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连网
 账号:  密码:   短信验证码登录
主题:第五十八幕 于黑暗之中(三)初试云雨情
头像
半世红尘[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8-06-30
经  验:9683
积  分:9771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第五十八幕 于黑暗之中(三)初试云雨情
2020-05-28 13:33:24 | 1# 

洗手间里,在一片洁白的日光灯下,喝得醉醺醺的张天成直接蹲在乔木面前,毫不犹豫的张嘴就把乔木身下高昂着的长枪吞了下去……

  乔木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张天成口腔里温暖湿滑的触感和柔软细腻的舌头的时候,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张天成的牙齿已经咬了上去,汹涌而来的快感还没消失,更加汹涌的痛感就从后面追了上来

  强烈的痛感让乔木一下子清醒了,疼得大喊一声,接着又急忙喊道,

  “停……停停停!”

  张天成真的就停了,只是牙齿还是咬着。

  “张嘴……张大点……”

  张天成就保持头部不动,一点点张大了嘴巴。

  乔木就赶紧把那东西从张天成的嘴里抽了出来,上下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揉揉捏捏,还好没流血。

  “你还真吃啊?”乔木惊讶不已的看着张天成。

  张天成只是仰起头,继续冲着乔木一个劲地笑。

  乔木无奈,“还真是喝傻了!”说着扶起张天成,又拿了毛巾帮他擦干净,就让他去睡觉了。

  张天成也很听话的出去了。

  乔木擦好了身上的水,又把洗衣机里已经快要干的衣服拿出去挂在阳台。接着又去厨房,打开冰箱,发现冰箱里放了一些肉还有一些新鲜的蔬菜。乔木没理会这些,倒了一杯果汁,一饮而尽,这才回到卧室。

  这时候,张天成已经躺在了床上,若有所思地看着天花板。

  张天成在旁边还给乔木留了位置,乔木走过去掀起被子,看到张天成没穿内裤,下身也消停了下来,软软地倒在一旁。乔木没有犹豫,也躺了进去。

  乔木刚一躺下张天成就关了灯,翻身把乔木搂在胸前。

  乔木也没有迟疑,翻过身,和张天成面对面侧躺着,把头埋到张天成胸膛前,把他抱得紧紧的。

  阳台的窗户和卧室的移门都开着,窗帘拉上了,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外面的大风已经停了,树叶也不再吵吵闹闹了,小雨还是淅淅沥沥安安静静地落在南京的大街小巷,此时已是凌晨一点了,经历了一番无孔不入的霏霏细雨,屋里空气正是清凉的时候,毫无暑气,空调也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房间里像是混沌初开一般的静谧平和,仿佛空无一物。

  两人就在这万籁俱寂中,一言不发地紧紧相拥,通过紧贴的皮肤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和呼吸,无声胜有声。

  安安静静地躺了片刻,乔木这几天对张天成的思念就再次不可避免地被勾了起来。他开始贪婪地抚摸起张天成的后背,肩膀,胳膊,肚子,所有手摸得到的部位,都依依不舍地抚摸了一遍又一遍。

  很快,下身就再次坚挺地顶着张天成的私处,昂扬勃发,坚硬如铁。

  乔木的呼吸被情欲坠得越来越沉重,他开始情不自禁地亲吻起来,从胸部开始,一路往上吻了过去,一寸一寸地推进,张天成所有的部位都让他流连忘返,激动不已,他把头部所有能吻得到的皮肤都吻了一遍,最后郑重地轻轻地落在了张天成的唇上。张天成的口腔里仍有淡淡的酒味,但是乔木完全不介意,张天成柔软的嘴唇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完全可以让他忽略掉这稍微有些不适的酒味。他的双手在张天成背上游弋不定,张天成好像知道自己嘴里有酒气,也只是浅浅地回应着乔木的吻。

