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连网
 账号:  密码:   短信验证码登录
主题:第二天,乔木醒来的时候还在搂着张天成。  他抬头看了看,...
头像
半世红尘[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8-06-30
经  验:9683
积  分:9771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第二天,乔木醒来的时候还在搂着张天成。  他抬头看了看,...
2020-04-30 08:26:58 | 1# 

第二天,乔木醒来的时候还在搂着张天成。

  他抬头看了看,张天成好像还没醒,依然侧着身,好像睡得很沉。

  “叔!”乔木轻轻地喊了一句。

  张天成依然呼吸平稳,胸膛的起伏也很均匀。

  乔木顿时觉得奇怪,张天成一向都醒的很早,为什么今天这么能睡。

  但是这一丝奇怪很快就被乔木抛到了脑后。毕竟张天成就这么近乎赤裸地被他抱在怀里,他稍微调整了一下睡姿,侧身躺着,搂着张天成的肚子,又把头埋到张天成怀里,鼻尖贴着他的胸膛,贪婪地感受着张天成的气息。

  片刻之后,他就觉得自己有了些反应,又抬起头,望着张天成熟睡的脸,又看了看张天成的嘴,昨天接吻的一幕又在他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虽然只有短暂的一两秒,但是他很享受那种感觉。软软的,痒痒的,很舒服。

  他稍作犹豫之后,又把嘴伸了过去,就和昨天一样,嘴唇贴着嘴唇,鼻尖挨着鼻尖。停了一会儿之后,又试探着把舌头慢慢地伸进去,抵到了张天成的牙齿。他的舌头放了不到两秒,就感觉张天成无意识中开始慢慢张开了嘴,牙齿开了一条缝。

  乔木急忙就此作罢,又在心底涌起一阵苦涩,他知道,这肯定又是天庆经常趁他睡着了吻他,所以张天成才会有这种反应。

  ——就算在梦中,也不会忘记回应天庆,你究竟有多爱他?

  他又把身子往张天成身上靠了靠,整个人贴了上去。一只手开始抚摸起张天成的后背。

  张天成的后背很是光滑,摸着摸着就不知不觉滑到了张天成柔软的屁股上。

  很快又转到前面,他轻轻地把手伸到张天成的内裤里,抚摸着张天成正沉睡着的二两肉。软软的,肉肉的,他小心翼翼地抚摸。刚摸了不到一分钟,就浑身热血翻涌,小弟情绪高涨,直直地抵着张天成的大腿根。

  他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张天成昨晚的话,也算是承认喜欢他了。于是胆子也跟着大了起来,

  他的手包容着张天成无精打采的兄弟,轻柔地动作着。没一会儿他就已经能感觉到手中的物体在慢慢地膨胀。他激动不已又紧张万分,

  片刻之后,他觉得张天成好像要醒了。不管是张天成的呼吸还是下面的反应都预示着张天成要醒了。

  乔木惊慌失措,伸手之前的气势一下子没了,不知如何是好。干脆就这么一动不动了,眼睛一闭,装睡!

  乔木先是感觉张天成的手离开了他的后背。他以为接下来张天成肯定会抽身出去,但是张天成却没了动作。时间仿佛停滞了几秒,这几秒钟里,乔木依然能感觉到手中的一截肉还在继续变化,越来越硬。

  乔木紧张的手心都快冒汗了,反复提醒自己手不能动,不能让张天成发现他醒了。但是越是提醒,手就越是想动。忽然张天成的手就放到他的手腕上,轻轻地把他的手从内裤里拿了出去。

  紧接着他就感到张天成的胳膊缓缓地从他头底下抽了出来。然后,他感觉到被子被掀起了一部分,停留了不到两秒,又被重新放了下来。

  他猜测着张天成肯定是往被窝里看了,只是被窝里的两兄弟都挺立着,他知不知道张天成着重看的是哪个。

  之后又安静了一会儿,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张天成准备起床了。

  乔木慢慢地把眼睛打开一条缝,看到张天成坐在床上,后背斜对着他,准备穿裤子。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张天成的侧脸,看不到表情,更看不到张天成下面那之前微微有了反应的下体是不是已经消停下来了。

