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影子的风
作者:筱小      更新:2019-10-27 15:52      字数:1475
  第十一章 影子的风

  在今天之前,郭介晓从未想过骑车带着鬼魂是什么感受。

  暖白色的阳光,淡淡的,铺在水泥马路上。风却是凉的,像影子一样凉。

  电瓶车轮轧过光和影,死亡的现场在身后越来越远。

  郭介晓已听不到赵伯儿子的哭号声。

  “你说,小郭,俺那个儿子也忒不成器,干啥啥不行。”

  赵伯顶着老郭的外套,坐在后座上,絮絮叨叨。

  “儿媳妇又强势,俩人三天两头吵。”

  “赵伯你就是瞎操心”郭介晓说,“操心也没用,一切都是假的,世界是属于三体的……儿孙自有儿孙福,儿孙没福去他球。”

  赵伯就不说话了。

  “操心了一辈子,这回可不就‘去他球’了吗?”半晌,赵伯小声嘟囔,听起来到很委屈。

  “前头日头大,您小心别晒着。那个路口左转?网吧那个?”

  “不是,还在前头,再过俩路口,有个天天便利店。”赵伯说。

  “学校边不让开网吧,之前好几个网吧都搬走了。”

  郭介晓在“天天便利店”转弯,骑了不到两分钟,便远远看到了一所小学。

  老赵的孙女在这里读书。

  老赵要来看他孙女。

  “小郭,你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寻个女人了?”赵伯突然凑近。

  他的身体很轻,到有点像某只两章未出场的小熊,不过还要比他轻得多,老郭带着他,像带着一团气体,小熊虽然也轻,但还是能感觉到质量的——这无疑更让老郭疑惑……难道现杀的灵魂就是比放了几十年的轻一些吗?还是说,纯粹是那小熊体重更大的缘故……

  “赵伯,你都死了还想着这些呢?”

  “你王婶刚好是说媒的,介绍的十有八九能成,俺还想着找你要个八字,让她给你配一配呢!”

  “王婶?那个‘王筱筱算命八字说媒’的瓜皮?她就是个大忽悠,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彩的说成黑白的。老李女儿不是她给介绍的?嫁外省去了,一年见不着两次,把老李给悔得不行。”

  郭介晓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眼看到了小学门口。

  “到了?”

  “到了。”

  其实不用问,老赵也知道到了。尽管顶着外套,看不见路,但老赵已对这段路非常熟悉。

  那有家炸鸡店,老赵闻到了味道。每星期四,炸鸡店有优惠,老赵就会来这里带孙女吃一顿,爷孙俩吃得满嘴油。

  炸鸡店旁是小卖部,老赵清楚的记得,孙女买了泡泡水,站在小卖部门口吹泡泡,那天阳光略微燥热,泡泡们折射着七彩的光。

  老赵听到了读书声。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

  一年级的教室在一楼,挨着门口,孩童们的读书声清脆朗朗。去年,孙女也在背这首诗,现在升了一级,教室搬去楼上了。

  “找赵蕊,二年级的赵蕊,我是她叔,路过这里,想看看她。”

  郭介晓在门卫那里登记,赵伯就站在旁边的阴凉里,除了郭介晓,谁都看不到他。

  “你为啥能看到俺?”老赵对此表示好奇,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如果,今天我没有关门,你把废品在我这里卖了,就不会绕远路去另一家,就不会出车祸。也许是因为这层缘故吧。”

  郭介晓也不能肯定:“可能因着这个关系,我才能看到你。”

  老赵还想说什么,郭介晓却指了指教学楼:“是那个?二年级二班?”

  老赵点点头。

  郭介晓拿着外套,给他遮住阳光,俩人大踏步走进教学楼。

  “真是奇怪,这人怎么神神经经的?”门卫大叔看着老郭撑着外套的背影,脑袋上冒出了问号。

  “郭介晓你啥时候回来啊?”

  家里,某小熊叹了口气,一脸生无可恋。

  刚刚,他不小心动了鼠标,《猫和老鼠》的窗口关掉了,重新打开时,又不小心关掉了网页。

  郭介晓只教他如何在网页里选择视频,没告诉他怎么打开网页。

  “呼——”小熊呼了口气,表示放弃,爬到老郭的大床上,仰面躺下。

  床铺没叠被子,但是很干爽,还有……郭介晓的味道(?)。

  平房顶角有些许陈旧的蜘蛛网,墙体因潮湿剥落的地方看起来像各种奇怪的动物。

  小熊想掀开帘子看窗外,又害怕太阳。

  墙上的方形挂钟已经两点半了,郭介晓说短针指到“3”时他就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