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飞心集(二十).匆匆那年
作者:筱小      更新:2020-09-06 02:57      字数:1987
  第五十五章 飞心集(二十).匆匆那年

  再次走进赵爷爷的房间,安静的木桌、木讷的椅子、墙角黑木箱的锁眼静静地望着众人。

  杜皓扫视屋内一圈,目光停留在那只黑箱子上,箱子其实不大,但勉强能藏下一个小孩。但他立刻否认了这个想法,以同事的专业素质来言,不可能放过这样的角落。

  郭介晓没有看木箱,他转身径直上前,经过床上抽屉和散落的物什儿,拉开了半掩的柜门。

  柜子里的抽屉洞,黑黢黢,难见其里。

  郭介晓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却没有立刻将手伸进去。他跳了跳喉结,上挑的眉毛拉紧了眼皮,最终咽了口唾沫,委身伸进手摸索。

  “希望是对的!”

  杜皓却眉头皱起。

  老郭的行为本该被禁止,如果嫌犯接触了关键证据并销毁,可能会对以后指证定案造成大麻烦,而如果,他正在拿的是武器……

  杜皓信任朋友,但信任不能越界。

  杜皓从不越界。

  可这次,鬼使神差的,他犯了错,他是行动的总指挥,可他让郭介晓亲手去取东西。

  抽屉洞里不可能藏人,那他在拿什么?一瞬间,杜皓鸡皮疙瘩起了全身——前辈麻痹大意的教训在脑海一闪而过。

  刑警不能犯错。

  哪怕……是杜皓对郭介晓。

  郭介晓侧着身子,拼命朝里头探手,柜子不深,可他似乎拧眼睛咬牙都够不着想要的东西。

  杜皓一脸呆萌地瞅着他的表演,而郭介晓身后的警员,却已经得到暗号,枪已上栓,擒拿招式就位。

  突然,老郭眼角突得跳动一下,够到了!

  轻轻地,郭介晓缩回手臂,杜皓的心也随之绷紧。

  可这时,杜皓又犯了个错误。

  一个合格的刑警,必然受过专业且严苛的训练,不但如此,杜皓更是身经百战,浑身上下都挂满了经验的伤痕。相对于他的职位,杜皓很年轻,他只比郭介晓大一岁,却已能独当一面,成为这次行动的现场指挥。

  可是,他走神了。

  郭介晓如果拿出了枪支或刀刃,他不会有使用的机会,大概率他会被擒拿,小概率会被击毙。如果他拿出了炸药,情况则会更麻烦。

  而杜皓本是有机会,在郭介晓拿到那个东西之前,制止他,让警员再次搜寻。

  可他想起了二十年前,坐在教室前排的,那个羞涩的少年。

  郭介晓和杜皓,一个坐南墙旁边,一个坐北墙旁边。郭介晓在前,杜皓在后。郭介晓喜欢回头看时间,杜皓喜欢托腮看窗外。

  有一天,杜皓发现,郭介晓其实不是在看时间。那天,教室后墙的挂钟坏了,可郭介晓仍频频回头,杜皓捕捉到了反常的行为,嗯,他对侦查自小有天赋,他继续对着窗外发呆,经过一节语文课和一节数学课,他确定,郭介晓在偷瞄自己。

  没人能逃过未来神级侦查员的眼睛,哪怕是郭介晓独自的初恋。

  其实,杜皓比一般孩子早熟得多。他很小就学会了些属于大人的事儿,并很快在资源和花样上远远超过父母。他会的不仅仅是把电脑背景换成铁臂阿童木,却鄙视着、隐匿在同龄人之中。

  在发现郭介晓喜欢自己之前,杜皓就看过男人和男人的片子,是顶着不适和恶心,以猎奇为动力,硬生生不快进看完。

  “时钟停摆日”放学后,小杜皓就打开电脑,尝试着搜索关键词,每一条网页都在说,小郭同学是犯病了。

  杜皓对此耿耿于怀了十多年,像其他很多事儿一样,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只是偶尔会想起,那个吊扇吱呀、时钟停摆的夏日午后,黑板粉笔醒目、座位钢笔刷刷,一个黄瘦的男孩,每隔一阵,就向时钟扫过瘦弱羞怯的眼神。

  直到2015年某一天,他刷着法律帖子充电,无意中发现新修订的法规:

  在这条新法规里,小郭同学没有病。

  时间可以治愈疾病?摇头。

  但时间一定可以改变一个人。

  上帝视角的读者老爷们,你们当然知道:老郭不可能从抽屉洞里掏出一把枪来,也不会是魔仙棒或奥特曼变身器。

  那件东西,他还未完全拿出来时,血液从他的手臂顺流而下,在手肘位置,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啪嗒”、“啪嗒”……

  郭介晓用染血的手,捧出一只白色的瓷坛。

  “就这?”杜皓抽抽鼻子,“这是啥啊?”

  (老郭身后的警员们收起了加特林和玉米加农炮。)

  老郭喉结上下蠕动,又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这是那个女孩。”

  …

  …

  …

  (小知识:

  设立于5月17日的“国际不再恐同日”是LGBT群体(男女TXL、双性恋、跨性别者)争取权益的重要节日。这个节日起源于世界卫生组织在1990年的5月17日将“TXL”从精神病名册中剔除。

  在2001出版的我国精神疾病分类系统『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下称CCMD-3)中,已明确表示将「TXL」概念从精神疾病范畴中去除,意味着TXL在中国的「除病化」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在2014年「TXL矫正治疗案」的判决中表明,「TXL并非精神疾病,心语中心承诺可以进行治疗亦属虚假宣传」。这意味着中国司法系统首次在判例中明确表示TXL并非精神疾病。

  但是,此时,TXL依然习惯被认为是心理障碍,直到:

  2018年12月,国家卫健委在『关于印发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中文版的通知』规定,「2019年3月1日起,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应当全面使用ICD-11中文版进行疾病分类和编码。」

  ICD-11是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发的标准。

  2018年6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更新了已有16年历史的ICD-10,发布了ICD-11,其中,和性取向相关的诊断编码均被删除。)

  …

  …

  (↑发个科普凑字数。

  开学了,忙到爆炸,累到头大,穷到两开花。

  小说更新不会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