  他看到张天成手里拿着裤子,准备要穿裤子了。

乔木犹豫了一下,却仍没有下定决心,慌慌张张地喊了一声,

“叔——”

张天成转过头,手里还拎着裤子的皮带,惊讶地看着乔木,但是他迎上了乔木深情而又有些慌张的神情之后,这一丝惊讶就很快消失了。他的目光变得温柔怜爱,传递着丝丝缕缕的爱意,毫不闪躲地看着乔木。

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之后,张天成冲乔木浅浅地笑了笑,

“起来吧,该吃饭了,我都饿了!”说完又回过头开始穿裤子。

乔木看到张天成已经穿好了一条腿,准备穿第二条腿时,又是情急之下喊了出来,

“叔——”

张天成又是回过头,疑惑地看着乔木,

“怎么了?”

乔木望着张天成,认真地说,“叔,我愿意等你……多久都愿意等!”

张天成一瞬间愣住了,乔木就这么把他最担心的问题化解了。不问他为什么,也不问等多久,就像当年的他一样,毫无保留的信任着那个做出承诺的人。

张天成低头凝视了乔木两眼,眼角开始有点酸,眼眶也有些发红。他又把穿了一条腿的裤子脱了,扔到旁边的椅子上,掀开被子,重新躺了回去,伸出胳膊,揽过乔木的脑袋,怜惜地搂在怀里。

张天成的脸颊婆娑着乔木毛茸茸的头发,激动地说,

“乔木,谢谢你!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乔木的头被张天成按在胸前,他挣扎着挣脱出来,望着张天成,鼓起勇气,忐忑而期待的问,

“你昨天晚上说的话是真的吗?”

张天成故作疑惑,“我昨天晚上说过很多话,你是说哪句?”

乔木怔怔地望着张天成的双眼,支支吾吾地说,“你说……你想和我在一起。”

张天成温柔地笑了笑,又伸手抚摸着乔木的侧脸,两人四目相对地望了片刻,张天成的嘴就缓缓地接近了。快亲上的时候,停住了。

乔木紧张不已,他与张天成的嘴近在咫尺,他能明显的感受到张天成的每一次呼吸。他甚至觉得只要稍微噘一下嘴,就能碰到张天成的嘴唇。乔木的心跳骤然加速,呼吸急促起来,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别动!”张天成突然开口,湿热的气息缓缓地在乔木的脸上氤氲开来。

乔木就一动不动地僵在张天成怀里。张天成转动着大而有神的眼睛打量着乔木,片刻之后,一只手从乔木的后背往上滑去,托住了他的后脑勺,乔木更加紧张了,他更加确信张天成接下来要干嘛了!

果然,之后张天成就毫不犹豫地把嘴凑了上去,轻轻地贴上了乔木的嘴唇,温柔地亲吻着,柔软的舌头轻轻地撩拨着他的嘴唇。

乔木紧张地呼吸都停止了,和上次接吻完全不一样,这一次,是张天成主动吻他。他感觉到张天成的舌头在试图撬动他的牙齿,入侵他的口腔。

但是他失了神,局促不安,牙齿紧闭着,张天成松开了一点,嘴唇若即若离地碰着乔木的嘴唇,轻轻地喊,

“张嘴!”

乔木犹豫不决,害羞而忐忑地开口道,

“叔……”

然而又是刚说一个字,嘴巴就被张天成堵上了,很快张天成的舌头就伸了进去,一阵温柔地搅动。

乔木后面没说出的话,都被张天成的舌头给嚼搅碎了,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咽,字不成字句不成句。

张天成的舌头很软,还有些甜甜的味道,让乔木不禁心驰神往,无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张天成的后背,开始笨拙地回应张天成的吻。俩人几乎赤裸地拥吻在一起,

温热的身体,柔软的肚子,光滑的后背,以及燥热的气息,这么真实的把张天成拥抱在怀里并且与他接吻,让乔木的热血四处乱窜,很快他就不可避免地起了反应,身下的小弟蓬勃地挺立着。

张天成一边吻着一边把手往下滑去,搂住了乔木的腰,使了使力想把乔木揽过来,但是却发觉乔木在抗拒他的力气,一动不动地僵在原地。他又加大了力气,乔木也跟着加大了抗拒的力气。

张天成疑惑了,停止了亲吻抬起头打量着乔木,看到乔木脸上一片绯红,直勾勾地看着他。

张天成好像明白了,掀开被子,低头往里看了一眼,看到乔木的内裤还没提上去,身下粉嫩的小弟耀武扬威地挺立着,直指他的小腹。

张天成又抬起头,看到乔木的脸更加红了,正尴尬地看着他。张天成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乔木被张天成笑得一阵难堪,尴尬地说,

“叔,你别笑了!”

