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飞心集(十三).无死无生
作者:筱小      更新:2020-07-16 23:15      字数:1834
  第四十八章 飞心集(十三).无死无生

  “俺帮你揉揉。”

  小熊贴心地帮老郭揉脑袋,不是按摩太阳穴,而是用手掌按捏头皮,进而是似重而轻的抓揉,一会儿下来,竟然效果奇好。

  “你以前是剃头匠吗?这么会?”

  若是半天前,郭介晓说这话时,一定会打趣地笑笑,如今却只嘴角一丝苦笑。

  仅一个小时,却发生了诸多不符常理的事儿。老郭不是侦探,无意在这时绞尽脑汁思考解密,他得保持警惕和冷静,提防可能出现的状况,保护自己和小熊的安全。

  所幸,警察就要来了。

  虽然见了警察后,还要有一堆笔录和问询,而捆绑在椅子上的女孩也需要解释——老郭大学时,一次在外吃饭遇到打架的,店主报了警,他还跟着做了笔录,算是“熟悉流程”——但一切总归是能说得清的,小区有监控,有老吴作证。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受伤。

  老郭又望向女孩的剪影,她安静地坐着,不发一言。老郭无法把她跟那个眼眸潮湿、伸出手掌让自己看像的赵蕊联系起来,也无法想象她如何劫持了老吴那样的成年男子。

  老吴在卫生间洗澡,水声哗哗作响。

  对于老吴,郭介晓也不敢完全信任。

  他很奇怪。

  老吴倒是身体强健,缓一会儿,能走能言,可以接受。但任何一个人,全身被捆住、堵住嘴巴,被关在箱子里,脱困后却像没事人一样……老郭不知道这是不是应激反应的体现,还是说这人真的心大。

  老吴在身后走来走去时,老郭电棍不离手,耳朵一直听着他的动向。

  小熊:“老郭,心大的是你才对吧……从头到尾冷静得令人发指,甚至让人怀疑你才是跟她一伙的……”

  老郭:“老郭鬼都见过,小时候就跟死人打交道,还真没多少怕的东西。”

  “诶,想起来了。”小熊突然眼前一亮。

  “啥?”

  “俺之前是干过剃头的行当。”

  “哦?”

  “具体记不太清,就记得一个剃头挑子。剃头挑子一头热嘛,一头是板凳箱子,一头是炉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剃头匠的工作并不止剃头,他们还要帮客人掏耳朵、修剪眉毛和鼻毛,如果需要,还要帮客人打眼(用毛发疏通泪腺,别想歪),是名副其实的匠人活计。

  甚至还有些剃头匠,会在结束后帮客人疏通关节,把全身的关节撸得噼啪作响。

  剃头匠会按摩头皮,自然是再正常不过。

  小熊还在试图回忆,这些记忆涌现得不合时宜,但十分宝贵——而,卫生间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他的思绪。

  “怎么回事儿?”

  小熊朝卫生间张望,这个角度当然是除了墙啥啥看不到,看向老郭,老郭眉头凝重,侧耳听着动静。

  除了水声,没有其他动静了。

  “老吴——”

  “老吴你搞啥飞机呢?”

  没有回应。

  郭介晓皱起眉头。

  “我去看下,你守着别动,警察来了就开门。”

  把电棍交给小熊,老郭拎起了小凳子。

  赵蕊家的布局是这样的:

  卫生间嵌在走廊里。

  老郭小心地挪步过去,回过头,跟小熊对视一眼,递了个“放心”的眼神,上前开了门。

  门刚开了个缝,便撞在什么东西上。

  老郭低头,看到了地上一只手。?

  “老吴?!听得到吗?”

  没人回应。

  小熊的声音:“咋了老郭?”

  “没事儿,我看看……”

  郭介晓艰难地从门缝里挤进卫生间,果然,老吴的裸体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上。

  莲蓬头的水流还刚好在浇灌他的草丛……

  死了?

  老郭顾不得地上的水,跪下去听他的心跳,却……听到了鼾声……

  “老郭——咋回事儿?”

  “没事儿,他在里头睡着了!”

  真他丫……嗯,肌肉不错,胖壮中年,那里还挺大……

  “呃,老郭?”

  “啥?”

  郭介晓盘算着怎么把这人拖出来,睡在这里总归让人不放心。

  “没事儿。”

  “等会儿啊,等我把他弄外头…呼,这货真沉。”

  “老郭!”

  “咋?”

  “老郭!这……她…”

  “熊娃子?”

  不对!出事了!

  郭介晓扒门就要回去,但是,刚刚挪动老吴时,反而把门堵得更紧了,这一用力,连门带老吴都扒到了一边儿,老郭自己却脚下一滑,后仰跌倒,摔在老吴身上,满身是水。

  顾不得许多,郭介晓冲出卫生间,顺手抄起门口的板凳……然后,愣在那里。

  他在卫生间没听到敲门声,但小熊已经开了门。

  门口不是警察,是个嗔怒的女人。

  是那个女教师。

  她当然看到了绑在椅子上的赵蕊。也看到了浑身湿透,拎着凳子的老郭。

  小熊拿着电棍,怯生生护在胸前。

  女教师双目圆睁,葱指握拳,牙关紧咬,下一刻就要猛扑上来,她是火山!是护崽的猛虎!要为自己的学生鸣不平、讨公道!

  小熊崽子,哪里凶得过择人而噬的猛虎?

  直面猛虎的小熊崽,直接感觉到火山爆发前的压抑,不由地退一步、再退一步……突然,老虎一闪身,夺门而逃。

  老郭:?

  小熊:啊…这…

  “她不会跑去报警吧?”

  “emm,不造。”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咱俩绑架犯的罪名要坐实喽……”

  郭介晓摇头苦笑,也是无语。

  “老郭……”

  “咋了?”

  小熊呆呆转头,语气僵硬,指了指那个客厅中央的位置。

  赵蕊不见了!

  (随手拍了个赵蕊家卫生间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