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小熊危机
作者:筱小      更新:2019-12-16 04:04      字数:1656
  第十八章 小熊危机

  小熊要回画里睡,老郭耸耸肩,并不拦他。但是当小熊要从床沿下地时,老郭道:

  “衣服。”

  “?”

  “衣服脱下来,洗洗。”

  “不脱!”小熊摇头像拨浪鼓。

  “穿了几天了,全是汗,再不洗会沤坏的。”

  “不脱!”小熊警惕地眯着眼,抱着怀往床那头退,像个护崽的母鸡。

  “再给你拿一身?柜子里的衣服你随意挑。”老郭指指身后的衣柜。

  “不行。”小熊继续摇头。

  “那,我的衣服给你?”郭介晓低头看自己的衣服。

  “嗯?”小熊眼神登时亮了。

  郭介晓抚额,心里默默翻个白眼,道:

  “中,脱吧!”

  郭介晓脱掉夹克褂,扔给小熊。小熊拿到夹克,也脱掉褂子,扔给郭介晓。

  老郭弯腰拉出床下的盆,顺手扔进盆里。

  “衬衫,换你的卫衣。”

  小熊分不清衬衫卫衣,但老郭一解开格子衬衫扣子,他也跟着脱掉卫衣,露出可人的肉体。

  “我这还有个汗衫,给你,不亏。”

  老郭穿衬衫得穿个无袖汗衫,不然会有凸点。

  老郭除去汗衫,也露了膀子。

  小熊瞪大眼睛,瞅着老郭的肉身,愈发觉得老郭跟下午时,在电脑里看到的那俩人像。

  浑圆有力的臂膀,凸起的、带着几根毛毛的咪咪,微胖凸挺的肚子,从肚脐处一道浅浅的毛毛一直延伸到腰带里面……再看这留的短须,再看这短头发……

  “他们,不会真是郭介晓的亲戚吧?”

  小熊歪着脑袋,又犯起了迷糊。

  不对!

  脱衣服,脱衣服,接下来不就是?!

  😱!

  “脱呀,裤子!”

  老郭已经解了皮带和扣子,拉开了拉链。

  小熊犹疑不定,面色凝重地瞅着老郭踩着拖鞋褪掉裤子,最后只剩一只三角裤,暗自做好了“万一有啥不对,就——从了他”的准备!

  没法子,羊入虎口,还没跑掉。

  一股蛋蛋的悲伤溢散心头,小熊低下头,不觉红了眼睛。

  “嗯?”老郭在小熊面前晃晃手掌,“又犯迷糊了?”

  小熊抬头,一颗泪珠子滚了下来。

  “咋了?”郭介晓吓一跳,心道怕不是引了这孩子啥伤心事。

  “没事,没事。”小熊抹了眼泪,就低头解裤带。

  然后不小心弄了个死结。

  小熊就拼命地解死结,却怎么都弄不开,怎么都弄不开,怎么都弄不开。

  老郭默默看着,看着小熊脑门出了汗,咬牙、红脸,然后“呼哧呼哧”喘气。??

  “滚蛋!什么玩意儿?这算哪一出?赶紧走,趁夜赶紧走,爱咋地咋地。”

  老郭面色惚地冷冽——当然,作为一个成年人,话是克制着没说出口。

  所以,这就把自己当受害者了?

  你,把自己当受害者?

  什么鸡儿玩意儿?

  给谁看呢?

  白吃白喝一天,吃你一个蛋就难过委屈。给你揉一个小时肚子,然后说走就要走?让你换个衣服,立马就想到八里岔去,what?

  凭什么?

  凭什么呢?

  合着我就是个坏人因为我看了钙片?你是斗智斗勇的好孩子?

  虽然,的确,郭介晓对这小熊抱有某些想法,但如此莫名就被放在了不可接受的位置上,老郭就起了嫌弃,加之先前被败了好感,觉得这货不但幼稚,还分不清好坏,就他喵是个大龄婴孩。

  你要是真精神头不好,脑子犯迷糊,倒也说得过去。现在呢?现在脑子可灵光得很呢。

  郭介晓并不想养个儿子,也没兴趣玩童话角色扮演。

  那就,不要了。

  但是,读者们一定知道,这本书的名字是《超度画中熊》,这就意味着:故事并不会就这样结束。

  在郭介晓将要生出“赶紧找到啥线索,查到他是谁,然后该投胎扔去投胎。或者如果能确定他不会因为被赶走直接出事——那就赶他走。”的决定之前,小熊做了一件事救了自己。

  他两眼无神,躺倒在床上,他真的犯迷糊了,脑子一片空白,双眼空洞,只有两只手还不住地拽着裤带。

  这就让郭介晓愿意相信:

  他是误会了他,小熊那个样子,并不是把老郭当做坏人,并不是“一边利用他一边防备他”,并不是以为自己要被怎么样才生气。他单纯只是精神头不好,脑子短路了而已。

  这样想并不是因为小熊多么好,虽然他样子是老郭的菜,但其他地方只是菜。

  郭介晓是更习惯于做无罪推论的。他会怀疑,并为之做准备,但在一件事的怀疑成为确定前,他一定会取保留态度。

  端起床头的水杯,老郭咕嘟咕嘟饮了半杯。回头神色复杂地看着躺着的小熊,叹口气,拉床被子,把被角搭在他的肚皮上。

  或者,兴许?还有别的原因?

  拉灭灯,老郭也躺下,头枕手臂,没盖被子。

  身边的小熊轻轻呢喃,不知是睡是醒。

  “郭介晓……”小熊哼唧,翻了个身,依在了老郭身上。

  “郭介晓……”

  “郭介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