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飞心集(七).熊兄熊父
作者:筱小      更新:2020-06-01 05:06      字数:2004
  第四十二章 飞心集(七).熊兄熊父

  赵蕊本想用“父母不在家”推拒老师的家访,谁知年轻的老师听说女孩一个人在家,却还是要来看一眼。

  赵蕊最近的行为很反常,总是以生病为由请假。老师打了她爷爷的电话,却无人接听,打她父亲的电话,也几次没打通。

  好在留档里能查到学生的住址,是在某小区,有楼号和单元号——这是学校强制要求的。既是小区,应是固定住址,老师寻着地址找来,并终于打通了电话。

  “你这老师可真负责!”老郭重重靠在沙发上,顺手抚着小熊的脑袋,自个儿却一阵头大。

  “我们学校成绩一直很好,学生管理也松……但其实,对老师的要求很严格,除了学习成绩,每年还有溺水触电交通的宣传培训,今年还加了学生心理健康关注。”

  安全宣传应该是市里统一的,但不得不说,赵蕊学校的确做得好。

  “郭老师真的负责,”赵蕊无奈的样子像个小大人,“有时候俺都觉得她过头了。”

  “郭老师?”小熊精神了,“他也姓郭?”

  “就是那天那个女教师吧?”老郭摸摸下巴。

  “嗯。”赵蕊点头。

  “女先生耶!”小熊惊奇,虽早察觉到新世界男女地位的变化,但听闻是女老师,还是“哇!”了一声。

  “老师还有一会儿才能来……要不,你们躲一下?”

  老郭和小熊相视一眼:

  “不躲!”

  “反正她见过我,我可以继续假装是你叔叔。”

  “那俺就当你哥哥!”小熊兴冲冲。

  “嗯,可以。”老郭说,“你可以叫我‘爸爸’,绝对没破绽。”

  小熊:……

  眼看着赵蕊捂着嘴笑,老郭却说:“带我去你爷爷屋看看。”

  之前没要求进里屋,是碍于避嫌,此时大半天的相处,情分熟稔,老郭便想看看老赵生前住的地方。

  赵蕊眼中不易察觉地闪过什么,被小熊敏锐地捕捉到了。

  “别难过,妹妹。”小熊上前拉住赵蕊的手。

  听到“妹妹”二字,却是女孩一个激灵,触电似的,猛抽出手。

  “对不起,有点没反应过来。”赵蕊回过神来,赶忙向不知所措的小熊道歉。

  “没事儿没事儿!”小熊慌忙摆手。

  “哥……”

  “嗯?”小熊眸子亮起来。

  “妹妹!”

  …………

  推开次卧门,老木尘梁的味道铺面而来——不是屋子的味道,而是老人被岁月浸染的气息。

  简单的床铺,被子叠得整齐。一个旧衣柜,一张旧方桌,床头一个木头椅子,都是些旧活式。在老郭的记忆里,这些只存在于老家农村。

  近日,传来了郭楼村拆迁的消息,老郭为此打听查询过,确切消息却模棱两可。

  老家要拆了,干娘怎么办?

  她离不了那里,谁都能走,她不能走。

  老郭不自觉攥住手腕的红绳。

  “爷爷喜欢在桌上做手工,用捡来的破烂修修改改,就成了有用的东西。”

  “比如这个?”小熊蹲下,掂着一个小凳。“这么小,怎么坐人啊?”

  “这是个换鞋凳,爷爷腰不好,不能弯腰换鞋。”

  “腰不好还到处逛,伤到了算谁的?”老郭话里似有埋怨。

  “哎——已经过去了。”小熊叹气。

  赵蕊打开衣柜,衣柜里面的漆也剥落了少许,上面一层放厚被子,下面挂着衣服,中间是一只抽屉。

  赵蕊拉出抽屉。

  抽屉盒是空的,除了抽屉还有很大的空间。

  这大概就是她爷俩藏钱的地方吧。老郭心道。

  但是赵蕊却眨下眼睛,把抽屉翻了过来,抽屉里的东西都洒在床上。

  抽屉底是夹层的,背部有个小口——这才是藏东西的地方。

  “厉害!”老郭竖起大拇指,“但是别轻易给陌生人看你的小秘密。”

  “放心,除了爷爷,就你俩知道。”

  给老郭和小熊看秘密,有显摆的意思,但更多的是信任。

  “希望爷爷在天上,就像哥哥你一样。”

  “他看到你开心的样子,一定会快乐。”

  老郭没有说话,他静静看着兄妹俩人依在一起,小熊动作轻轻地,让她枕着自己的肩,像极了童话。

  “咚咚!”

  小熊闻声抬头,不是敲门声,是自己之前听到的老鼠咂柜子的声音。

  “哥帮你抓老鼠。”小熊笑。

  “啊?”

  “这个俺最在行了!”小熊拉起赵蕊,却走起路来蹑手蹑脚,还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老郭摇摇头,只好跟上。

  “没用的,”赵蕊说,“屋门锁着,进不去。这是爸妈的房间,妈妈不许爷爷和我进,随手都会锁门。”

  “这样吗?”小熊挠挠头,倍感疑惑。

  “咚咚咚!”

  屋里传来的声音更急促了。

  “老鼠在咬东西了!真猖狂!”小熊气愤道。

  老郭没说话,小熊不知道,城市里居民楼里不可能有很多老鼠,就算有,也没可能弄出这样的动静。

  小熊先前听到的声音,其实他也隐隐听到了,只是因为卫生间淄邻主卧,使老郭误以为是小熊弄出的动静。

  有蹊跷?

  老郭看向赵蕊,女孩神情迷茫紧张,躲在小熊身后,眼睛却紧盯门锁。

  老郭拧下把手,果然门是锁的。

  正在这时,门后再次传来声响:

  “咚咚!咚咚咚!”

  这次更清晰!

  “女人的声音?”小熊疑惑,“俺刚听到有女人在絮叨。”

  “你们往后靠!”老郭眼神深邃,左右看看,转身进次卧拿了那只换鞋凳。

  “往边靠!”老郭第二次说。

  他后退几步,猛得上前,撞开了房门。

  顿时,尘埃翻涌,呛得老郭眼泪直流。

  每每看到灰尘翻飞的场景,无论是昔日贩卖木材卸货的时候,还是小屋院子里清理废品,老郭总会想起幼时住在土坯房的日子——那时灰尘穿窗而过,老爷子端着茶缸喝茶,躺在床上喝药,他在旁边听故事,他在床边讲故事……而这次,当郭介晓眯着眼睛抬头望向屋里时……

  …

  …(六一快乐孩子们,男人永远少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