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印象之尘
作者:筱小      更新:2019-11-10 23:52      字数:1421
  第十三章 印象之尘

  当郭介晓再次路过车祸地点时,人群正在疏散。卡车缓缓启动,随着警车一起掉头。

  郭介晓透过人们的缝隙,看到了地上干透的血迹,老赵应该还未抬走,老郭放慢车速车,伸着头朝里望。

  直到完全驶离,老郭没能再看到老赵最后一眼。

  还是因为赵蕊拽了他的衣角,老郭才从回忆中醒来,察觉到赵伯已然不见踪影。

  披在他身上的外套掉在地上。

  赵蕊昂脸,她用小孩独有的大眼睛看着老郭,脸上泪痕半干。下午的阳光,穿过教室走廊的护栏,栏杆的影子笼在她的脸上。

  她似是在等一个回答。

  郭介晓没有好奇为什么赵蕊能看到她爷爷的灵魂,小孩子的确更容易看见大人看不到的东西。

  教室里的默写已经结束,女老师组织了前后桌交换批改。

  “赵蕊,回去上课吧,老师不放心你了。”

  郭介晓看了眼赵蕊身后,搭下眼睛,俯下身抱了抱女孩。

  女教师不知何时已站在教室门口,她终归是对这位“叔叔”不大放心,听到孩子的哽咽声,就赶忙出来查看。

  赵蕊抽抽鼻子,却无动于衷,只是直直瞪着郭介晓,嘴唇紧抿。

  “你爷爷走了,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郭介晓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赵蕊嘴唇抿得更紧了,不光抿着嘴唇,她还在使劲咬着牙齿。

  “赵蕊?”

  女老师在身后叫她。

  女孩的身体紧绷,偌大的悲伤压抑在小小的身体里。

  她在压抑着什么呢?

  女老师无从得知,从始至终,她看到的,只是赵蕊在和叔叔说话而已。

  赵蕊是哭着跑回教室的。

  被挣脱怀抱的叔叔默默起身。

  这个男人,女老师以为他会叮嘱或交代些什么,可郭介晓捡起外套,只递了个眼神算是道别,径直就走了。

  女老师是班主任,略微知道些赵蕊的家庭环境,看今天赵蕊的状态,可能对此还要组织一次家访。

  老郭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老师回头看向赵蕊的座位,女孩安静的坐着,忘记了哭,唯有睫毛湿得像海。

  路上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老郭不禁在琢磨——自己说话是不是太生硬了呢?可那些“不要哭、没事、爷爷会一直想着你”这种安慰人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都说不出。对那个女孩,给出这种疑似欺骗和要求的言语,怎么看都只会更残忍。

  二十年前,爷爷死时,郭介晓就站在苇席床的旁边。朦胧的光散漫在墙角结着蛛网的、满是灰尘的土坯房子里。

  爷爷喝药。郭介晓舀一勺,吹凉,一勺勺递到他嘴边。喝着喝着,突然,爷爷浑浊的眼睛绽出了光彩。他伸出枯老的手掌,颤抖着,紧紧抓住郭介晓,目光却使出更大的气力,把孙儿的形象定格在眼中。

  郭介晓知道,那个眼神的含义很简单:我死了,你从此就是一个人了。

  电瓶车没电了,郭介晓只好下车推。推了20来分钟,累了,扎了车,坐在马路梗上休息。一坐下就不想起来。

  日头不知何时钻到云里,路上风惚地有了凉意,郭介晓拉上外套拉锁,发起了呆。

  一只旧篮球滚到脚边,郭介晓捡起球,四下张望。马路对面的空地上,有一群孩子往这边望,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正朝老郭这里跑。

  “别在路上跑!”

  郭介晓阻止了要跑过马路的小孩,看看路上没车,把球扔给了他。

  一转回头,西天竟已烧起晚霞。老郭方才醒悟,不觉中搁了这么多时间。又一拍脑门,道声:

  “坏事!”

  电瓶车停了这么久,有了层浮电,老郭骑了阵,浮电用完,又停下来推。夕阳在身后把影子越拉越长,老郭着急起来——

  天黑了,那小熊会不会趁机跑了?他出去不要紧,就怕万一犯了迷糊,迷路了,回不来,指定得完蛋。

  小熊万不可离开油画太久的。

  嗯,希望《猫和老鼠》有足够的吸引力,让小熊老实待在家里。

  他不会电脑,自己也没多交代,就算不小心弄坏了数学模型也不好啊!

  或者……郭介晓摸了摸下巴:他会不会看了啥不该看的东西?临走时,电脑文件夹忘记设置私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