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石子新拾
作者:筱小      更新:2019-12-23 01:38      字数:1423
  第十九章 石子新拾

  清早。

  郭介晓揉着眼睛醒来。

  往日,白中掺黄的漫射光,会从窗帘的缝隙照在他的脸上,郭介晓就从中望着亮堂的清晨,眯着眼,皱眉头——像只老猫,然后扯开帘子,再躺回去伸个懒腰。

  今天郭介晓睁开眼,只看到小熊的背影。小熊背对他坐在床沿,面向书桌那边。

  书桌在南墙窗下,厚厚帘子的透出一线明亮金色的光。只一线光,投在桌角落,落笔在郭介晓整理好、摞整齐的演草纸上。

  郭介晓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他在演草纸上写下的,不是黎曼假设,不是抄了很多遍的费马大定理证明——他有时会把不相干的难题写在一张纸上,企图从中发现某种不可捉摸的秘密——但他什么都没写,只随便画画,画了一堆奇怪的符号和线条。

  符号线条杂乱无章,可郭介晓看着它们,就想到了:幼时离家三里的小河。七岁那年,他独自走到河边,一颗一颗朝河心抛石子,十四岁时,石子纷纷落下,砸在河面,每一颗都荡起同心圆,它们离得很近,最终荡成了一个整圆,圆形的波浪漫上河岸,打湿小介晓的鞋袜。而圆的中心,石子碰撞的地方,却像团起的纸的褶皱,不对称,也不美。

  画下笔墨的七个小时后,小熊从画里醒来,蹑手蹑脚地在屋里摸索,他循着郭介晓的鼾声,走到床边,不小心踢到了盆,顺带就穿上盆里的脏衣。

  小熊蜷睡在老郭身边,直到天将亮,又蹑手蹑脚回到画里,重新藏在画中茂密的松柏后面,却不小心露出了一小节袖子,被郭介晓看出了端倪。

  起床。

  郭介晓从柜子里拿出一套干净衣服换上,把小熊脱下的衣服装进盆。

  想了想,又拿出一条新内裤,道:

  “内裤给你,其他衣服换好,我要洗衣服。内裤别穿我的。”

  小熊还光着膀子,下身穿着昨夜未解开的裤子。郭介晓做事时,小熊的目光一直跟随他,待接到郭介晓递来的内裤,看了看,低头解裤带。

  这次一下就解开了。

  小熊褪下裤子,抬头瞧郭介晓。老郭背对着他在桌边喝茶,小熊赶紧脱掉内裤,立马换上新的。

  “别穿反了,反了不舒服,卡蛋。”老郭低头收拾草稿纸,并不回身。

  老郭弯腰,把稿纸放到桌下的大纸箱里,纸箱已经差不多满了。

  拿酸奶时,小熊穿好衣服。

  汗衫没穿反,衬衫扣子没扣歪,牛仔裤拉链扣子和皮带都无师自通扣住系好。

  挺好。

  郭介晓点头。

  但还不够!

  裤腰提高,皮带调整松紧,熊体型的娃娃,裆部可以不追求饱满,但绝不能干瘪。

  裤腿太长,就微紧折着卷起,到刚刚盖住脚踝,搭配小白袜,G气十足。

  衬衫,裤子里拉出来,撑直,到裤兜。穿在老郭身上的中款衬衫,刚刚好变成时尚长款,还遮住了退休爷爷风的旧皮带——又不是大肚领导开会,小孩子家家,塞个啥衣服?

  灰绿色的夹克,拉锁拉开、翻好领子、敞怀穿,这样套在身上才有生气。

  做完这一切,郭介晓打开电灯管,上前两步,又后退两步打量,满意地点头。

  衣服整体略微宽松,也因之透着几分随性,虽然格子衬衫配灰绿色夹克怪怪的,但至少大体能看得过去,跟老郭上身的感觉更是整个不同,老郭不禁感叹:

  年轻当真是好资本,中年大叔款也能穿出青春风。

  给小熊整理衣服时,小熊既不反抗也不挣扎,让他站就站,让抬脚就抬脚,让穿袜子就穿袜子,过程有些拘谨,又有些许期待。

  直到看到郭介晓满意的神情,小熊的眼睛也跟着泛着笑,低头看自己的样子。

  “好看吗?”小熊今天第一次开口。

  郭介晓点头。

  “我去门口买早饭,然后……昨晚的事,感觉很奇怪,聊聊吧。”

  郭介晓开门出去,开门时,小心地只开一点点,不让屋外的阳光进来。

  昨晚的事?

  小熊记得昨晚的事。

  他又低头,望着自己穿好整理好的衣服,想笑却笑不出,真笑了,又带着自嘲。

  但是……门口?

  郭介晓家的门口真是个神奇的地方,啥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