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午时三刻
作者:筱小      更新:2021-03-08 04:06      字数:2548
  第六十三章 午时三刻

  “俺就说,还好折回去把罐子带了,不然还真没地儿装你去。”

  “嗯。”

  小熊“嗯”这一下让老郭鼻子一皱,拍了拍罐子:“礼貌点儿!‘嗯’啥‘嗯’,当自己是主子呢?”

  “哦。”

  老郭气结:“嘿你个熊娃,还装上大爷了!”

  却又不放心问:“咋样,好点儿没?”

  “好多了,刚刚胸口堵得难受,钻进坛子里,竟然好多了。”

  “罐子、坛子,这是罐子还是坛子?”老郭捧着“罐子”端详,说它是罐子,的确不算大,说它是坛子,又的确是腌鸡蛋用的。腌鸡蛋都说腌一坛子鸡蛋,总不能腌一罐子?怪怪的。

  “老郭?”

  “啊?咋?”

  郭介晓使劲挤挤眼睛,意识到自己又走神分心了。

  老郭这毛病也不能算毛病,表面上安安静静一个人,就喜欢心底里嘀咕,想事情容易瞎跑。要是他就正正经经有啥说啥,倒也不没啥大不了,偏偏说不出来,一肚子想法只说给自己听,从罐子和坛子,到矩阵和拓……

  “老郭——!”

  “啊?啥?”

  “你听见俺说话吗?咋不吭声啊?”

  “没啥,想事情。”

  “寻思啥呢?咱俩咋出去?”

  “寻思”这个词是东北话,小熊是东北淫?

  “啥咋出去?大摇大摆出去。”老郭这回及时拉住自己,回答了小熊。

  ……

  也不一定,毕竟东北口音辣么洗脑,听过的都会俩句。

  ……

  “那就走啊,在这地方呆啥?咱俩两个人进来的,出去一个人,不奇怪嘛?”小熊说话一直压低声音。

  “奇怪个锤子,你又不是世界中心,谁在乎?”

  说话间,老郭拉开门,从厕所隔间出来,大摇大摆走去洗手池洗了手,往身上抹抹,回到熙攘的卖场。

  “我猜啊,熊娃,估计是这边人太多了,忒杂乱,一下冲了你,咱们出门就好了。”

  “你老叫俺熊娃,真奇怪。”

  “奇怪啥?”

  “别以为俺不知道,‘熊’这个字是啥意思?”

  “哦?你又知道了?呵,你才会上网几天啊?两天吧?咋懂这么多……那你说,啥意思?”

  “就是,你们,男同性……咦——,哼!没安好心的家伙!”

  听着小熊欲言又止的语气,老郭咧嘴一笑,只觉好玩:

  “信不信,我回家就透了你?”

  “‘透’是啥意思?”罐子里问。

  “emm,就是‘干’的意思!”

  “啊这!”

  “可是我偏不,我郭介晓行得正坐得端,正人君子。”

  “俺不信。你是坏人,你想透俺。”

  “这种事情强来多不好玩。”老郭换了个深沉的语气:“除非你自己撸直了腿掰开求我。”

  “咦——快别说了,罐子里鸡皮疙瘩塞满了。”

  俩人笑骂之中,已然走出卖场许久。太阳更强烈了,晒得老郭都有点不舒服。夏天真得来了,连树荫下的光斑都是烫的。

  为了不因为太大声显得奇怪,老郭必须低下头才能跟小熊说话,然后侧着耳朵听他的回答,还要分心看路。只怪这罐子的大小形状刚好不能扛在肩上,不然会方便得多。

  好在郭介晓从来都是洒脱的人——更没有人会理会一个跟罐子说话的男人。

  站台到了。

  终于走到公交站台。

  不是老郭不想打车,只是如今网约车太发达,偶尔有出租车路过,都是有人的。

  老郭很久没坐公交了,印象中他只在这个小城坐过两回公交,都是在电瓶车没电的情况。小城不十分小,但老郭要去的地方没那么多。

  “让我看看,6路公交车,到老街区。”

