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风起往事
作者:筱小      更新:2020-03-09 04:13      字数:2201
  第三十一章 风起往事

  脸靠在郭介晓背后,他的衬衫和外褂透过微微汗味。伸出只手臂,张开手掌,风真的就从指尖流过,夜风凉,凉如河水。二十世纪一十年代的小河,淌在庄稼地和房屋之上,淌在树根及行人之下,指所触之,水纹所过,即如夜风的凉。

  每次爷爷把小熊扔河里洗澡,小熊都要激得一哆嗦,爷爷呵呵一笑,也“噗通”一声跳进小河,爷孙俩光着身子在河里撩水,洗干净田中耕作的泥土,补着补丁的衣裤就扔在河岸,用石头压在草地上。

  “嗯,又能想起些东西了。”小熊咽下鱿鱼串,收回溜风的手,又拿从怀里抱着的纸桶中拿两串烤鸭肠,用牙一捋,嚼起来。

  “不赖不赖,好吃!”

  记忆恢复一丢丢,小熊感觉自己脑子也灵光了一丢丢,甚至能一下判断出:鸭肠最多一次捋两串,这样效率才最高,如果一下三串,反而不好吃到嘴里。

  其实作为穷苦人家的孩子,遇到好吃的,第一反应是掰碎了劈开了,一点点吃,但是这满满一大桶铁板烧实在忒多,老郭又一再强调必须趁热食用。小熊只好一边把纸桶捂在胸前,防着被风吹凉,一边唇齿连动,一串接一串嚼。

  “吃得真香,把我都听馋了。”

  老郭骑着车,声音似有些不忿。

  在街市里转了一圈,并没有买到骨灰坛,反倒是买了一堆零食瓜果,俩人边走边逛,走一路买一路吃一路,一路下来,老郭沉寂多年的吃货基因竟然跟着复苏了,食的小吃水饮不必小熊少。

  想更年轻时候,没钱,在大学也吃不起东西,青菜米饭加数学,就能饱餐一顿,即便有学校的补助,青菜也不是顿顿吃得起。

  老郭大学没上完,辍学了,辍学经商,经商卖木材。

  经商得有本金,老郭先是跟着老板干,攒了些钱,才自己干。老板跟老郭合得来,时不时帮衬他下,这在商界同行之间着实难得。

  老板是河北人,爱喝酒,俩人经常在一块喝酒撸串。

  老郭既精明又实诚,开始几年小有成就,老郭于是讲究起吃了。

  说讲究也不讲究,只是变着法想吃些没吃过的东西,补补少时的亏损,哪里开了馆子、哪里支了烧烤摊,总想着抽空尝尝,而哪天谈生意送货累了,回屋里,稀饭剩面条照样能下肚。

  生意做得还算可以,老郭也吃得圆润,结果有次不注意,被人摆了一道,钱赊个窟窿,补不上。老郭就找老板,老板说:

  “好,我给你补上。”

  老郭于是回家等。

  等了一天,老板没信儿。

  等了两天,老板没信儿。

  等了三天,老板没信儿。

  老郭等不及了,不打电话不问不催是信得过老板,催就伤和气,可眼瞅着窟窿补不上,债主先来电话了。

  老郭接电话。

  “喂——!”

  “喂,小郭啊——”

  电话那头不是债主,是老板媳妇,是嫂子。

  “你哥他出事了。”嫂子说。

  “咋?”

  “他前天去取钱路上,被车撞了。”嫂子哭。

  “啥?咋就撞了?我哥现在哪儿?哪家医院?”老郭急了。

  “不用来了,人已经没了。抢救了三天,今儿早才醒,醒来说,把钱给你,就走了。”

  嫂子挂了电话,下午把钱送来:“不用还,你哥说的。你是他兄弟,不用还。”

  老郭补上窟窿,还了债,蹲在木材堆边的铁皮房门口抽闷烟,烟屁股落了一地。

  这时候,有人来。

  来人说:“你知道是谁摆你的?”

  老郭不想听,他继续抽烟,想老板。

  那人笑了:“是你哥,你老板!”

  老郭怔住了,抬头,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看那人。

  那人逆着光站,只能看到排咧开的牙齿。

  “你生意越做越大,抢了他生意了!”

  老郭疑惑:“我生意是我哥扶持的。”

  “哼!你哥?你哥后悔啦!他哪儿想到你个愣小子能做好生意?酒桌上答应的,酒醒了就当屁放,谁想着你听了半句酒话,当真自立门户。你哥怕面皮挂不住,才适当罩你下,实则想着你赶紧完蛋回他那儿打工!”

  老郭攥碎了手里的烟,连烟盒一块摔地上,愣着头,梗着脖子,举起拳头就要打。

  “别动手!”那人说,“我有证据,不是胡说。”

  那人放了一段录音,他居然带着小录音机来,磁带声音嘈杂,但老郭还是听出了老板的声音,醉酒的声音:

  “那小子,不知好歹!感情归感情,你要说感情,那俺俩没跑,穿一条裤子,睡一张床,撸一根*巴……可他郭介晓不知好歹!不知好歹你知道不?他抢我生意,他!想!做老大!……他想做老大?他想做老大?!他凭什么做老大?他,郭介晓,凭什么当我的老大?这回我搞死他!搞得他服服帖帖,搞死他我!”

  听完录音,老郭呆住,懵了,半晌,看清那人的脸,是供货木材厂的老板。

  木材厂老板得意地笑,也许他得到了天大的好处,老郭不知道。

  “谁料想,他竟然出车祸了,死了!听说死前还帮你把钱还了,啧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啊,不枉费你俩兄弟一场!”

  …………

  这件事给老郭莫大的打击。

  有些人受到打击会一蹶不起,有的人会最终放下。

  放下的人分两种:

  一种人会重整旗鼓,重新来过,缝补的甲胄也许不会更坚硬,但磨砺过的刀剑必斩开仇敌。

  另一种人会看开,输赢得失,往者往矣,譬如郭介晓。

  两年后,老郭开了废品收购站,并重新捡起数学。

  废品站忌烟火程度不比木材站少,老郭于是戒了烟。

  …………

  “想吃俺喂你,啊——”

  “别乱整,骑车呢,危险。”

  “没买到东西,明天咋整?去不了了。”

  骨灰坛到底没买到,反而小熊的背包塞得倍儿满,那两瓶压秤的水早已扔掉。

  “山人自有妙计。”

  “诶,大叔吹牛。”

  “哎——咋停了!”

  郭介晓在路边停车。

  “下!”

  “哦。”

  “车坏了?”

  “没有,想吃——”老郭盯着小熊怀里的纸桶。

  原本老郭是想跟小熊一起吃,在摊位上歇歇脚,吃完再走的。但是,铁板烧的老板娘一直盯着小熊看,老郭怕露馅,时间也不早了,就把纸桶塞给小熊,俩人骑车回家。

  现在路上没人,老郭终于忍不住被小熊勾起的馋虫。

  吃!

  铁板烧没那么烫了,但还是热的。

  郭介晓从电瓶车脚踏板的大塑料袋里扒出一罐可乐,就着夜风,仰脖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