张天成轻咳了两声,止住了笑,看了乔木两眼,此刻他想到了乔木床单上的那一滩痕迹,想到了乔木睡着时支起的帐篷,更加想到,他退烧时顶着他大腿根的欲望甚至后来把他抱到另一张床上时依然在指着天花板的那欲求不满的坚挺。

张天成看了着乔木,轻轻地认真地说,

“脱了吧!”

“什么?”乔木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张天成没有再说一遍,一只手却直奔乔木胯下的小兄弟而去。毫不迟疑地伸手握住了。

乔木瞬间浑身僵硬,绷的紧紧的,仿佛血液都凝固了,不安分的小弟还在张天成的手里微微地跳动。

张天成抬头看着乔木喷着火的眼睛,笑了笑,

“把内裤脱了吧!”

然而这句话根本不起作用,乔木依然像是没听到似的僵在床上。

张天成不再理会乔木紧张的情绪,开始缓缓动作了起来,乔木猛然伸手,抓住了张天成的手腕,急切而压抑地开口,

“叔,我……”

“别紧张,我来帮你吧!”

乔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吗?叔?”

张天成稍微调整了一下身子,又把另一只手伸了进去,轻轻地拿开了乔木的手,接着一把掀开被子,乔木就毫无秘密地袒露在张天成面前。

他有一阵羞臊,但是更多的,是兴奋。

张天成拍了拍乔木的大腿根,示意他把内裤脱了,乔木回过神来,激动不已地蹬掉了内裤,一动不动地躺着了。张天成的手又伸了过去。

乔木抬头看了看,张天成的手正规律地动作着,下身传来的真真切切的触感让他觉得一阵心神恍惚,不是在梦里。

他又伸出手搂住了张天成的胸膛,把头埋到张天成怀里,心跳加速,激动不已地喘息着,等待着张天成的手把他引导到那一刻……

生理与心理上的巨大刺激,让乔木不经人事的小兄弟很快败下阵来,他猛地松开张天成,抬起头,把灼热的目光投向张天成的眼睛里,喘息着请求道,

“叔!我想……”

张天成看着乔木急切的眼神,笑了笑,“你想什么?快来了?”

“我想……射你那里!”

张天成感受着手里手中硬挺的血气,试探着谨慎地开口,

“哪里?”

乔木并没有回答 炽热的目光开始一路下移,最后直勾勾的看着张天成的私密处。

张天成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的后面一紧:他不会真的这么快就想要吧!

乔木又伸手拿开了张天成因为失神而停止动作的手,自己的手伸了过去,飞快地动作着。片刻之后,急切地喊了一声,

“叔你别动!”

张天成完全没反应过来时,乔木就松开了手,一把扯下张天成的内裤,露出了里面浓密的草丛,更释放了张天成身下挣扎的粗蛇。接着又一把抱住了张天成,屁股死命地往张天成的私密区域顶过去,抵在一片杂乱的草丛中……



乔木的屁股往前顶上来之后,张天成这时才反应过来,顿时松了一口气,至少后面是安全了。

他伸出两条胳膊,搂住乔木的后背。他搂住乔木的同时,听到乔木一声压抑的闷吼,又感到乔木的身子抖动了几下,紧接着他就觉得小腹处和下身的草丛里开始有了一些温热的液体。

并且,乔木那紧紧贴着他小腹的器物还在一下一下的跳动着,输送着乔木一直压抑着的情欲。

张天成就搂着乔木顺势翻了个身,自己平躺着,让乔木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

乔木下身的渐渐平静下来,无力地挤在两人小腹中间。乔木的呼吸逐渐由粗重变得平稳,身子也在张天成的怀中由紧绷变得松软下来。

片刻后,张天成拍了一下乔木的后背,乔木抬起头,脸颊泛着红晕望着张天成,看到张天成在对他笑,这倒是让他冷静了不少,想到小腹处那一滩湿热的液体,顿觉一阵难堪。

张天成笑着问道,“还有没有了?”