  现在他们在新城区,但离老城区不算远,数数不到十站路。

  赵蕊家本来离新城区不很近,但可能干系忒大,特警都惊动了,俩人直接给押到警察总局了。

  政府部门早在去年就搬到了新区,还有新的人民医院,从老医院调走大批医生,还有新学校、大公园……

  “车来了,排队上车。”老郭跟小熊“汇报”情况。

  杜皓给的“大额钞票”没有用武之地,郭介晓用自己的硬币付了钱。

  车上不挤,却也没座位,老郭一手抱罐子,一手扶把手,好不辛苦。

  车窗外的风景像老套的文艺片,行人车辆和建筑一帧帧滑过,公车摇摇晃晃,乘客等待回家。

  “老郭,难受。”小熊敲罐子。

  “晕车?”

  “有点。”

  “等下一站停一下,歇歇再走。”

  小熊晕车老郭知道,那天夜里出门时,小熊就指着路上车,说自己坐过那玩意儿,晕得想吐,还被老郭嘲笑一顿。

  “不止晕车,难受。”

  “就快到站了,坚持下。”

  虽然不知道鬼会不会吐,但是……万一……那罐子里的画面不要太美好。

  “老郭,难受……抱抱俺。”

  “咋了?!哪不舒服?”

  老郭提高音量,引得身边人侧目。

  还好,到站,老郭抱着罐子慌忙下车,不小心撞到门边一个大兄弟,只来得及说声“抱歉”,俩字发音还没完,人已跳下车门。

  “抱俺一下,老郭,俺没阳气了。”罐子里传来虚弱的声音。

  “等下,找个阴凉的地方。”

  正值大中午,即便不是盛夏,路边建筑的影子也难以遮阴。

  老郭反思,可能在卖场时,小熊就阳气不足了。他不是活人,不能吸收太阳的阳气,甚至在阳光下行走很可能是加快他阳气损耗的原因,不然何以那日夜里,俩人夜市里游荡一大圈,小熊却并无大碍呢?

  “俺快不行了。”小熊的声音急切而煎熬。

  “我在找地方!”

  “让俺出去,好难受。”

  “大街上把你放出来,即便吓不死人,你也会被太阳烤化的!”

  “快点!老郭……俺感觉自己快死了……”

  “知道了!”郭介晓抬头望天,阳光炽热如神罚。

  “为毛偏偏在这个时候……午时三刻,最要命。”

  老郭抱着罐子,火急火燎地寻找隐蔽的地方,可大街上车马如龙,高大的写字楼反射着正午的阳光,每一处都无地藏身。各个巷子里都冇开着门店,找不到公厕,连个电话亭都没有。

  “傻叉,你随便找个门店,借个厕所不就好了!”罐子里声音虚弱,又气又急。

  “你等着……等着……”老郭满头大汗,用衣服包着罐子,不让他被阳光照到。

  忽然,郭介晓看到一个大楼的内凹处,这是建筑的转角,大楼跟另一栋矮房挨在一起,形成一处不大的阴凉。

  “出来吧!”老郭掀掉坛子盖子,把小熊一股脑倒了出来。

  小熊刚沾地,就扑到老郭怀里,像失去所有力气,整个人搭在老郭胸前——他比郭介晓矮一头,没法搭上他的肩膀,老郭只能紧抱着他,才不使他滑落。

  “不够……不够……抱紧些……”

  老郭又抱紧些。

  “还不够……”

  老郭又抱紧些。

  “还不够。”

  老郭没法抱更紧了,他已用尽了力气。

  于是他飞快扯掉衣服,把小熊的衣服也扯掉,跟他肉贴肉抱着。

  “够吗?”

  “不够……但是老郭,你好暖和……”

  郭介晓咬咬牙,松开小熊,盯着他的眼睛,小熊的目光有些涣散,闪着清澈的水花。

  郭介晓吻了上去。

  小熊懵懂着,不知怎么回应,于是郭介晓撬开他的牙齿,小熊便如婴儿般吮吸起来。

  原来他还能贴得更紧,抱得更紧。

  车马萧萧,行人往来,俩人隐藏在阴影里相拥相吻。

  “够吗?”老郭问不出话,但是他似乎听到小熊的回答:

  “够了、够了。”

  (更文一时爽,熬夜火葬场。抬眼一看四点多,明日实验全凉凉。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