乔木极力看了看,漆黑一片,在没有任何光源的房间,张天成的眼睛也只是两个黑漆漆的山洞,洞里面藏着什么,根本就不得而知。

  吻着吻着,整个被窝的空气都变得燥热难当,两人都是呼吸沉重,心跳血液都在加速,张天成掀开了两人身上薄薄的毛毯,在一片黑暗中,和乔木赤裸相拥。

  他的一只手在乔木光滑的背上来回抚摸着,从后背一路下滑,用力地揽了一下乔木的腰,乔木本就坚挺的长枪更加直接地顶在张天成浓密的草丛中。紧紧地挨着张天成下身也正坚挺的长枪。

  片刻之后,张天成的手又绕到前面,伸手就把乔木坚挺的长枪握在手里,轻柔地抚摸,揉捏,动作起来。

  很快乔木的欲望就被张天成引导到了极致,张天成柔软的嘴唇,软软的肚子,喷到他面部的夹杂着欲望气息的呼吸,张天成所有的一切都在撩拨着乔木心底最原始的欲望。他已经连好好的接吻都做不到了,乔木粗重的呼吸着,用极其压抑的声音,痛苦不堪地开口,

  “叔……叔……”

  张天成好像没听到似的,手还在继续慢悠悠地动作着,嘴唇也在若即若离地浅浅地亲吻着。

  乔木再次用极其压抑地声音哀求道,“叔……我好痛苦……”

张天成依然没有回应。

  但是欲望达到顶峰的乔木已经不满足于张天成的手了,他的一只手开始往张天成的屁股上摸去,但是他并没有经验,只是一阵胡乱地抚摸揉捏,焦躁不安。

  “叔……我好想……”乔木离开了张天成的双唇,把头埋在张天成怀里,还在苦苦哀求,备受煎熬的声音从嗓子最深处挤出来,随着沉重的气体,喷在张天成的胸口上,也全都冲进他的心里。

张天成依旧没有回应

乔木又拿开张天成的手,屁股直接顶了上去,紧紧挨着张天成的私处,他胯下亢奋不已的小弟似乎预感到了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摆脱五指山,冲上云霄大战一场的机会,也是一个让他的主人摆脱处子之身,成长为男人的机会。于是,小弟欲求不满地在张天成的私处摩擦着,挺进着……

  “叔——”

乔木备受煎熬的声音刚刚响起,就被张天成一声轻柔的呼唤打断了,

  “乔木——”声音淡定而深情,悠悠扬扬地传进乔木燥热难当的心里。

  乔木觉得有些意外,毕竟刚刚张天成还被情欲缠身,胸膛滚烫,呼吸急促,怎么这开口的一瞬间却是这么淡定从容。

他仰起头,看着黑暗中的张天成,却依然只能看到张天成头部黑黑的轮廓。

  他感觉张天成放在他背上的手开始大范围地游走,抚摸着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脖子,后背,胳膊,腰,肚子,大腿,性器,最后一路向上,搂住了他的头,停了两秒,他就感觉张天成的嘴唇在他的侧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叔?”乔木有些疑惑。

  张天成并没有回答他,轻抚了两下他的头发,然后把手收了回去,又翻了个身,背对着乔木躺着。

  接着,他就感觉张天成的屁股凑了上来,刚刚被张天成的手释放的小弟就这么直接顶在了张天成大腿的缝里。

  乔木的大脑瞬间嗡地一下,一片空白。

这一瞬间,万籁俱寂,他能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这一瞬间,他仿佛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往那一个地方钻,气势汹汹,势不可挡……

旋即,乔木激动不已地开口,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不敢相信张天成真的愿意给他,“叔,你真的……”

“嗯!”张天成轻轻回应了一声,打断了乔木的话,似乎知道乔木要问什么。

乔木明白了张天成的意思,激动不已,伸手搂住了张天成的肚子,把自己的肚子贴上了张天成的后背,伸出手掰开张天成柔软的屁股,自己胡乱地顶了两下,却不得其门而入,完全没进去。

  乔木又用抑制不住的亢奋不已的语调求助,

“叔·——”

“你别动!”张天成又缓缓地开口,接着向身后伸出一只手,握住乔木坚挺的长枪,用手背撑开自己的屁股,把枪头引导到了一个位置,又轻轻地说,

“你再试试!”

