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一百三十二) “继魂人”和“隐魂人”
作者:zengerl      更新:2021-07-01 09:58      字数:1921
  舞台下,大果乃耶晓站起来,挥舞权杖示意,让大家安静,说“先让博士继续讲”。于是柳志峰转身,拿激光笔指着大幕布,继续讲。

  “如果说德夯的梯玛体制已经很神秘了,那么大梯玛的传承制度更是让人难以相信。据说大梯玛掌权一段时间后,会着手物色继承人。他会挑选选一个他中意的巫师,对他加以训导,并施展所谓的“植魂术”,将自己的魂魄植入这个继承人—— 因而这个继承人被称为“继魂人’。 这样做的目的,一是为了保证权力的和平交接;二是为了传承某些高深的巫术—— 据说这些巫术几乎不可能通过学习来掌握,只能通过植入灵魂来传习。这样的制度,在我们看来,很不合理,很不公平,但和帝王君主的子孙继承制和古罗马的养子继承制等等相比,已经很不错了。”

  柳志峰说,考虑到植入的魂魄之强大,以及“继魂人”掌握大权后腐化堕落、胡作非为的可能性,大梯玛还会制造若干个所谓的“隐魂人”,让他们中的一个或多个在适当的时机觉醒,率人推翻暴政,替“古老”伸张正义。

  大梯玛会秘密选择几个“隐魂人”,将自己的魂魄部分或全部植入。他还会对这些“隐魂人”施加所谓的“锢魂术”,将植入的魂魄加以禁锢;被禁锢的魂魄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才会觉醒,也就是所谓的“觉魂”。“觉魂”的条件五花八门:比如,“继魂人”大肆杀戮,在战争中投敌,或者被奸人蛊惑、挟持;比如“隐魂人”见了某个人,经历了某件事,或者听了某句偈语,等等。

  除大梯玛外,没有人知道这些“隐魂人”是何人,又身在何处,这是为了保护这些“隐魂人”, 防止 “继魂人”除掉他们,也是为了防止心术不正之人觊觎他们体内的强大魂魄。甚而在将魂魄植入“隐魂人”中后, 连大梯玛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的去向。

  柳志峰说:“由于人性,任何权力,只要掌握在一个人或者一小部分人手中,而又不受制衡,或者受不到相称的制衡,迟早会失控或被滥用,后果相当可怕。大家都知道,山内历朝历代,古今中外,总有国王皇帝昏庸暴虐,佞臣贼子弄权篡国的时候,这往往会引发连绵的战争,到时候再加上灾祸频仍,民众十室九空,甚至百无存一真不是夸张。相信德夯那边的世界也不例外,德夯设计出“继魂人”、“隐魂人”这一套复杂的机制,就是针对大梯玛和白衣梯玛团的权力。

  “然而,再周密的设计,也有疏漏的地方。如今德夯就面临这样的情况:他们的大梯玛前不久死掉了,却没有“继魂人”,不知道是他生前就没有立,还是虽然立了,却没有公之于众;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德夯肯定会爆发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 

  说到这里,柳志峰扫了一眼现场听众,众人都在交头接耳,唯有大果乃耶晓,似乎被什么触动了,盯着火坑中熊熊的火焰,在思索着什么。柳志峰又看了看讲台上的笔记本,见屏幕上的视频已经被弹幕淹没,便按计划停下来,说:“我知道,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大家一定有很多问题,我先选几个典型的来说说。” 说着,将笔记本屏幕投影到背后的大屏幕上,指着其中几条弹幕,念道:“博士,这世上真有灵魂吗?”“魂魄怎么植入呢?部分植入?需不需要分裂灵魂呢?”“怎么禁锢魂魄?”“这植魂术、锢魂术到底是什么?怎么操作。”

  念完,柳志峰转身望着大家:“关于这世上有没有灵魂这个问题,山内争论了几千年,也没有最终答案。我个人一向不相信鬼啊,魂啊的。可是,自从进入山外,见识了这么多神奇的东西,又有些不确定了。正如刚才有人说的,人不应该太顽固,不应该总以为自己才是对的;要张开“灵魂之眼”,不要做井底之蛙,不能做洞穴中的囚徒。

  “这几天想了很多。一切科学知识,都要求认知的对象是能够探索的,能够验证的,而能够探索、能够验证,就要求探索的主体和客体之间具有物质和能量交换;对于那些不与我们的世界产生任何物质和能量交换的,科学就无能为力了。正如牛顿定律、相对论还有量子力学这些,都有适用范围,科学也有适用范围吧—— 更确切地说,是我们的认知是有局限性的。没准在某个高维空间,在另一个世界,就有某种存在,类似于无影无形的灵魂,每个这样的存在都和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个人耦合在一起,虽然其存在和活动方式,可能并不完全符合我们的预期,可能也没有天堂、地狱、轮回、投胎这些—— 当然,也可能有,毕竟不能固执己见……”

  此时,网上直播视频不断地闪过粗体和鲜艳的弹幕:“说人话!说人话!”柳志峰瞥见了,笑道:“不多说了,我并不比大家知道得更多;我要都知道了,还在这里混什么?”说得大家都笑了。

  柳志峰停顿一会儿,继续说:“关于怎么植入魂魄,又怎么禁锢魂魄,植魂术、锢魂术到底是什么,还有“继魂人”和“隐魂人”,答案是…… 不知道。山外也有招魂、迷魂、催魂、御魂等等关于魂术的传说,但是没人听说过过植魂和锢魂。不但我们不知道,相信连绝大部分德夯人也不知道:据俘虏们说,只有最高级的梯玛,也就是大梯玛和一部分白衣梯玛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