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倚栏望斜
作者:筱小      更新:2019-11-04 02:01      字数:1003
  第十二章 倚栏望斜

  郭介晓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眯着眼睛看着可爱的校园。

  学校很小,只有一栋教学楼,教学楼下就是操场,操场的塑胶有些旧了,少数地方有脱落。

  有学生在上体育课,说是体育课,也无非跑步做操,完后就让学生自己玩耍。女孩子们带了皮筋和沙包——几个男孩吵着一起玩,并保证不捣乱,剩下的男孩们追逐着篮球,满头大汗。

  这所小学的年纪几乎和老城区一样大,在郭介晓来这里之前,它已存在了十多年。原本它是城市的重点小学,但它太小了,容不下很多人,且离新区太远,新城建成后,在那里新建了很多学校,原先的老教师都调了过去,新的年轻的老师来到这里。

  现在这里的老师都是年轻人,有的是实习生,有的已经转正。而二年级二班的教室里,年轻的女老师在监督学生默写古诗,视线却从未离开窗外。她的学生赵蕊,正在跟她叔叔说话,叔叔趴在栏杆上,赵蕊也跟他面朝同一个方向,透过栏杆,看着校园。

  “乖妞,你要好好学啊,考个好学校,爷想你考个好学校。”老赵看着孙女抹眼泪。

  说是想再看看孙女,见着了,老赵却又没啥话能说,只好把一个意思翻来覆去说了一遍又一遍,无非就是好好学习了、听话了,诸如此类的东西。

  老赵说一句,赵蕊就懵懂地点下头,小女孩不知道爷爷为什么要来特意说这些,可她能感觉到爷爷今天的不同。小赵蕊应着爷爷的话,却偷偷瞟着倚栏的郭介晓,试图从这个陌生人的背影上找到些答案,爷爷一直自顾自地说话,甚至到此刻都没介绍他是谁。

  赵蕊本想问爷爷为什么中午没来接她放学。她走路回家时,爸爸妈妈一如既往在吵闹,谁都没有发现爷爷不在家,电饭煲有饭,却没人炒菜,应该是吵起架来,都不愿干活了。赵蕊开了包榨菜,就着米饭吃了。爸妈吵完后,一个出门打牌,一个在卧室睡觉,爷爷一直没回来,赵蕊只好自己走路上学。

  小赵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当她看到爷爷抹眼泪时,一种莫大的惶恐击中了她,只下一刻,她张大嘴,眼泪涌出眼眶,滚落脸颊。

  她还未真正理解分别的含义,却预感到某种无法逃避的东西即将发生。

  赵蕊一下扑进了爷爷的怀里,此刻她才发觉爷爷是那么轻,他依然臂膀坚实,胸膛硬挺,却轻得像要被吹走。

  小赵蕊在哽咽,可她不敢哭出声,她怕老师听见了,怕老师一出来,爷爷立刻就会离去。

  郭介晓依然在看着操场——踢沙包的女孩男孩到了还是起了争执,他们叉着腰、互相伸着指头,像大人一样争吵起来。

  他看着那两个小小的学生,怔怔地出神。

  是“人类的悲观并不相同”吗?

  死别就发生在他的身侧。

  郭介晓却想起了自己的儿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