乔木听了用力地一挺屁股,进去了一点,他感到怀里的张天成身子紧绷了一下。

这一瞬间他想到了小胖子的话,急忙又抽了出来,问道,“叔,你是不是疼了?”

“我没事!”张天成回答的依旧很平淡。说完再次伸手过去,把乔木的欲望引导到了发泄的入口。

乔木不再犹豫,却也不敢蛮横地进入了,慢慢地往前挺近,缓缓地挤了进去。很快,便整根没入到张天成的身体里。

乔木感到一阵眩晕,这是怎样的一个场所,温暖,柔软,湿热,紧紧地包容着他膨胀的欲望。他从未见过世面的小弟不受控制地在里面轻轻地亢奋不已地跳动着。他感到血脉喷张,异样的快感一股股地往脑门钻。

乔木紧紧地搂住张天成的肚子,把头贴上张天成的后背,压抑地呼唤,

“叔——叔——”

张天成握住了乔木放到他肚子上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安慰着乔木的情绪。

乔木终于还是渐渐地被本能占据,他开始缓缓地抽送起来,在他开始动起来的时候,他确确实实听到了张天成一声轻轻的呻吟,这一声不由自主的呻吟,像是一剂强心剂一般,让他瞬间没了理智,更加快速地冲撞起来,但是他没有经验,只是遵循着最原始的本能的指引,凌乱不堪地进攻着,速度,力度,角度,频率全都毫无章法与规律。

张天成渐渐地开始迎合着乔木的进攻,跟随着乔木凌乱的频率轻声呻吟着……

上一次这么把自己交给一个人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个人是天庆,是他们最后一次温存,那之后,他便再也没有和天庆见过面。

之后这么多年,他把自己对天庆的念想封存了起来,在他心里只留给天庆一人的一片丰腴的沃土也被他就此封闭,不再为任何人开放。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片土地终于又迎来了一个懵懂的耕耘者,就像当年的天庆一样,凌乱,笨拙,却又肆意妄为。

许多年清心寡欲的生活让他渐渐忘记了曾经和心爱的人交融时的愉悦,现在,伴随着乔木笨拙木讷毫无技巧的进攻,那些沉睡在他身体里的感觉再次被唤醒了,让他忍不住跟着呻吟起来,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下,肆意地享受着心爱之人的每一次进攻,尽管是这毫无章法的进攻方式,都让他流连忘返,只因为那是乔木,是走进他心里的人 他心甘情愿地承受着。

乔木初上战场的小弟并没有什么战斗经验,没多大会儿,乔木他就感觉快要败下阵来,突然猛地顶了进去,一动不动地抵着,把额头贴上张天成的后背,喘息着,乞求着,压抑地喊道,

  “叔……我……我……”

  张天成也跟着粗重地喘息着,他知道乔木要来了,他原本握紧乔木手腕的手抬了起来,抚摸着乔木的胳膊和手背,感受着后颈处乔木燥热的呼吸,轻轻地说,

  “没事,乔木,你继续!”

