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连网
 账号:  密码:
主题:此节明为过渡,实为贴全笼络前文。乘舟渡江,为特犯不犯之笔...
头像
朝阳君[VIP]
普通会员
江湖侠隐
加入日期:2012-10-07
经  验:17409
积  分:17679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此节明为过渡,实为贴全笼络前文。乘舟渡江,为特犯不犯之笔...
2020-11-20 03:57:17 | 1# 

此节明为过渡,实为贴全笼络前文。
乘舟渡江,为特犯不犯之笔。初见慎行,即在江上小舟,二人尚未相识;世事难料,一月未到,仍在江中,却亲密体己如此。无他,作两相对照,惯用如此笔仗。同事复写,极考验笔力,稍有不慎便落入千篇一律,雷同之病。以此处为点,尽写二人情深深,意进进,是取巧亦是无意拈来。
前文仍可点出类笔。
赵盼儿一句,顺承情节,接未完曲目,慎行之言,巧点中小魏忧思百虑,同前文老麻雀故事,实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又为照应,是魏谦心病未决。小魏与小赵天渊悬隔,虽于书院相识相知,仍受制极深。护卫也好,考学也罢,未来无望,是不得不面对之事。
女驸马一出,合卷其实从戏文中走出另一“驸马”。小赵若是坚持阴阳相合,便是魏谦所恼。心中事语,随心而动,随机而出。改戏文便顺理成章了。
而这两出戏,此处全指世俗之隔。再回看前文,一出《救风尘》又有不同作用,不禁感叹何处设想着笔,能如此流畅自然,引文穿线,贴合至极,一丝不漏。
而下文“一定要迎你入门娶你为妻。”“左右都依道济兄好了,只可惜我不是女子,不能请媒氏作证,定婚书为凭。”才是誓非魏谦不嫁缘由。闲言过耳无踪迹,寻常话、玩笑话记忆深远。又是一处对照上文。回想老赵神情,现叙少年心意。更觉此情可贵。
小赵是富贵子弟,仍单纯润极,虽有迷糊但其实聪明性灵,文雅风韵。倘若直写慎行聪明伶俐,倒不若娇憨,更见秉性天真,涉世未深。非俗师可教,料定其恩师作长者,必有摒弃恶赖,稽查行处之功。
“道济兄对我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我都会一直记着的。”小赵不轻易开口,开口便令人情之深陷。小魏却每情不情,只是年少总不知有缘,难推开。在此软求慢恳,风雨来得再晚些。
收尾处,小魏一句“睡着好舒服,不写作业。”着实让人发笑,琐细引迹话,应是来源生活。正思索何处何时能寻,这样说法来历,还未想到,惊觉其实也被带偏。小魏目的达成,有趣有趣。伶牙俐齿,言出必还,迟早受罪。
回复书评

您不能回复书评,如果尚未登录,请先点击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