乔木尴尬,“没……没了!”

张天成嗔了一句,“那你还不下去?准备趴到什么时候?”

乔木一阵难堪,想要翻身下去。然而却动弹不得,他依然被张天成抱得紧紧的。

“叔,你不松开我怎么下去?”

张天成又把乔木的脑袋按到他的胸口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悠悠地说,“不急,我想再抱你一会儿!”

乔木愣了一下,没想到张天成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毕竟之前对他总是闪闪躲躲的。过了一小会儿,又开口说,

“叔,你去洗一下吧。”

张天成松开了乔木,乔木翻身下去,躺在张天成旁边。张天成抬头看了看自己下身处的一滩白浊的液体,又看了看旁边略带尴尬的乔木,想到了刚才自己的担心,原来自己会错了乔木的意,瞎担心一场,顿时大笑起来。

笑得乔木一头雾水,不禁问道,

“你笑什么?”

“我笑你啊!”

“笑我干嘛?”

“笑你好笑!”

“哪好笑了?”

“哪都好笑!”

乔木看了看张天成下身还没完全消停下来,大胆地伸出手摸了上去,

“叔,我也帮你一下吧!”

然而还没动作几下,张天成就拿开了乔木的手,笑道,

“不用了,我饿了,我去洗一下,我们吃饭去!”说完就脱了内裤,起身往洗手间走去。

张天成站在洗手间里调好了水温,低头看了一眼那一片刚开始透明化的液体,伸手摸了一下,仍有一些粘乎乎的,又凑到鼻子前嗅了嗅,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腥味。

张天成轻轻的笑笑,紧接着就冲洗了起来。

乔木没有去洗,只是抽出纸巾擦拭了几下,然后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阳光洒上了半张床,他往边上挪了挪,沐浴在阳光下,浑身都感到一阵暖流在游走。想到刚才的一幕,心里涌起一阵阵的甜蜜,他主动的时候,感觉张天成是那么遥不可及,隔着十万八千里,张天成接纳他们的关系变得主动的时候,他们之间遥远的距离一下子变得不复存在。

这种巨大的反差恍惚间让他以为是种错觉,做梦一般,梦幻缥缈却幸福甜蜜。

乔木一个人在床上躺成一个大字,胳膊高高举过头顶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但是突然,他的手腕感到一阵凉意。

他急忙翻身看过去,是张天成的枕头。

他伸手摸过去,湿了一片,一瞬间他就明白了——是泪水——张天成的泪水!

乔木轻柔地抚摸着潮湿的枕头一角,他才明白为什么张天成这么嗜睡了。

  ——他昨天晚上一直在默默地流泪!

乔木不知道张天成到底哭了多久,至于为什么哭,他猜测着可能是他昨晚提到了天庆,勾起了张天成的伤心事。

他望着在洗手间里的那个模糊的背影,想到了刚刚张天成依依不舍地把他搂在怀里不让他下去,忽然又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也许,张天成做出了不跟我在一起这个决定的时候,他自己的内心比我更加痛苦。

乔木一直以为,在他和张天成互相喜欢,但是张天成却始终不愿意跟他关系更近一步这件事上,最饱受煎熬的人是他。因为他自诩爱张天成很深。

现在看来,也许最受折磨的人恰恰就是做出这个决定的张天成。

——也许,张天成对我的爱,比我对他的爱,还要来的更深沉一些!

