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行路之间
作者:筱小      更新:2019-09-24 01:57      字数:1881
  第六章 行路之间

  “郭——”

  老赵头上了车扎,朝院子里吆喝一嗓子,歪头看到了墙上的字,表情立马不好了。

  赵伯不识字,但却知道,每当这方黑漆上写了白字,老郭十有八九不在家。

  这个点,多数大爷大伯们还没到收生意的时候,但已经有零星的老客来过了。有的看见墙上的字,气恼地离开,有的不甘心,如赵伯这样,还要多喊两嗓子,直到确定屋里没人,才摇摇头,骑着三轮车去了。离开时,免不了会低声骂两句,埋怨这个“郭老板”又双叒叕关门、三天两头关门、一言不合关门。

  “小郭——郭老板——”

  赵伯又朝屋里喊了一嗓子,等了会,依旧没人应声。无奈,下车,把三轮车掉头,骑上走了。

  老赵跟很多“收破烂”的生意人一样,骑的都是改装过的人力三轮车。用脚蹬的小三轮,装个旧电瓶,就成了“电动”的,没电了还能继续用脚蹬,便宜又方便。这样的改装大概是不合法的,安全性亦有待考量,但这里是城郊,跟乡村接壤,离市中心很远,大爷们也不会上主路,也就鲜有警察查管。

  说起来,原先这个地方还是老城区,但是后来,城市向南发展,昔日的老城没有因为“周围城市化”变成城中村,反而处在了城市边缘。

  老城变成了城郊,人少了,也冷清了。

  在城市的发展中,这是很常见的现象——老城拆迁成本高,干脆就在周围新辟一块地方,实惠又划算。

  老赵因为得接孙女放学,每天收工就比旁人早些,电瓶也往往会剩些电。

  老赵调快了速度,往另一个收购站赶。

  平日里,卖掉废品,刚好空出车斗接孩子,今天没卖掉,着实麻瓜,总不能拉着一车破烂去学校吧?自个儿一把年纪,倒是没啥,可孙女儿不能让人看不起!

  “这个小郭,眼看一把年纪了,也得说个媳妇儿!老是孤零零一个人,怪寂寞的,每次一出门,生意就空了,这能是个事儿?”赵伯嘀咕着,老人家的热心肠就转了起来:

  “回头让他王婶给他说一个,老大不小了……”

  正想着,已经到了街口,赵伯减速,左右张望。

  一条大路连着国道,从老城三分之一处穿过。另一个收购站在大路的那边,虽然大,位置却稍微偏了些。

  过这条路时要小心,因为时常会有拉沙车经过。

  居民区当然不允许这样的大车借道!但是,总有胆大的,从这边抄近道,把好好的路轧得坑坑洼洼。

  不过,这些年好了,专门有交警守在这里拦大车,慢慢就没沙车从这里过了。

  确定了安全,老赵加快速度过马路。

  想当年,赵大爷也是“飙过车”的人,开着“手扶”在田边土路上跑得贼快,烟囱冒着油气,身后尘土飞扬。

  “不过呢,就算结了婚,成了家,又能咋个样呢?找不对人,也只有受气的份。”老赵叹了口气,“两口子三天两头置气,可苦了俺的乖妞子啊……”

  一想到家里那摊子事儿,难过的心绪就缠得老赵心揪。

  孙女是个乖妞儿。

  老赵自个儿虽然也“重男”,想孙子,可孙女儿到底也是隔代的宝贝,只可惜,这么乖的女娃儿,小小的就夹在他俩之间受气,哎——

  老赵想着心事儿,没注意到一辆拉沙车从远方驶来。

  开车的人叫老吴,从外省拉着这车沙,去往新城区。他已经高速连开了七个小时,只等交完货,找个招待所睡一觉。路过这个路口,看到没有交警值守,就大着胆子抄了近道。

  远远看到赵大爷过马路,老吴熟练地退档摁喇叭,降低车速并提醒行人闪避。

  老人家往往耳背,听不到喇叭声,见赵大爷没有躲闪,老吴又降了一档,做好了刹车的准备。

  老赵终于听见了喇叭声,急忙松电,拉手刹,车子装了电瓶,又拉满破烂,重,刹车又不太灵……眼看沙车就要撞了过来,三轮车还是没停住。

  老吴踩了刹车,卡车拉满沙,惯性大,但老吴是个老司机,心里有谱。

  果然,沙车在离赵大爷不到三米处停下。

  “滴滴——!”

  老吴随手摁了两下喇叭,从车窗里伸出头,大着嗓门喊:

  “老爷子,你这癔症啥呢?等着给人说媒呢?”

  赵大爷惊魂未定,着实被吓着了,胸口揪了下,差点犯病。这老吴也是个爱惹事儿的,竟然把一个大卡车停在老头不到一丈的地方,还要摁两下喇叭,不知是有意卖弄车技,还是乐个消遣。

  赵大爷定定神,抬头瞪了眼车上的老吴,朝地上唾口唾沫,退了刹车,就打算走了。

  “要不是老子赶着接娃放学,非躺地上,让你知道大爷不能惹!”老赵愤愤想着。

  得赶紧把废品卖了,妞子要放学了。

  老赵缓缓加了“油门”。

  老吴微笑着看着这个大爷,只觉得好玩。

  他跟自个儿父亲差不多年纪吧?老吴是孤儿,没见过父亲。

  老吴这样想着,缩回车里,挂挡,也准备走了。

  突然,倒车镜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接着,老吴就看到那位老人,连人带车被一辆白色轿车撞飞了出去。

  拉沙车挡住了老赵的视线,他没看到白色轿车。沙车也挡住了轿车的视线,它看到老赵时已经来不及刹车了。

  而老吴向窗外伸着脑袋,只顾看老赵头,竟然没注意到倒车镜里的状况……

  老吴愣了下,慌忙跳下车,而老人侧卧在地上,已经不动了。

  白色轿车绝尘而去。地上都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