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熊龄几何
作者:筱小      更新:2019-09-21 02:06      字数:1496
  第四章 熊龄几何

  日头渐升,城郊完全苏醒。

  屋旁的悬铃木上,有麻雀叽喳唱着早歌。

  歌声飞进屋里的黑暗,撞在烛火上,烛影摇动,郭介晓脸上阴影明灭,面无表情。

  郭介晓坐在桌前的凳子上,小熊坐在桌前的椅子上。

  屋子门窗紧闭,窗上挂着厚毯子,毯子亮着一条细细的光边。红烛的蜡芯烧长了,烛火跳动,墙上昏暗的影子也跟着跳。

  郭介晓拉开抽屉,摸出一把旧剪刀,小熊不自觉身体往后倾了倾。

  “关于你的身世经历,能说多少说多少。”郭介晓原本想这样开口,转念又觉得太生硬,便改为:

  “你,怎么跑到那画里的?”

  “记不很清了,只有些模糊的记忆”小熊摇摇头,“太模糊了,一时……就……讲不好的那种,太少了……”

  哦,也是,刚醒过来,脑子麻瓜也难怪。郭介晓露出理解的表情,伸着剪子,铰短了蜡烛烛芯。

  火苗幽幽,烛火不再跳动。

  接下来该问些啥好呢?总得走点程序才好……可是,“审问从画里跑出来的好看失忆小熊”这种事,也没啥可以借鉴的经验啊……

  “你的衣服呢?”老郭突然没头没脑问。

  “啊?”

  “就是,你穿的衣服呢?你现在穿着我的衣服,你之前的衣服呢?”

  “没有。”

  老郭:……

  “你为啥没去投胎?”

  “啊?”小熊又“啊”了一下,心说你这俩问题完全不搭边呀。

  “为什么投胎?”

  “你死了呀”郭介晓眉头半紧不松,依然一副冷淡的表情,“死人就该投胎。”

  “我……死了?”小熊回味着郭介晓的话,又看看自己的手背。

  “你现在只有魂魄,连这魂魄都不完整,可不是死了吗?”郭介晓淡淡地说。

  “难不成你是活人的时候,自己不小心把魂丢了?就算是这样,丢了这么多魂,也必死无疑,退一万步,就算当时没死,你在这画里不知呆了多少年,你的身体也早烂了。”

  “现在是什么时间?”

  “十点半。”老郭看看墙上的挂钟。

  “那一年?”

  “公元2019年五月七日,昨天是立夏。”

  “2019年?”小熊摸不到头脑,“那是什么……?”

  嗯,不知道公元纪年?这……老郭讶异,不由得再仔细端详这孩子。

  短发,没辫子,没发髻,还好、还好,至少不是封建时候的老怪物。

  老郭暗暗松口气。

  “今年是猪年,己亥猪年。”郭介晓指指墙上的挂历,“你属啥的?”

  “狗。”

  “属狗的……”老郭划开手机,“哪个狗?出生在天干地支哪一年?”

  “庚戌狗。”

  “庚戌狗……”老郭百度,一声“卧槽”脱口而出。

  乖乖嘞,1970年!比自己还大?

  老郭也属狗,82年生,今年周岁37。

  不对!郭介晓咽了口唾沫,1970年,怎么着也该知道公历了,而且,问他天干地支,他竟然脱口而出,七十年代的人,早该忘了这东西了吧?

  “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不是你自己的,就是,有没有出啥大事?”

  小熊摸摸脑袋:“有!”

  “啥?”

  “镇子上的药铺着火算吗?那时候俺还穿开裆裤,记得贼清楚。火特别大,铺子冒着黑烟,大家都拿着盆桶去救火。可药铺还是烧没了,掌柜的就坐在地上哭,那是俺第一次看见男人哭。”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有更大些的吗?国家大事?”

  “国家大事?让俺想想……”小熊低着头沉思,末了,抬起头:“俺第二个本命年的时候,北边建了个大满洲帝国。”

  “大满洲帝国?”老郭百度。

  老郭又默默放下手机。

  1934年,日本人扶持傀儡溥仪在东北建立大满洲帝国。

  那是小熊的第二个本命年。

  小熊出生在1910年,那一年,刚好是庚戌狗年。

  “也就是那一年,俺的记忆断了。”小熊的眼神又渐渐弥漫起茫然,他在极力回想昔日,可只看到模糊的影子。

  (为啥小熊要出生在1910年?

  因为俺想让他属狗,并且在郭介晓之前出生。

  1910年出生,24岁失忆,刚刚好。再早12年,他的童年就要留辫子,再晚任何几个12年,就无法避开抗日战争、内战、大跃进和文革。

  他出生第一年,辛亥革命,第二年,大清灭亡。他见到过新民主主义革命。五四运动爆发时,他懵懂无知。他生活的年代有战火和疾苦,却又不至于无法过活。

  简直完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