此刻乔木的内心被强烈的感动充满,他差点热泪盈眶,他忽然觉得这么长久的等待都值了,虽然他很少能见到张天成,两人聚少离多,但是知道张天成这么在乎他,就已经足够了。

“叔!”乔木冲着还在洗手间的张天成响亮地喊了一嗓子,他只想马上把张天成抱在怀里,对张天成说一句对不起,为他自己的愚昧无知,也为了张天成一个人默默承受的一切。

“什么事?”张天成还正在洗澡,突然听到乔木这意义不明的一嗓子。正在冲水的手都停住了。

然后,就听到了极速接近的脚步声沉闷地响起来,紧接着乔木就赤身裸体的出现在了门口。

“乔木,你要不要冲一下?”张天成以为乔木是来洗澡的。

乔木没回答,快步走了进来,走到张天成面前停了一下,张天成的身上还有水,浑身都在冒着热气,乔木全然不理会,二话不说,一把抱住了张天成胖乎乎的身子。把头伏在张天成胸口,歉疚而感激地喊,

“叔……”

他不知道昨晚张天成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的默默地流着泪,但是他知道张天成的泪是为他流的。

“乔木,你怎么了?”张天成开始疑惑了。

乔木刚想开口,注意力又瞬间被怀里张天成的身体给吸引过去了。软软的,热热的,又湿又滑。他松开了胳膊,后退一步低着头打量着张天成垂悬着的二两肉,由于温水的原因,有点红润,还有水渍在上面。

张天成看乔木盯着他下面看,感觉乔木马上就要扑过来似的,又解释道,“乔木,我真的饿了!”

乔木抬起头看着张天成,笑道,“再饿也不急这一会儿吧!”

说完就伸手摸了过去,开始轻轻的揉捏起来。张天成的身体一阵紧绷,呼吸开始有了变化,变化更大的,是下身迅速膨胀的软肉。

乔木惊讶不已,“叔,你怎么这么大反应?”

张天成淡淡地回,“好多年了……好多年没有人为我做这些了,我都习惯一个人了!”

乔木一边继续动作着边说,“有来有往,我也帮你弄出来吧!”

张天成的嘴唇动了一下,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说出来,沉默了一秒,伸手搂过乔木,心跳随着乔木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压抑的欲望全被乔木的手引了出来,托起乔木的脑袋,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乔木的注意力主要在手上,只是被动的回应着张天成的吻。但是他很快就感觉到张天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最后,甚至变成了轻微的呻吟。

乔木一阵惊讶,毕竟他之前可从没想到过张天成这种时而高冷时而逗趣的人,也会被欲火撩得轻声呻吟。但是更多的,是心疼——看来他真的压抑了很久了。

不一会儿,张天成突然把乔木的手拿开,又把乔木抱得紧紧的,把头搭在乔木的肩膀上,屁股往前顶去,向之前乔木一样,小弟直奔对方下腹而去。

紧接着,一声低吼,下身抖动了几下,一股股灼热的液体喷涌而出,粘连到了乔木光滑的小腹上,缓缓地往下方的草丛滑去……

乔木紧紧地抱着张天成,感受着张天成粗重的呼吸,剧烈的心跳,以及呼吸中夹杂着的轻微的呻吟。张天成在乔木的怀抱中慢慢冷静下来,呼吸心跳都开始平稳了。

乔木拍了拍张天成的肩膀,“叔,冲一下吧!”

张天成依然把乔木搂得紧紧地,两只手抚摸着乔木的后背,轻轻地说,“等一会儿!”

话刚说完,乔木就听到了一声咕噜咕噜的声音,惊讶不已地推开张天成,

大笑着说,“你还真饿了啊?肚子都叫了。”

张天成无奈的笑笑,“是啊!昨天为了看比赛,晚饭吃的很早。之后就再没吃过饭,今天起的又晚。”

接着往乔木小腹上看了一眼,笑呵呵地说,“本来肚子里就没进去过什么东西,反而还出去了点东西,能不饿吗?”

乔木也低头看了一眼,脸一下红了,他没想到张天成说话这么直接,变了一个人似的。

乔木正陷在难堪中时,张天成就开了水,开始给乔木冲洗起来。

乔木坐在床边上开始穿衣服时,张天成也赤身裸体的出来了。

乔木眼看着这个白白胖胖笑容满面的张天成,不禁笑了笑,

“叔,你不穿衣服真好看!”

张天成笑笑说,“衣服是遮丑的,哪有人不穿衣服好看的!”

“有啊!你就是!”

“好,你说是就是!”说完也开始走过去穿衣服。刚要套上内裤时就听到乔木又喊了起来,

“叔,你先等一下!”