  乔木好像得到了圣旨般,发起了最后的总攻,张天成也再次急促地轻轻呻吟着,两具赤裸的身体,在这个黑暗安静的子夜时刻完完全全地融为一体,水乳交融,鱼水承欢。

  全力抽耕耘了一会儿之后,乔木再也坚持不住了,小腹死死地抵在张天成软软的屁股上,再次把头贴到张天成后背上,压抑地低吼一声

  “叔——”

  紧接着,身子颤抖了几下,把炽热的种子撒在了张天成荒芜了多年的土地上。他终于在这一刻,真实而彻底的得到了张天成。那个他日思夜想,魂牵梦绕的中年男人。

  张天成也粗重的呼吸着,包容着身后少年喷薄出的炽热的欲望,伴随着乔木的一阵抖动,久违的快感让他不禁动情地呻吟起来……

  乔木的身子很快软了下来,却并没有急着抽出来,手臂仍然紧紧抱着张天成,这么真实地占有张天成,让他激动不已,依依不舍地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躺了一会儿。

  等乔木呼吸平稳了,胯下那心满意足的器物也滑了出来之后,张天成缓缓地翻了个身,再次把乔木搂在怀里,怜爱地抚摸着乔木覆了一层细汗的身子,爱不释手,流连忘返,一边抚摸一边动情地呼唤乔木的名字,

  “乔木……乔木……”

  乔木内心更是激动,他明显地感觉张天成已经完全接纳了他,不管是从身体山还是心理上,张天成已经完完全全把他当做一个爱人来对待了。

  就这么互相拥抱了好一会儿,乔木才开口道,

  “叔,我身上还有汗,我去洗个澡。”

  “嗯!”张天成依依不舍地松开乔木,然后开了灯。

  乔木坐起来,低头看看张天成,张天成的脸颊已经一片绯红,像霏霏细雨中盛开的桃花一般,红润而亮丽,生机勃勃。张天成也转过头,望着他笑,笑得平静而真实,目光柔和如风。

  乔木愣愣地看着张天成灯光下闪亮的一双大眼睛,又看着张天成红扑扑的脸蛋,和依然一副醉态的笑,笑了笑,

  “叔,你真好看!”

  张天成也跟着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乔木的腿,“快去洗澡去吧!”

  乔木简单冲洗了一下,再次躺回到被窝里,张天成扯过毯子盖在两人身上,又伸手关了灯,接着再次把乔木拥在怀里。慵懒地开口,

  “乔木,睡吧!”

  “嗯!”乔木下意识地回应,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时才再次感受到了张天成软软的下身还贴着他的小腹。乔木就把屁股往后挪了一下,伸手去抚摸张天成毫无精神的下身。一边摸一边抬头说,

  “叔,我帮你……”

  然而才刚开口,张天成就抓住了乔木的手,并且把乔木的手轻轻地拿开了,淡淡地说道,

  “不用了,我好困,乔木……我喝得有点多了,头有点晕……我想休息。”

  乔木沉默了片刻,感受着张天成平稳的心跳,微弱规律的呼吸,好像真的要睡着了一般,这才又把手放回到张天成后背上。轻轻地说,

  “叔,你睡吧!”

   张天成的胳膊无力地搭在乔木的肚子上,又把头挪过去,贴着乔木的肩膀,安安静静地侧躺着,一动也不再动了。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万籁俱寂,两人的呼吸声错落有致地此起彼伏,窗帘随着微风轻轻地摆动,刚刚还燥热的空气也慢慢变得清凉起来。

  乔木平躺着睁着漆黑的眼睛望着漆黑的天花板,把手伸到肚子上,抚摸着张天成的手。回想刚才的一幕 宛如做梦一般。

  慢慢地,张天成的呼吸与心跳越来越平稳,他感觉张天成马上就要睡着了,但是突然他感觉张天成的一只手离开了他的肚子,缓缓地往上游走,最后轻轻地覆在他的脸上,婆娑着他脸部的轮廓,轻柔,不舍,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

  乔木总感觉这不像是无意识中的动作,至少此时的张天成还没睡着,于是就试探着,轻声喊道,

  “叔……”

  张天成的手依然在抚摸着乔木的脸,把头往前挪了一下,鼻尖轻轻地蹭着乔木的头发,片刻之后,又开口说话了,仿佛来自梦境的呓语,似呼吸一般微弱缥缈轻柔,干干净净地在房间里传播开来,

  “已经好多年了,我已经记不清了,记不清上一次把一个人这样拥在怀里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我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我以为我以后的日子都是这样过了,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还能有机会和一个人相拥而眠,就算在梦里,我都没有幻想过,幻想能再次遇到一个让我全身心投入去争取的人。只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却在今年发生了。好像老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

这话说的乔木有些伤感,不禁喊道,“叔……”

  张天成又继续说道,“乔木……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现在想想以前那么多难熬的岁月,好像都值了!”

