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初夏行街
作者:筱小      更新:2021-02-01 06:29      字数:2153
  第六十二章 初夏行街

  “好了,这是‘下章’了,2021年1月24日,作者已经放假了两星期,终于想到了他还有本小说要写。郭介晓叔叔,您可以接着上回继续说了。”

  “咱们上回说到哪儿了?”

  “时隔太久,忘记了。”

  “久个锤子!书外虽三旬,纸上弹指间。”

  “这就离谱!”小熊愤懑,“看看旁的小说,人家的作者更新个小半年,主角都几千岁了;咱家作者更新了一年——62章!他写了一年啊!咱俩相识竟然不到一星期!”

  “这样咱俩才有一日三秋的感觉嘛。”老郭虽是安慰,却似蛮不在乎。

  “一日三秋这个成语,似乎是用来形容等待的心情的……”

  “不是第一次日三秋的意思嘛?”

  “啊?”

  …………

  “赵蕊说的那些东西,其实俺也不很信。”老郭挠挠头,“但回过头想想,所谓的她看到的老赵头死前‘如碎片如影片的人生’,也不一定为假,鬼魂嘛,总是能感觉到活人不知道的东西。”

  “打住!”小熊比了个暂停的手势——这让郭介晓不得不慨叹互联网是个好东西,尽管小熊怎么着也无法在两天时间变成个现代鬼,却也有了些许细节的亚子。

  只是,小熊明显把这个老师课堂用的手势,理解为应在“郑重”or“正式”的语境时使用,他一板一眼地说:

  “老郭,谢谢你安慰俺,但是,那个女孩就是要杀了咱们,她是坏的,是恶鬼。即便她曾在某一时刻是俺的妹妹,但……而你说的那些往事,真假又如何呢?都跟她昨天做的事没有关系。”

  老郭语塞。

  “她引诱咱俩去她家,而你道行拙劣,没看穿她的身份,她给你的水里下了药、她在门后藏了电棍、她的箱子里还捆着另一个人,最后她甚至割了吴青杨的手腕。难道你要给她洗白?”小熊捧起坛子,把被修补的那一块面向老郭:

  “仅凭她做了这个?还是说,她的其他悲惨身世?不,俺没法原谅。”

  “小熊……”郭介晓想解释,又不知道该不该解释。

  “真的俺很难过,但是,也愤怒。”

  于是郭介晓就不说话了。

  “好累。”小熊歪头靠在墙上。

  小店的桌子上有油,不能趴。

  “咱们回家。”

  …………

  街道明媚,树影嫣然。

  一辆辆汽车在亮堂的马路上行驶,高楼的玻璃反射炫目的光。

  小熊看着这一切。

  身旁的郭介晓牵着他的手,大手略微粗糙,两人身体偶尔碰撞。

  愈近正午,树影愈窄,老郭让小熊走在树荫下,自己晒着阳光。老郭的眼镜没有反光,反而透亮清晰。小熊好奇:郭介晓被几个壮汉刑警压在地上,蹭了一脸灰,这细胳膊细腿的东西竟然没坏。

  察觉到他的目光,老郭却偏偏不扭头看小熊,目视前方,面容平静,假装稳重高冷。

  此时,原本急切乘车回家的心情消失了——家就确切在那里,一直走,总会走到。而这店铺烟火、楼厦高梁、树影晴空、人行车往,是世界的熙攘林立,亦是背景的空旷宽敞。

  人在都市,人行画中,人坐尘世,人入庙堂。

  而那个穿着黄色毛衣的赵蕊,老郭在心中轻轻将她翻页。他没有对孩子撒谎,关于事情始末,他的确知晓了更多。昨夜囹圄之中,他一边挂念隔壁的小熊崽,一边整理思路,他翻阅了《飞心集》,再次见到女孩。

  再次见她,不是困于高凳却俯视睥睨,也不是教室里眼眸潮湿,睫毛耷拉,郭介晓看到的,是走在他前面,低头踢石子的女孩。老郭幡然,那时候,她一定有很多话想对谁讲,老郭以为她会说出那些故事,可赵蕊回头看他一眼,消失在时间那头。

  《飞心集》有了文字。

  小熊的问题,郭介晓有答案。有答案了,小熊却是不想听了。

  小熊崽不想听,老郭不勉强,日后细细说来就好。

  只是初夏暖阳晒得郭介晓脸上微灼,老郭抬手擦汗,却惚地一惊!

  打眼,小熊额头也是微微见汗,面色倒是还好,见老郭望来,咧嘴一笑,样子并无大碍。

  “感觉咋样?”老郭仍不放心。

  “还好啦,就是热,想找阴凉地儿歇歇。”

  “去超市?有空调。”老郭手一指,前头路口就是个大型商场。

  “空调是啥?”

  “一种电器,能让屋子变凉。”

  小熊似懂非懂:“跟冰箱差不多?”

  “原理差不多,都是卡诺循环。”

  “卡什么环?”

  不能小熊问完,一阵凉风扑面,俩人已进了商场。

  “顺道买点儿吃的回去。”老郭说。

  说是买吃的,俩人却实在没啥气力了,没走几步,就瘫坐在入口的长椅上。这两天整得人心力憔悴,又走了老远的路,一见座儿就不愿起来。

  小熊就势依靠在郭介晓的肩膀上,老郭波澜不惊。

  小熊又把脑袋靠了上来,老郭坐怀不乱。

  小熊身子缓缓软下,最后躺倒在怀,老郭……云胡不喜?

  “累了?”老郭拢了拢小熊身子,让他躺平稳。

  小熊不答话,却朝老郭腿根蹭了蹭。

  这下老郭实在受宠若惊,以为收到了某种暗示。是了,这几日经历的种种,足够给素味平生的二人打下感情的基础,如果小熊亦有这方面的意思……

  还是说,他只是恶趣味挑逗自己?

  不不,毕竟他是“近代人”,没现代人的思维方式。

  或者只是好奇?还是可以接受py交易?又或者仅仅是无意,他根本没想那么多?似乎这种可能性还更大些。

  只瞬间,老郭脑袋里各种想法闪过,最后,他却揉揉小熊的头发,说:“好啦,这么大人了,腿都给老子压麻了,给人看到不够丢人的。”

  小熊还是没有答话,反而又蹭了蹭。

  周围人来人往,老郭老脸微烫,只好先拉这货起来。

  小熊身子很沉,老郭好容易才扶起他的脑袋,紧接着,郭介晓的心也跟着沉了。

  小熊牙关死咬、嘴唇发白,眼眸紧闭,满脸满头的汗。

  “小熊?小熊?!”

  听到郭介晓慌张的呼喊,小熊艰难地睁开眼睛,未说话先一声哼唧,半句话喘三喘:

  “俺难受……这里人太多,透不过来气。”

  (下章发糖。

  没时间写了,天都亮了,得睡觉。

  改天写个小结,总结下情节,帮助读者和作者自己回忆拖更忘记的情节,and填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