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啥啥不知
作者:筱小      更新:2019-09-15 13:45      字数:1742
  第三章 啥啥不知

  揉揉眼睛,伸懒腰。

  习惯性的,郭介晓去抓窗口的窗帘。

  床是挨墙放的,一伸手就能够到窗。因是墙皮回潮脱落,沿床的位置都糊着报纸,防止墙灰落到床上。

  窗户铁丝网罩着,用一块格子布当窗帘,格子布用小铁钩挂在窗子上方的铁丝上,可以拉滑。

  铁丝已经生锈了,格子布亦已褪色。

  “别!”

  嗯?

  小熊神色紧张,手伸到半空,停住了。

  老郭顿了顿,松开了窗帘。

  起床!

  身边坐着个人,老郭也不太好意思赖床。虽然这小熊只是一缕虚弱的魂魄,但是……自己这仰面躺着一柱擎天的样子实在不雅。

  蹬上拖鞋,去冰箱那里拿罐酸奶,拧开,舔舔盖,仰面喝了口。小熊的手跟老郭系在一起,只好随着他一起动。

  半罐酸奶下肚,老郭才歪过头,瞅着小熊看。

  啧啧,这小娃真好看。

  郭介晓倒是很喜欢小熊的样子,却是情不外露,只微拧着眉毛。从小熊的角度看,这大叔很像是在思索如何处理自己这缕灵魂。

  早餐应该有只苹果。

  拿了苹果,郭介晓却犯了难,小熊不让自己拉窗帘,肯定是怕光,不能出去。没法子,老郭只好用暖壶里的剩茶把果子随便洗洗。茶水还微烫,老郭手上又拴着小熊,很不方便,苹果洗完,先把手指塞嘴里吮着。

  恶狠狠地啃了口苹果,郭介晓转而瞪着小熊,又露出思索的神情,渐渐地眼底隐现出凶气。

  小熊怯生生地退了一步。

  从被这个大叔栓住到现在,自个儿似乎从没被当一回事儿,人家该吃东西吃东西,该晨勃……也一直没软下去。

  总之,这个人绝对是个厉害角色!自己这种可怜柔弱的小熊崽,怕是会被人家像翻掌覆灰一样轻松把玩拿捏。

  正在小熊暗叹时运不齐,命途多舛之际,老郭又动了。

  小熊只好跟上。

  郭介晓搬了个凳子,坐在木头方桌前,啃了口苹果,指指另一只凳子,示意小熊坐下,眼睛却一直盯着他看,像是要把这只小熊从头到脚都看透。

  半晌,郭介晓咽下苹果,终于开口:

  “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老郭起床以来的第一句话。

  “不知道。”小熊喉头蠕动,犹豫了一下,才茫然地回答郭介晓的问题。

  老郭眉头微蹙。

  “你从哪来?”

  “画里。”这回倒是答得很快。

  那幅松柏的油画就挂在桌子上方,小熊说话时,抬头看着画,眼中的茫然却更深了。

  “你是怎么进到画里的?”

  “不知道。”

  “你多大了?”

  “不知道。”小熊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好像个做错事被责罚的孩子。

  “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耍我呢!?”郭介晓一拍大腿,疾言厉色起来。

  之所以没拍桌子,是因为放在桌上的手还栓着小熊。

  小熊却是更茫然了,双眼没有神采,像蒙着雾。

  这下轮到老郭惊讶了,他原以为以小熊虚弱胆怯的样子,自己这一拍腿,指定能吓到他,不料小熊却只是茫然,并不害怕。

  仔细看时,郭介晓却暗自叹了口气——这小娃的灵智太弱了,怕是一时没转过弯;身子也轻得过分,柳稍风就能吹走。这小熊随时可能散掉,也难怪他会拿自己的衣服,还偷偷睡在自己身边,如果不沾点人气,说不定都挺不到现在。

  “你什么时候醒的?”老郭问。

  在老郭想来,这小熊应该一直在画里沉睡,醒来没多久。自己也是昨天才在画中发现异样的。

  果然,小熊说:“前天夜里。”

  前天夜里,自己的衣服就是那时被拿的。

  日头渐高,窗帘透进的光也变强了,小熊在凳子上坐不住了,表情略有难堪。

  “你先去画里躲一躲,俺出去一下就回来。”郭介晓说。

  “进不去。”小熊望了望画,低下头。

  郭介晓捏起桌上的那根火柴,拿在手里。火柴是昨夜放的,放在油画画框的正下方。昨夜小解的时候,郭介晓特意在指头上沾了少许,拿火柴的时候抹在了梗上,火柴含硫磺,又沾了小便,轻易就挡住了虚弱的小熊,小熊出来容易,却没法再回到画里。

  “现在可以了,进去吧。”

  “啊?”小熊不明所以。

  “进去吧,可以了,等会儿叫你再出来。”郭介晓说着,解开了小熊手腕的红绳。

  小熊弱弱站起身,依旧一脸茫然,他看看画,又看看郭介晓,又看看画,手掌轻轻按在画上,渐渐透明消失。

  老郭轻呼一口气,也从凳子上起来,拎起门后的夜桶,开门,出去。

  倒完夜桶回来,老郭停在大门外的墙边,门外墙上有一方黑色,是用黑漆漆的,作黑板用。老郭扣一块墙灰,在上面写上:

  “老板出门有事,今日不开张。”

  回到屋里,老郭先是从柜子里翻了个厚毯子,挂在窗户上挡住阳光,才又站到画前。

  油画里的松柏生机葱郁、枝叶繁茂,仔细看时,叶子下却隐隐露着一段衣服。

  郭介晓摇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一根红蜡烛,点着,滴几滴蜡油定在桌上。

  烛火摇曳,映红了郭介晓的脸。

  “出来吧。”老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