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飞心集(八).尘灰之下
作者:筱小      更新:2020-06-08 09:46      字数:2371
  第四十三章 飞心集(八).尘灰之下

  这不是一间卧室。

  或者说,眼前它已不能称为卧室。

  它有扇大窗户,白光漫散满屋。吊灯是风铃形状的,床铺宽大,床边的旧柜子老漆斑驳,床尾靠墙放着只大黑箱子,竟是跟爷爷房间的桌子同套款式。

  但是,吊灯是坏的,可以看到烧黑的灯泡;床不在灯下,竖放着靠在墙上,床肋光秃秃,没有床垫和被褥;一扇柜门耷拉着,柜子里只有一截断绳,两双旧袜。

  所有的一切,都覆着厚厚的灰尘。

  郭介晓瞥了眼脚下,眉头早已皱起,戒心悄然而起。地板已看不出原本的模样,就在他脚踩的地方,灰尘没过鞋底。

  “咋个回事?”小熊咽了口唾沫,声音稍有怯意。

  赵蕊却是呆站在那里,整个儿目瞪口呆。

  “这地方,多就没住人了……有老鼠也饿死了。”小熊支吾。

  “不是的!这不是我家卧室。”赵蕊说:“虽然爸妈不喜欢我们进他们屋,但我端茶倒水出来进去的,也没少来,每天都来。”

  这是赵蕊家,说她记错,那才是骗鬼哩。

  “如果不是老鼠……”小熊皱眉。

  “不是老鼠?”小赵蕊小脸煞白,不由得往小熊身后躲。

  “也不一定啦,说不定有老鼠洞,通向其他地方。”小熊安慰着,自己却是没底。

  老鼠个锤子!这屋子都变了,假的吧?!小熊心里发毛,又不好在妹妹面前表现太失态。

  不怕,不怕,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老郭个就高,而且还又粗又壮,就算大家都躺着,也还是他顶着!

  “老郭——”小熊轻声唤。

  郭介晓杵在门口半分钟了,也不见说话。

  “嘘——”

  老郭比了个手势,示意他俩往后站,却拎着换鞋的小凳,大踏步进门,径直走到那个黑箱子前。

  箱子没锁,却用根钉插着鞘,郭介晓深吸口气,拔掉插鞘,闪身后退一步……

  没有动静。

  老郭不急,耐着性子等待。

  还是没动静。

  看向门口紧张的俩人,老郭故作轻松耸耸肩,又拎着凳子靠近。

  却原来,老郭开门发现不对时,便不敢贸然入内,观察环境的同时,小熊和赵蕊的对话也听在耳中。就在刚刚一瞬,老郭察觉到箱子里似有动静——

  老郭心细却胆大,从小跟老爷子一起,活人死人都见过,大好中年一身正气孑然一身死了就埋,老爷子说他命硬比铁石,还给取了个更硬的“介”字,加上主角光环傍身……总归没怕过啥。

  眼见箱子没动静,郭介晓手拎凳子缓步靠近,到了近前儿,却不知如何掀开箱盖子……如果里面是个丧尸异形……就算是条疯狗,自己掀盖子时少一只手,身子还凑得近,也是不好招架。

  犹豫之间,箱子里又隐约传来女人的声音……

  那声儿细若蚊鸣,若隐若现,幽泣如诉,听不清是啥,却像在哼着曲儿。

  箱子里是个女人?

  “咚咚…!”

  女人在敲箱子。

  “不会是鬼吧?”小熊也听到了声音。

  “是鬼更好,又不是没见过。”

  小熊:……

  “是鬼就送她往生,反而省事儿。”

  小熊:……

  “在这本小说里,你永远不用怕鬼,心怀一身正气,万邪不敢趋近。”

  “这么说的话,要么是老郭没有一身正气,里里外外都是猥琐坏心眼;要么,就是,俺是个清纯可人的乖宝宝,跟邪祟啥的都不搭边。”

  老郭:“?”

