。

  不对!

  门只是插住,这种铁门,手一伸就能从外头打开。老郭不可能来不了门。

  仰头,小熊才察觉,来人比老郭还要高一头,立在那里,满身烟酒气。

  他不是郭介晓。

  主人何须敲门?

  “小熊崽,你好啊!”

  “啊?”

  “你不认识我了?”来人挪了半步,让光亮照在自己身上。

  “杜警官?”

  “咋这么紧张?怎么老郭欺负你了?”

  小熊缓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惊弓之鸟,是了,这是个陌生的世界,这些天发生了危险的事,不免小熊容易受惊。

  “我听说,小孩丢了魂儿就容易受惊,老郭应该懂这些。”

  “老郭不在家。”小熊说。

  “我不是找他,我找你。”

  “啊?”

  杜皓从胸前口袋掏了掏,摸出一个白色卡片,递给小熊。

  “这是……?”

  “你的身份证,小熊崽,或者说,我该叫你时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