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飞心集(九).倚情而憩
作者:筱小      更新:2020-06-15 14:01      字数:2350
  第四十四章 飞心集(九).倚情而憩

  “使触电者迅速离开电源,平卧,你可以先检查他有没有颈部大动脉搏动,呼吸等生命体征。有生命体征的话迅速送医院急救;如果没有的话,迅速给他做徒手心肺复苏,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和口对口人工呼吸,以30:2进行,并迅速拨打急救电话或者进行呼救。这样可以在第一时间使触电者得到救治,以免延误最佳治疗时间。”

  小熊看着手机上的文字,眉头紧锁。

  郭介晓没有平躺,也没有被人工呼吸,他坐在小椅子上垂着头,女孩在给他一圈一圈缠绳子。

  “放心,死不了,只是电晕了而已。”

  女孩绑好绳子,找出一块布,塞到郭叔叔嘴里。

  “你为什么要这样?”

  “小熊哥哥,我给你拿凉茶。”

  女孩耷拉着眼皮,没有回答小熊的问题,垂着脑袋走出房间,像只失落的小狗。

  但小狗提着电棍。

  眼见赵蕊消失在门口,小熊慌忙跑到老郭跟前,跪在地上,拍他的脸:“老郭!郭介晓——听得见吗?醒醒呀!”

  郭介晓脑袋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除此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办,怎么办?

  急切的思考让小熊意识发生瞬间的呆滞,又在顷刻间被自己强迫回过神。他的大脑还经不起高强度的运转,但这种时候什么都顾不得……想办法,一定要想办法!

  胸外按压?人工呼吸?

  小熊尝试摁老郭的胸口——当然,他不知道这种姿势是不对的。坐在椅子上,摁压人用不上力,昏迷者也不能放松,遑论老郭身上还捆着绳子。

  人工呼吸吗?

  小熊扯下郭介晓口中的布,猛吸一口气,掰开老郭嘴巴就怼了上去——当然,也没毛用。人工呼吸必须配合胸外按压不说,小熊甚至连郭介晓鼻子都没捏,空气全从鼻孔跑了。

  一次、两次、三次。没有效果,小熊就不停重复。

  “别动了,你这样乱来,他不死也被你弄死了。”赵蕊已拿着凉茶,在小熊身后看了许久。

  小熊回过头来,呆坐在地上,眼中尽是茫然。

  早在郭介晓倒地的那刻,小熊整个都懵了,当他不顾一切冲向郭介晓时,赵蕊让她知道何为“力量的悬殊”。女孩的力气竟出奇的大,像拎小鸡一样,把小熊拎到半空——这么说也许不很合适,因为赵蕊比小熊矮了许多——接着,电棍就顶在了他下巴上。

  小熊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呆呆站在那儿,看着女孩把自身三倍重的郭介晓放到矮椅子上,绑起来。

  这么看,制服箱子里的男人,她一个人也能做到。

  “喝点凉茶,放松。”

  赵蕊递来一罐凉茶,拉环已打开。

  “咕嘟咕嘟”,小熊昂头一口气喝完整罐凉茶,把罐子往地上一摔:

  “为什么呀?!你要干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刚好被发现了。”

  “发现什么?”

  “他。”

  顺着赵蕊的指向,箱子里的男人就躺在郭介晓身边。

  “他是谁?”

  “仇人。”

  “什么仇人?”

  “杀死爷爷的仇人。”

  “他是那个司机?”小熊恍然:“是他撞了赵伯?”

  “不是。”赵蕊摇头,“那个人还没找到,但是他也不是无辜的,如果不是他,爷爷也不会死。”

  小熊露出疑惑的神情。

  “他是那个卡车司机。”

  “你要对他做什么?他不是凶手!”

  “杀了他!”

  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女孩脸上是骇人的凶狠。

  小熊不由得后退一步。

  “那俺们呢?你又要怎么对付郭介晓和俺?”

  小熊可不会认为赵蕊会饶过自己,没被捆在郭介晓旁边,只是因为自己战五渣,不配。

  “要不一起杀了吧?作为祭品。”

  “祭品?”小熊没拐过弯。

  “噗嗤”赵蕊被他的傻相逗乐,“你看看日历。”

  小熊回过神,满脸惊恐,看看赵蕊,又低头划手机。郭介晓教过他看时间和日期,凭着记忆,小熊好容易找到日历:

  2019年5月9日 星期四

  农历四月初五

  己亥年 【猪年】己巳月 丙午日

  宜:嫁娶 纳采 订盟 祭祀……

  祭祀?

  小熊的脸已变成猪肝色。

  她要用这个汉子祭祀赵伯?

  结果自己和老郭刚好撞在枪口上……如果…自己没有多事儿,要来里屋抓老鼠,没有发现她的秘密,就不会有这档子事……不对!不对!她有意邀老郭今天来家里,怕不是早打定了主意?

  为什么?

  小熊头痛欲裂,想不明白,思绪搅得一团乱麻,他不停锤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可越想,脑子越乱。

  最后,小熊想到了什么,喘着气问:

  “你爸妈呢?他们会回来,你怎么办?”

  “你觉得呢?这间屋子有他们的房间吗?”

  没有。他们呆的地方,本应是赵蕊父母的房间。

  “我没有父母,只有爷爷。”

  可郭介晓说过,赵伯有儿子儿媳,他们经常吵架冷战,时常不管爷孙俩。

  是哪里不对?小熊捂着脑袋,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他没有抓住。

  “你是赵蕊?”

  “是。”

  她是。郭介晓见过她,早在赵蕊找他之前。在学校,他带着赵伯的魂魄,见了孙女最后一面。

  女孩那时候悲伤而无助,睫毛潮湿若海。

  “可你……”小熊不知道问什么了。

  所有的一切都讲不通。

  “你先生要来了,她会发现的,难道你也要把她当成祭品?”

  “她不会来。”

  “什么?”

  “这里是几楼?”

  “啊?”小熊不解,“四楼。”

  女孩摇摇头:“这里是六楼。”

  这里是六楼,但无论是郭介晓还是小熊,之前都未发现。

  小区的楼梯设计得并不合理,漆黑而窄小,楼梯的窗子小而高,根本望不到外面。

  郭介晓上楼时是跟着赵蕊的,没刻意数,不知自己上了几层。他住惯了平房,对楼层不够熟悉,就连拉窗帘时也未察觉端倪。

  赵蕊甚至在窗户上晾满衣服,既遮挡了视线,也起到了伪装。

  四楼的住户,窗户上也挂了衣服。

  “老师以为我们住四楼,无论是学校的住址,还是刚才的电话,我都告诉她我在四楼。四楼是出租屋,租户搬来不久,谁都不认识,她敲完门,他们会告诉她找错了,她也不会再打通电话,只能回去。”

  小熊再次看向赵蕊,这个女孩变得越来越陌生。

  “大方位不变,只是具体地址改了楼层,就能让人找不到,这个时代,真令人迷茫。”小熊说话的语气更迷茫。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小熊还有很多疑惑未解答,但他已不打算问了。

  “四点,吉时。”

  “好。”

  “好什么?”

  “俺会在那时候跟你拼命!”

  赵蕊耸耸肩:“你可以留下,俺放过你,只杀他们。”

  “不,郭介晓也不行。”

  小熊走到郭介晓身前,他依然垂着脑袋,一动不动。

  离下午四点已无很多时间。

  小熊没有再给他做按压和人工呼吸,他席地坐下,仰头看着这个男人的面孔,最终倚在他身上,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