  骚话倒是能调节气氛,但箱子里究竟是人是鬼还有待考量。

  老郭脑子不停转圈,回忆这半日发生的一切:

  赵蕊家只有三个卧室。去爷爷房间时,路过赵蕊房间,女孩房门半掩,能看到桌上的少儿书。爷爷房间,去过,没问题。那这间屋子,就一定是赵蕊父母的主卧。

  午饭是老郭做的,餐具完全够用,窗台上也晾着成年男女的衣物,屋里的确生活着四个人,也没问题。

  再往前追溯,赵蕊是小孩子,能看到至亲爷爷的魂魄,也不奇怪。

  至于赵蕊父母出门找朋友介绍的律师,以期能获得更多赔偿,并不脱离现实——这不止为了赔偿,更是要讨个公道。郭介晓记得,路过老赵的车祸现场时,看到一个男人大哭,若无意外,那该是赵蕊的父亲。

  老郭不觉得女孩有撒谎。

  可是,这间屋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箱子里是什么?

  是鬼?

  是人?

  “咚!咚!”

  哼唧的女人的声音断掉了,敲箱子的力度却大了起来。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催促着外面打开箱子!

  开!

  郭介晓再次深呼吸,侧着身子,手搭在箱盖上。

  箱盖子同样布满灰尘,以至难以用力。老郭使劲一推,借着摩擦力,掀开了盖子,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凳子高高举起。

  但下一刻他就愣住了。

  箱子里是个人。

  不是个女人,是男人,一个脸色潮红,满头大汗的汉子。

  汉子嘴里塞着毛巾,再围着嘴勒住一根布条防止吐出,他无法发声,只能哼唧,才郭介晓误以为是女人的声音。

  敲箱子的声音是他用脚踢箱板。

  汉子被困得结结实实,箱子空间远没有外面看起来大,说是放在箱子里,不如说卡在箱子里,甚至连踢箱板都不能跟大声,郭介晓毫不怀疑,如果他脑袋能动,绝不会用脚。

  老郭看看门口,摇摇头。扔掉手中的凳子,老郭就要拉汉子出来,一低头,骚臭味冲得他立马屏住呼吸。

  难为这汉子在箱子里不知待了多久……

  箱子开有气孔,但在靠墙那侧,汉子缺氧,脸红嘴唇乌,仅剩一点意识在求生。

  许是察觉到光亮,汉子眯开眼,看到老郭模糊的剪影,眼睛是湿的,却早流不出泪水,他甚至没有力气配合着动一下……

  “卧槽……”

  老郭叫苦不迭,想把这汉子拉起来,却像提一块死肉,又不确定汉子有没有受内伤,怕用错了力气反倒不好,只能慢慢慢慢一点点来,一不小心,手上还沾了湿湿的东西……

  小熊和赵蕊想进来,老郭摆摆手,嫌弃地阻止了,要弄得一屋丑,岂不更坏事儿?

  终于,汉子身子松了,

  老郭忙加把劲,一提、一举,汉子站起来……却站不稳,趴在箱子沿喘气。

  郭介晓松了口气:没大碍,只是脱力了。

  正待老郭要解开汉子嘴上的布条,让他畅快呼吸时……

  突然!脑后生风,惊得老郭本能勾头,有什么东西擦着头皮砸在了掀开靠墙的箱盖上。

  是那只小凳子。

  而下一瞬,麻痛的感觉扎进腰间,郭介晓手臂青筋暴起,可他无法再转身挥出拳头,软软地倒在地上。

  郭介晓忽略了一点:这个房间是意料之外的,无论他如何思索推断猜想,都没有任何合理的解释——但是,这些推断和猜想都是建立了赵蕊没说谎的前提下。

  如果她说谎了呢?

  女孩关掉电棍,看向门外的小熊,不好意思地笑了,她看起来依旧是那个懂事而早熟的女孩,是他的妹妹,却让小熊疑惑、吃惊和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