  乔木听了瞬间百感交集,伸手抚摸着张天成的手,原来张天成就这么孤孤单单地生活了这么多年,想了想刚刚张天成被情欲侵染的不由自主的呻吟,或许那也是他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的宣泄吧……

  乔木犹豫着说,“叔,我问你个问题。”

  “说吧!”张天成的声音难掩困意 轻飘飘地传出来。

  乔木有些紧张地问,“叔……你会不会怪我……怪我刚刚……”

  张天成又把手放到乔木肚子上,伸出一根食指轻轻地若即若离地点了两下乔木的肚皮,昏昏沉沉地回应,

  “我不怪你,乔木,我是心甘情愿给你的。”

  乔木激动不已,猛地翻过身,一把抱住张天成,抬起头看着眼前漆黑一片的轮廓,

  “真的吗?叔?”

  张天成依旧睡意昏沉,有气无力地缓缓说道,

  “真的……乔木……我愿意给你,因为我……喜欢你!”

  说梦话一般的表白让乔木愣了一下,好像是张天成无意识说出了内心的感受一样。乔木的眼圈瞬间红了,激动不已地问,

“叔,你刚刚说什么?”。

张天成懒懒地调整了一下睡姿,把乔木搂得紧了一些,好似清醒了似的,声音也不再软弱无力,坚毅而郑重地说,

“乔木,我喜欢你,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乔木听到张天成的声音有些颤抖,后半句话甚至已经有些哽咽了。

他急忙用胳膊撑着,半躺着,想开灯,但是够不着,开关在张天成那一侧。乔木急了,干脆掀开毛毯,整个人趴到张天成身上,伸手开了灯。

房间瞬间亮如白昼,他低头看了一眼身下的张天成,却看到张天成两眼在灯光的映照下闪着熠熠的柔光,和他一样,眼角红红的。他顾不得去帮张天成擦拭眼角的泪花,急切地又问了一句,

“叔,你刚刚……刚刚说什么?”

张天成伸手搂住乔木的后背,用泛着泪光的双眼深情地看着乔木通红的眼眶,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

“乔木,我爱你!!!”

话刚说完,乔木眼角的泪水就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流个不停,一颗一颗地滴落在张天成的脸上,在灯光下,亮晶晶的闪耀着,下落着,又瞬间消失。

张天成挤出一个温柔的笑,伸出手,默默地帮乔木擦眼泪。

乔木突然猛地抱住张天成,把头伏在张天成胸口上,嚎啕大哭起来,这个安静的房间里,瞬间被乔木激动的哭声占据,久久回荡着……

和北京那一晚不同,这一次,乔木流下的是幸福的眼泪。

张天成伸手抚摸着乔木的脑袋,轻轻地安慰,

“乔木,别哭了……”

乔木不知道他哭了多久 等到他情绪平稳下来之后,还是趴在张天成的肚子上,被张天成搂在怀里,张天成呼吸均匀有致,心跳沉稳,他擦干眼泪,抬头看看张天成,张天成正闭着眼,仿佛已经睡着了,

乔木抬起头,仍旧带着哭腔轻轻地喊,“叔……”

张天成没有睁开眼,手动了一下,抚摸着乔木的头发,再次用困倦无力的声音回道,

“乔木,睡吧,我困了,好困……”

乔木这才想到张天成喝醉了酒,头应该都是晕的——要不然也不会向他表白了。他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

乔木把头伸过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张天成的嘴唇,说道,

“叔,你睡吧!”

