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去他个球
作者:筱小      更新:2020-10-26 02:59      字数:1834
  第六十章 去他个球

  “日记的名字是‘飞心集’,她叫赵蕊。蕊就是花儿的心。”

  郭介晓吃完一个生煎就放下了筷子,好像他并不是专为吃生煎而来,他只想找个地方坐坐。(其实是奶茶喝多了,吃不下。)

  “那本没字的日记?”,小熊无所谓地道,不忘记给生煎包蘸足了料,“你怎么知道它名字?”

  “因为我偷看过,在她合上的时候,我看到了扉页上的这三个字。”

  小熊只顾吃生煎。

  老郭也没非要让他听的意思,继续自顾自地说:

  “我不但看到了日记的名字,还看到了内容。”

  小熊把吸过汤汁的生煎塞进嘴里。

  “不过不是偷看,偷看小女孩的日记也不像话……”

  “你偷看过,咱俩一起看的。就看到一篇莫名其妙的日记,其他全空白。本来有几页有字,一眨眼也消失了。”

  “姑且那算偷看吧,不过我真的看过。”

  郭介晓的意思是,他看过更多日记的内容。

  “真假的?”

  “在公安局啊,装在透明袋子里,作为证物给我看了。”

  “哦,这个俺也算看过,也是装袋子里。”小熊咽下包子,就了口豆浆:

  “你们真厉害,能把纸袋子做成透明的。”

  “总之我就是看了里面的内容,还亲手翻了翻。”

  “那个杜警官给你开的后门?”

  “什么后门!不要污人清白!是我说想看,他们就给了。”

  “咋会这么容易?还不是走后门……”

  郭介晓气极,却不愿在“后门”这种地方纠结,只继续说:

  “你猜上头写的啥?”

  “不猜。”

  “看完那些文字,老郭我……哎——真是,不知咋说才好。”

  “好了,老郭TZ,都过去了,再提也冇用。”小熊放下豆浆,伸了个懒腰,稍稍驱散了疲惫:

  “俺就想快点回到你的小屋,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你说俺不能离开那幅画太久,虽然现在没啥感觉,还是先回去再说。

  “你的生意也两三天没开了,再不回去,就该黄了。

  “所以,趁日头还不大,拦个车,赶紧走。再过一阵儿,俺就只好钻坛子里了。

  “还有老陈,是叫老陈吧……再去找找他,问问俺是从哪里来的。

  “问不到也不打紧,俺就想先睡一觉。”

  “不听她的故事了?”郭介晓问。

  “不听了,算了吧。”

  “算了吧算了吧,反正她的骨灰老吴会帮忙安葬,跟老赵头的一块儿埋了。原本我还想着相识一场,揽下来做了呢。”

  “啊?为啥?”

  “赵蕊无父无母,老赵无儿无女,也没别的人整啊。”郭介晓摊手。

  无儿无女?无父无母?

  小熊微皱眉头:“俺是问,老吴为啥要干这活?”

  “因为他说老赵头可能是他父亲!”

  “啥?!”

  郭介晓的话让小熊震惊,他继而说到:

  “老爷子还在的时候,经常叨咕:‘该来来,该走走,该碰头碰头,该去球去球’。”

  “你们风水师真是,啥都要搞个命中注定啥的。”小熊很不想吃这套。

  “错了错了!”郭介晓一幅教训人的口吻:“老爷子才不信啥命中注定,相反,他还略微要强,是个啥都要试着勉强一下的人。这话的意思是:勉强过了、尽力了,仍然走到了无法改变的境地,就只好‘去他个球’。再继续纠结下去,就不是人解决事儿,是事儿玩死人。”

  这回小熊点头,表示有道理,只是他却暗自想,如果有什么事情是必须勉强,非要死磕到底,哪怕被卷在里头扯个稀碎,也在所不惜,老爷子会不会还会“去他球”呢?

  这个念头冒出,小熊自己也吓了一跳,想想自己白纸一张,在这世上醒来不过三两天,竟然会有这样刚烈的念头。

  随即小熊转移话题:“那老吴,这……也不扯啊。他认了父亲,这算勉强个啥?真是奇怪、莫名其妙、令人费解。”

  “呃……”郭介晓哑然,本来想拿老头的话卖弄一番,这么被问一下,自个儿反而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果要跟你解释的话,那就绕不开那本日记,绕不开赵蕊。你又不想听,没办法嘛。”

  “诶~”老郭突然话锋一转:“杜皓递给你坛子的时候,你有没有发现不对?”

  “有!”

  “嗯?”

  “第一,前天已经立夏了,所以,他请你的不是春天的奶茶,是夏天的奶茶。第二,虽然他是把坛子递给俺,但是你抱着坛子转身就走,气鼓鼓灰溜溜像啥一样,那坛子一直你拿着,俺现在都没碰到过。”

  “你这熊娃子的关注点怎么那么奇怪?”老郭恼怒。

  又把坛子递给他:“呐,你细细看,仔仔细细,看看有啥不一样。”

  小熊不明所以,接过那只临时躲避的坛子。

  坛子碎过,是他们三人一起粘的,一片片用胶水粘起来,再用胶带裹住固定。所以坛子不仅有腌鸡蛋和草木灰的味道,还有未挥发的胶味儿。

  小熊转着坛子,不明就里地翻看。

  突然,他不动了,目光定格在坛子上的一个地方。

  “发现了吗?”

  小熊没有回答。

  黑色的砂坛子,透明和白色的胶带缠裹在上面。但是,有一块白色是不属于它的,那是一块白色的瓷片,贴在了它丢失的缺口上。

  坛子丢了一块儿碎片,小熊和老郭都担心它无法继续承受室外的炎日。现在坛子却被一块儿白色瓷片补上了。

  那块瓷片,来自赵蕊的骨灰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