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请君之名
作者:筱小      更新:2019-09-23 00:59      字数:1678
  第五章 请君之名

  “真的什么都记不起了吗?”

  “俺太虚弱了,脑子木,抓不住,有模糊的感觉,但就是抓不到任何的画面。”

  老郭摸摸下巴:“嗯,过几天吧,过几天你状况好些了,大概就能回忆起了。”

  小熊点点头。

  这算是……收留我了?

  “十点半,现在去,走到也11点了,那老头收摊早,赶不上了。你这不知从哪儿来到哪去的灵魂,投胎也没路啊。”

  “你要去哪?”小熊疑惑。

  “去找那个卖画给我的老头,总得找找你的根儿在哪儿呀。”

  “他知道?”

  “他知道个锤子,他就是个倒卖旧货的,能知道个啥?他要是知道画里有你这个东西,才不敢碰呢。不过,问总比不问强。”

  “哦。”小熊略微失望。

  “那,你是干啥的?”

  “收废品的。”

  “收废品的?”

  “就是,一些瓶瓶罐罐或者不要的纸箱、书,还有废铁啥的。把这些东西买了,然后再卖出去,卖给总站。最后这些废品会被集中处理,做成新的东西。”

  小熊大概听懂了:“好像是很不错的活儿。”

  “还好,挺自在。”

  自在?小熊环顾屋子,又看向老郭:

  “你一个人住?”

  老郭点点头。

  是该主动做个自我介绍呢,还是矜持些,等他开口问呢?郭介晓偷偷揣度着小熊的心思,默默思索。

  “郭老板——!”外头传来吆喝声。

  郭介晓不答声。

  小熊递来疑惑的眼神。

  老郭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他好像在叫你。”小熊凑近,压低声音。

  “我在外面墙上写了我不在家,他看到墙上的字,吆喝两声,想着没人,就该走了。”

  果然,只有两声,外面安静了。

  “不能让他们看到你,省得麻烦。”郭介晓解释到。

  “俺不是灵魂吗?怎么会被看到”小熊露出怀疑的神情,“你又是怎么看到我的?”

  “呃……”郭介晓吃了咽。

  “也对,他们应该看不见你,我能看到你,是小时候爷爷教过些玄黄的东西。”

  “你是道士?”

  “不是。”

  “????”

  “俺爷是道士,不,也不是道士,就是会些驱邪看风水的东西,风水先生。俺从小跟他在一块,耳濡目染学了点。”

  “那你……”小熊又露出疑惑的神情。

  “老爷子不让,也没教啥东西给俺。”郭介晓不紧不慢的说,“他呢,倒是没有完全不让俺碰,只是说:读书要紧,这种东西惹多了不好。”

  “其实,能看到你就是个意外”老郭补充说,“小时候自个儿胆大,偷偷用牛眼泪洗过眼睛,还被老爷子训了一顿。这么多年过去了,效用早没了,只是偶尔能看到鬼,一年也见不着两次。”

  “哦,懂了。”小熊鼓着腮帮子,点头。

  “你穿了我的衣服,就是跟我有了联系,我又刚好识了点玄黄,才能看到你。”

  “嗯。”

  嗯?不对头,老郭说着说着,自己犯了嘀咕:

  他既然是灵魂,又怎么能穿上衣服?就算是穿着衣服,也得是死的时候的衣服,可自个儿这活人的衣服,竟然被他好好穿在身上……而且——老郭抓起小熊的手腕,仔细观察,满脸疑惑——他还能被碰到,虽然很轻,却是有实体的……

  小熊的身体看起来略微虚幻,但一点都不透明,抓在手里也是实实在在的,不冷也不热。

  “真奇怪。”

  “怎么了?”小熊被抓着手腕,有些不知所措。

  “没啥,等俺回头查查书,再看看你是个啥情况。”

  “哦。”小熊点头。

  老郭每说一句话,他都会下意识点头。

  生活不易哦,看着小熊小心翼翼的样子,老郭如是想。做个寄人篱下的灵魂也不容易,干啥都要小心。

  蜡烛烛芯又长了,老郭再次摸出剪子,小心地剪短。

  “你姓郭?”

  “嗯,双耳旁的那个郭。”

  小熊又点点头。

  你这娃怎么老是点头?就不能多问一句“你叫啥”之类的吗?老郭莫名气恼,直想挠头发,表面却还得维持一副持重的样子。

  “那俺该怎么称呼你?”

  “郭介晓,我叫郭介晓,介是介意的介,晓是破晓的晓。”

  “郭介晓……”小熊默念这个名字。

  “‘介’,是坚固的意思。《周易》里说:‘介如石焉’,即坚固如石之意,老爷子给定的。至于‘晓’字,我出生在鸡鸣破晓之时,所以用了‘晓’。”老郭解释着自己的名字。

  “郭介晓,郭介晓……”小熊搭着眼睛,继续念着老郭的名字。

  “你可以叫我老郭,或者直接称呼名,我没有‘字’,现在的人只有姓名,没有‘字’。”

  “郭介晓。”这回小熊是看着老郭的眼睛说的,算是正式称呼他的名字。

  老郭微微颔首。

  小熊第一次笑了,眼睛里似是多了分神采。

  “那,郭介晓,我也想有个名字,之前的名字忘记了,总要再取个名字才行。”

  “下一章吧”郭介晓说,“咱们的作者该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