他看到张天成嘴角微微上扬了一点,浅浅地笑了一下,乔木也被影响了似的,跟着笑了一下,然后伸手关了灯,接着翻身下来,侧躺到张天成旁边,

  他拉过张天成的胳膊,把头枕在张天成胳膊上,挨着张天成胸膛,搂着张天成的肚子,闭着眼睛,感受着一切能感受到的张天成的气息。

  张天成的睡眠渐入佳境,呼吸心跳越来越平稳,

乔木也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困意来袭,然后昏昏沉沉的睡去,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但是突然,他却睡不着了,他想到了赵星河他们的话,顿时心一阵伤感,因为按照之前赵星河他们的说法,明天一早,张天成就会把今晚的事忘掉,忘得一干二净。

  时间依旧缓缓地流逝,平稳缓慢却又势不可挡,渐渐的张天成已经有了轻微的鼾声,眼看着就要沉沉地睡去,乔木再次抬起头,轻声喊道,

  “叔……你睡着没有?”

  “马上睡着了……”张天成的声音似有似无地回应着,气息丝毫没有紊乱。

  乔木又把手搂得紧了一些,满怀眷恋地抚摸着张天成的肚子,看着张天成黑暗中看不见的面容。

  “叔……明天……你是不是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乔木的声音充满感伤与悲戚,音量虽然不大,却仍然毫无阻碍地传入张天成的耳膜,让他听了个真真切切。

  张天成的鼾声停了一下,翻了个身,面对着乔木侧躺着,一只手轻抚着乔木的后背,又把脸贴在乔木的短发上轻轻婆娑了几下,梦呓般地呢喃了一句,

  “不会的,我一定会一直记着的!”

