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如蓝之语
作者:筱小      更新:2019-12-09 02:36      字数:2061
  第十七章 如蓝之语

  “何必呢?”郭介晓揉着小熊肚子,一脸无奈。

  小熊吃多了。

  看到小熊“咕噜噜”吃完面还喝光了汤,老郭不禁心生讶异,感慨年轻鬼就是饭量大。想来小熊喝了那么多酸奶,又要了仨鸡蛋,该是吃不完这么多面的,只是考虑到小熊中午的食欲,出于“吃不完拉倒,万一不够吃还得再动火”的想法,老郭就多买了一包面,除去自己的饭量,剩下的都给了小熊。

  小熊那碗面,比自己的还要满一些。

  “你不会,真是个饿死鬼吧?”老郭揉着小熊肚,兀自犯着嘀咕。

  小熊苦着脸哼唧着,竟然有几分委屈:“你给俺盛那么多饭,俺怎么好意思不吃完?”

  “是挺不好意思的,直到最后一口汤,一口气就没停。”

  “凉了就不好吃了……而且,也不好让你等着啊!”

  “哦,”老郭点头,“还是个讲究的饿死鬼。”

  小熊:……

  “好些了吗?”

  “嗯。”小熊红着脸点头,“好些了。”

  郭介晓的手掌温暖厚实,掌心还有粗糙的茧子,揉在肚子上,感觉美极了。

  “诶!疼,又疼了!”小熊“面目狰狞”。

  老郭满脑子黑线,只得把刚拿开的手重放回小熊肚上,揉捏,揉捏。

  反正老郭我又不吃亏……

  …………

  “好了吗?”

  “没好。”

  …………

  “现在呢?赶脚咋样?”

  “还疼。”

  …………

  “中了吗?还难受不?”

  “不中,不中。”

  …………

  “揉半小时了,还不行?”老郭面带怀疑,感觉不对劲,但是看小熊的样子,的确是难受的样子。

  “好……好些了,但是,还是难受。”

  “难办!”郭介晓摸摸下巴上的短胡须,鼓起腮帮子蹙眉——“躺床上去,打一针就好!”

  “啊?”

  “躺床上,你坐在椅子上,我不顺手,你躺床上揉,兴许躺一会儿,这个劲儿过去了,就好了。”

  “哦。”

  小熊躺床沿,老郭搬个凳子坐床边。小熊肚圆滚滚呈在面前,老郭不禁莞尔一笑,三根指头“嘣嘣嘣”拍三下,煞有介事道:

  “西瓜熟了,该杀瓜了。”

  小熊摸着肚子,嘟囔:“瓜皮都撑破了。”

  老郭可乐,心道这孩子难得有幽默细胞。

  “揉肚子,揉肚子,揉半天咋不中用呢?”郭介晓歪着头思考,忽然回忆起早些年,在《健康之路》栏目里学到的方法,心想也许有用。

  平躺,顺时针,然后……

  解裤带!

  “啊…你…你要干什么?!”

  “啥干什么?”

  “你……”

  “别瞎想,松裤带是要你腹腔放松,揉起来才会更有效果。”

  “是吗?”

  “没错!”

  “可是……你解自己的裤带干什么?”

  郭介晓:…………

  “我说我正想着方法,想着想着,就不自觉拿自个演示了——你信吗?”

  “郭介晓叔叔,请您自重。”

  “不重不重,我会很温柔的,不会把你弄坏的。”

  老郭笑眯眯地,说话时,两根指头轻轻拉开小熊裤带,小熊虽然觉得这话哪里怪怪的,但既然有道理,也只得默许。

  小熊的一身行头,从头到脚,都是偷穿郭介晓的,其实并不合身,整体都大了一号。好在裤子是休闲裤,有裤带系着,不至于掉。

  “这回感觉怎么样?”老郭摊开手掌,像推磨一样在小熊肚皮上揉抹,渐渐,手心摩擦有了温度,揉得小熊肚脐周圈暖暖的,贼舒服。

  “真得劲,果然躺着好用力。”小熊的表情略有迷醉,仿若泡在阳光里。

  就是……解开裤带后,不小心露出几根毛发,怪难为情的。

  “好了吗?”还好,郭介晓没在那里给予太多关注,一门心思放在小熊肚上。

  “好多了。”

  “那,松手了?”

  “嗯。”

  老郭长舒口气,这揉了一个钟头,虽说手感很可,但耐不住手酸啊。

  甩甩手,老郭转身去桌边喝茶,刚拿起杯子……

  “又疼了……”

  老郭:……

  “等着,给你买药去!”

  “啊?”

  郭介晓说走就走,头都不回,立刻就推门出去。

  “这么晚了,有药吗?”

  “有!”最后一个字夹杂着门锁链的声音,从窗外隐隐飘进来。

  他走了?

  走了。

  那俺是不是也该走了?

  小熊望着窗外夜色,在遥远城市夜灯的漫散下,夜是一片朦胧的蓝。

  下床,穿鞋——郭介晓的拖鞋,系好裤带,找到书桌与墙壁夹缝中藏起的酸奶,踮着脚取下油画。

  推开门,外面风很凉。

  屋里从窗帘缝和门缝照出的灯光很暖。

  偶尔几声犬吠。

  小熊怕狗,但怕也要走。

  走!

  说走就走,像郭介晓一样。

  郭介晓叔叔,你收留的恩情和酸奶泡面鸡蛋的恩情,俺以后会回来报答的。

  “嗯?”

  门锁的声音?

  推门的声音?!

  屋门这边的窗户拉着帘子,门也关着,只透着几个光缝,大门那里更是啥都看不见,总之漆黑一片。

  小熊看不清来人是谁。

  但是关门的声音落了,来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小偷?

  郭介晓前脚刚走,后脚就进小偷了。

  小熊慌了,想推门进屋,犹豫中已然来不及,只得轻轻退到墙角,祈祷不被发现。

  “啪”。

  一声轻响,院子里的灯亮了。

  郭介晓提着一透明塑料袋,诧异地看着角落里揣着酸奶拿着油画的小熊。

  “你……你不是买药去了吗?”

  “对呀,买回来了。”郭介晓晃晃塑料袋,里面两盒健胃消食片和一盒吗丁啉。

  “怎么这么块?!”

  “门口有一家诊所,去了就买了。”

  “门口不是小卖部吗?”

  “小卖部旁边是诊所。”

  说是门口,其实在二十米开外,毕竟店铺都不好离废品站太近。但是老郭走路快,拿药简单,顷刻便回了。

  “现在药店还开门吗?”小熊怯生生地问到,原本他以为郭介晓这次去买药可能要耽搁很久。

  “开门啊,21世纪,没有啥铺子会在晚上9点关门的。”

  “哦。”

  “进去吧。”老郭摸摸小熊脑袋,没有问小熊为什么会拿着酸奶和油画出门。

  门关,隔住夜色。

  而夜,依旧是朦胧的蓝,比黑色浅一些,比孤单淡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