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月照路人
作者:筱小      更新:2020-03-16 01:43      字数:1296
  第三十二章 月照路人

  初夏不闻蝉声。

  行道树栽在窄窄的裸土上,树中间见缝插针长着些许上海青,不知谁家偷种的。

  树在路边投下破碎的影,影中沿路沿坐着吃喝的俩人。

  身后、树后是沿路的长长的水沟,再后方是一排排塑料大棚,里面栽种着草莓苗儿。

  城乡结合的地方,独有的特色。

  大路两头,一边是高楼耸立灯火通明的新城区,一边是屋舍参差的旧城。不知当初如何规划的,新城旧城不接壤,距离不近不远,用一段双相四车道连接。

  道路空旷,路灯明黄。

  夜风凉,路面暖。

  小熊学着郭介晓的样子,把卤鸡腿的骨头吐在塑料袋里,闷头喝口可乐,舒畅地打了个嗝儿。

  “真好。”

  小熊说。

  “哪里好?”

  郭介晓问。

  “哪里都好。你看这路,俺第一次见这么宽敞干净的路。”

  郭介晓点头,不知是回应小熊,还是满意正在啃的烧鸭掌。

  “还有这么多灯,二十多层的高楼,街上到处都是店铺,卖吃的穿的用的什么都有。”

  “嗯。”老郭啃完五根趾,开始啃接骨处。

  “什么都好,每个人的衣服都没有布丁,而且这么晚了还能上街。”小熊低头吐骨头,他没说的是:郭介晓的衣服穿在身上,舒服极了。

  低头时,小熊看到脚下一队蚂蚁,像蠕动的黑线,头接尾、尾接头,忙碌浩荡行军而过。

  小熊把粘在手上的一点肉沫小心地落在黑线中间,蚂蚁们由慌乱到聚集,最后分出几只,抬起肉沫往回走。

  老郭“嘎嘣”咬着脆骨,又点头,小熊的反应在意料之中——几十年前的人穿越到现代,就该这样的反应。老郭也的确有带小熊“见见世面”的意思。

  说起来,小熊已经很“沉稳”了,在屋里时,面对“电脑手机制冷的冰箱烧水的电水壶”,竟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惊讶。

  也是,脑子不好使嘛,今天清醒起来了,才渐渐对一切感到惊奇。

  老郭干脆花了一下午时间,教会小熊各种电器的用法。

  临行前,小熊还无师自通把酸奶放进冰箱冷冻室,期待回来能吃到冰糕。

  鸭掌啃完,“咕嘟咕嘟”喝完可乐,老郭又拿了一盒奶油蛋糕。

  透明的塑料盒里装俩纸杯蛋糕,奶油上点着糖浆,一个红、一个蓝。

  老郭把蓝的那个递给小熊,自己勾着头扒果汁。

  “嗯?”

  老郭抬头——小熊没有接蛋糕,呆愣愣地望着地面。

  “喂!又晕乎了?”

  “啊?”小熊回过神,老郭手里的蛋糕快糊在他鼻子上了。

  小熊歉意笑下,接过蛋糕,吃一口,嚼着嚼着,又不动了。

  小熊并不开心,九十年的孤独笼罩着他。

  这份孤独在初始时并不明显,被迷茫掩埋、被胆怯掩埋、又被郭介晓的故事和时代的新奇掩埋。

  ——可现在,坐在宽敞的马路边上,路灯暖光罩在路面,远处黑夜裹挟农田,脚下蚂蚁匆忙搬运食物,深厚的孤单便“刷”得下,从路面铺去田野:明亮在身前的,是看得见的孤独;远处黑夜的,是还未触及的孤独。

  还未来得及接受魂灵的身份,就要接受陌生的空间和时间。刚刚的一瞬,无所适从、无所归属的…“嘿!”

  小熊一惊,突然就被一把搂住…

  “想啥呢?”

  老郭伸出手指,抹去小熊鼻尖的奶油,又挠挠他的头发。

  “表方,老郭在,一切都会好起来。”

  小熊依然低着头,他猜老郭并不了解自己的感受,脑袋却不自觉地靠在身边人的肩膀上。

  西天头顶,初四的月牙细细弯弯,郭介晓厚实的臂膀搭在小熊脖子上,小熊依偎着他,一松劲儿,脑袋从肩膀滑到胸口,老郭褂子敞开,胸膛热腾腾。

  “走了!”老郭笑着拍了下小熊脑袋,“回家。”

  月照路人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