————————————————————
红尘说:首先很抱歉,之后可能会有断更的情况出现了。
从3月底第一次更文,一直到现在,一开始一天三更,后来一天两更,到现在的一天一更,虽然进度在变慢,但是从来没断更过。
不过,现在看来,一天一更保持不断更也很难。就像前言里说的,我不是职业写手 更文的初衷只是想把这个故事讲好。我有自己的事要做,一开始兴冲冲地写个不停,到现在已经越来越没有动力了,而且最主要,尽管现在一天一更,每天要写的字变少了,但是仍然占据了大量的时间,自从更文以来,我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每天除了上下班,就是耗在这上面,总之效率越来越低了时间成本越来越高。
真的累了!
但是我又不想放弃这本书,所以,就折中一下,缓更好了。
说到这里,真的很佩服长期更文还不断更的作者!
另外,关于内容,自己看了下确实很拖……目前更新的章节是一百三十多章,标题写到五十八幕,可以理解为真实的剧情内容也算是更了不到五十八章,只是我把这些内容写得比较详细,一章分两三次发。
其实我也曾想过,要不要把情节简化一下,或者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写出来,但是我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就像我在前言中写的,我想通过人物的对话来表现性格与心里。而不是淡如白水般直接了当地告诉读者。
例如张天成和乔木出发去北京,往火车站赶时,张天成坐在车里问乔木到了北京要没有想去看的地方,又劝乔木别对景点抱太大希望,因为到时候人肯定很多,怕乔木会失望。
当时我写到乔木说「景点无所谓只要是……」这句话我没有写完,又补了一句乔木用余光瞥了张天成一眼,看张天成意在暗示没说完的话是只要是和张天成一起,景点什么的都不重要,用余光看,是因为此时他的话正是表达了对张天成的感情,心里忐忑不敢正眼看他,也侧面说明乔木胆怯自卑的一面。并没有直接写乔木如何如何自卑,自卑到什么程度等等。
这种类似的表现方式还有不少,尤其是前期,再例如,鸭肠顶替鹅肠事件,那时秦岳正想躲着乔木,当晚乔木受了委屈一边做菜一边问秦岳,「你是不是开始讨厌我了?」。看到乔木哭 秦岳当然是不好受的,我并没有直接写秦岳如何如何不好受,只是写了秦岳把乔木一个人仍在厨房,让他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自己去上厕所去了。继续往下看,你就会看到这么一段话,乔木停止哭泣,准备回去,往外走的时候,出了厨房门,闻到一股刺鼻的烟味。不知道当时有没有看官想过哪来的浓重的烟味,现在想想可能我省略的太多了,会联系到秦岳身上确实太跳跃了。其实这个烟味当然就是秦岳在走廊抽烟留下来的,他并没有去厕所,而是在厨房门口一边听着乔木哭,一边抽烟。他此时的内心,自己体会。真要直接写的话还真不好写。这也就有了后面的秦岳和乔木和好,不再躲着乔木的情节。所以,当时那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小杰的出场,也是为了给秦岳和乔木和好创造契机,并不仅仅是拿他脚踏两条船来水字数。其实看到这边的也都知道,所谓的脚踏两条船,也只是推动剧情发展,并不算纯粹的水字数。
其实这么久写下来,我也考虑过要不要写得直白些,说不定我自己不说出来都没人注意到我想表达什么。所以我越写越累,总感觉我想表达的东西没有传递出去,但是我又真的不想写那些直白的如白开水一般的文字——某种场面除外,对于某些场面我还是喜欢直接写出来,不喜欢意识流。——不过作为第二天修改的我说,也许就是写得太直白,所以被禁了……
话题再说回来,尽管我不想写得很直白,但是我还是妥协了的,到了后面,这种隐喻表达也确实少了,真的很无奈。
但是这种妥协让我有点不自在,这一段时间我一直都在考虑,之后是应该按照我自己的意思来写,还是继续妥协,写一些平铺直叙一目十行与一字一句看完没什么区别的白水文。
在这一段时间的考虑之后,在本意与妥协之间我最终选了前者,长就长了,不认真看就不认真看了,我还是想按照我的意思来。不然认认真真看一遍和一目十行看一遍,从中接受到的信息一模一样,那就真的对不起那些认真看的读者朋友了。
例如有位小可爱留言说老赵是报刊亭的目击证人。说明他真的认真看了,并且思考了,而不是看完就扔,且不说这猜测是对还是错,至少同样的内容里他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信息。
看到这个留言的时候,真的挺开心的,我在文中留了很多伏笔与暗示,没想到真的有人认真看。激动……
不过既然激动,这里可以提前剧透一下,老赵就是报刊亭那个老板。其实关于他的身份还是很好猜的,线索主要集中在他和乔木的对话里,其实他刚进门,乔木说不记得他了,老赵说了句,「你果然很有意思」这句话也是前后呼应的,「果然」这个词是经过确认之后才会使用的,也就是说在此之前,老赵就已经觉得乔木很有意思了。
各位可以回过头看看最开始,乔木帮张天成解围之后,张天成邀请乔木去吃饭,车子开走之后,报刊亭的老板自言自语地说了句,「这小伙子真有意思」,这句话估计已经没人有印象了,不过也正常,本来就没准备让读者记住这句话,这是一本完结之后适合看第二遍的书,相信第二次再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估计就会想到后面老赵的那句「你果然很有意思」当然这个时候为什么说乔木有意思,还没有交待,后文中会有
不过各位可不要觉得老赵胆小怕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敢帮张天成作证,在此再次狡辩一下,替老赵挽回一下人设。
其实在乔木和小胖子吃邹磊的西瓜那一段,我写了那个碰瓷的老太太出场,她的出场有三目的,一是为了水字数(狗头),二是为了引出乔木关于希望的那一段话,那个带给他希望的人,当然是张天成,这个后文也会提到。三是暗示老太太经常的活动范围就在这附近。
人才市场离邹磊家很近,老赵又和邹磊一个小区,老太太经常出现在附近,老赵又有不少小型的便利店小吃店等,那么老太太既然会出现在菜市场,有没有可能经常出现在老赵店里?
所以,我想表达的是,老赵是认识老太太的,才没有出来作证。后文中老赵会和乔木解释这个事情的(如果我没忘记这个坑的话)
额……话有点多了,毕竟剧透的路上刹车容易失灵……一段话提到了三次后文会提到,我真的不敢再剧透了,不然给人的感觉真的全是坑,完结遥遥无期了
不提老赵了,话题再说回来,继续说表达感情的话题,我还是不想太直白的写,给那些认真看的一些小惊喜,同时,我一向认为情感的表达太直白就没了味道,例如「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没有直接写见到心上人时的羞涩,但是仔细体会一下欲语低头笑,以及后半句低头时一不小心让簪子都掉水里了,真的还没有画面感的话,只能说你没有想象力。
当然,我还达不到这种水平,所以在北京那七天,乔木和张天成感情变化的过程我才会写了那么久,但是尽管这样,我也真的不想写的索然无味。为什么「我说今晚月亮那么美,你说是的」会让那么多人记住,不仅仅是文艺范,而是把「我爱你」具象化了,正如上面那句诗一样,把逢郎羞涩的女子具象化了。秦岳看到乔木流泪心里很难受,但是一边抽着闷烟 一边听着乔木哭,想安慰却开不了口,只能暗中陪着他,这么一来,心里的难受无奈也就具象化了。
废话这么多,只是想给各位心急看官道个歉,不要心急,情节那么多,真的不是有意在水,抛开主角不看,除了秦岳差点变成插足的第三者之外,其他人给别人的感觉好像都是用来水剧情的,其实目前为止,出场次数较多,却仅仅是配角的人物,就几个,老李,牛犇,邹磊,他们身上真的没什么故事,纯粹是配角。其他的出场稍微多点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例如江总,杜鹃,小胖子甚至老赵等等,他们的存在真不是为了打个酱油水剧情的。(所以,狡辩一下,这个时候把一个开头打酱油的报刊亭老板拉出来真不是为了水剧情,而是该到他出场了),
所以人物多,显得比较累赘,同样也是因为人物多,我才想要把人物性格表现清楚,不然谁是谁都记不住了,人设也容易重叠。
例如江总和张天成都是微胖的中年熊,但是江总就不像张天成那么人畜无害。他现在是个笑呵呵的大叔,以前可是个狠角色,不然就和张天成人设重合了,好像所有优熊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脾气性格都一样就不好了,总要有点差异,差异的表现,我还是想通过对话表现出来。这种感觉有点像电视剧一样,换个镜头一段对话,用来推动剧情发展,再换个场景,又是一段对话。
抱歉,废话有点多了,一写就刹不住车。
最后,感谢那些已经收藏的还有那些没有收藏却一直默默关注的读者。有你们在我才能写下去,不然,真的,早就没动力了。
总结一下,以后可能会断更,但不会弃坑,情节上,尽量加快点,但是还是以我的表达习惯为先。
感谢阅读!作为感谢,这一次的更文就不分两次更了,除了这一段话,正文也有将近7000字了,干脆一起发了。也不分场了,真的累了……
晚安!马上12点了,让我看看还有哪个秃头小宝贝没睡,欢迎留言!
头像
000111[VIP]
普通会员
无双隐士
加入日期:2008-07-31
经  验:11255
积  分:2673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5-28 17:12:43 | 2# 

辛苦了,书连良心!
头像
may.雨
普通会员
武林高手
加入日期:2019-12-01
经  验:868
积  分:868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5-29 00:10:33 | 3# 

永远支持你,作者大大,爱你
头像
轻吟于风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20-05-23
经  验:3832
积  分:3782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6-13 16:23:20 | 4# 

作者大大,爱你哦
回复书评

您不能回复书评,如果尚未登录,请先点击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