张天成回过头,“又怎么了?”

乔木盯着张天成的屁股,“叔,你再转过来一点,我看看你的屁股。”

张天成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背对着乔木,又伸手指着屁股上边一个浅色的区域问道,

“你是不是要看这个?”

乔木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往张天成身边走了两步,看到张天成白花花的屁股上有一块痕迹,硬币大小,颜色很浅,好像没搓干净的灰似的。只是张天成的屁股太白了,对比之下,显得这一块灰色的皮肤比较显眼。

乔木看了两眼,又问,“你不是说在头顶吗?”

“那时候,我们才第一天见面,我总不能告诉你在屁股上吧?我又不能把裤子脱了给你看屁股,所以那个时候,不管告诉你是在屁股上还是在头顶上,都一样,你都看不到。”

接着又笑着说,“怎么样?现在当不了住持了吧?戒疤都没了。”

“可以先当和尚再当住持啊!”

张天成转身看着乔木,

“你真舍得让我去当和尚?”

乔木愣了一下,低头看了一眼张天成黑黑的丛林中垂悬的软肉,脸上开始爬上一抹红霞。

张天成哈哈地笑了起来,“怎么不说话了?”

乔木转身去穿短袖,一边穿一边故作生气地催促道,

“笑的这么大声,我看你一点都不饿,我们干脆直接去机场吧!”

张天成也开始穿衣服,故作可怜地叹口气,

“我怎么这么惨,被人强行摸出来就算了,还不让我吃点东西补充一下营养,我这么大年纪,哪受得了这待遇。”

乔木惊讶不已地回头看着张天成,万万没想到张天成态度一变化,说话也变了,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画风。大胆直接毫不避讳。

片刻之后,白了张天成一眼,“什么叫强行?你都没反抗一下还说我强行?我看你倒是巴不得我那么做呢,明明自己一脸享受,得了便宜还卖乖。”

张天成笑笑,“谁让你摸得那么舒服呢!”

出去吃了饭,两人就匆匆忙忙地往机场赶去,机场的人相比车站可少多了。

张天成下了车,望了一眼,没多少人。随口催促乔木:

“走了!”

说完迈开步子就走,乔木背着张天成的包,快步走上前,伸手就拉住了张天成的手。

在一抹转瞬即逝的惊讶过去之后,张天成回过头来,看了看乔木,也抓紧了他的手,轻柔地说,

“人这么少,你可别跟丢了!”

乔木点点头,轻轻地回,“嗯!”

张天成的票靠窗口的位置,乔木当然强横地把座位和张天成交换了回来。

飞机起飞之后,乔木就一直往外看,兴奋地不得了。一路上,乔木的一双眼忙的不亦乐乎,看云、看天、看地面上的种种。

张天成就侧着身子,把胳膊搭在座位上,又把头搭在胳膊上,歪着脑袋眯着眼睛,只看乔木。

————————————————————
红尘说:北京篇总算更完了。自己回头看了看,写的真的有点啰嗦。就像前言说的,我想表现出两个人物关系变化的过程,不是看上眼了借着洗澡喝酒等等搞点暧昧渲染下气氛很快就搞上了。
现在,关系变化的过程也写得差不多了,都已开诚布公了,后面那些侧面体现人物性格的对话就不写这么多了,不然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真的占用了我很多时间。
最开始只是一个大致的故事框架,没想到越写越多,人物也越来越多,像是牛犇,就是临时加上去的,本来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客户而已,他存在的意义最初只是给了张天成一个去北京的理由,没想到最后给他加了那么多戏。
我还曾想过要不要把牛犇也写成tz,在文中也暗示过,牛犇说过他曾经差点被带偏,最初我写下这话的时候就是在暗示他曾对张天成动过感情,那个时候对牛犇的设定就是以前一起住宿舍的时候对张天成动了感情,但是一方面张天成忘不掉天庆,另一方面他本人接受不了喜欢男的,所以就离开了,张天成在南,他就去北。把这份刚刚萌芽的感情藏了起来。但是……写到后面想想还是算了,再多个这样的设定,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了,他还是老老实实当他的工具人吧。于是,后面的牛犇就变成了一个帅叔叔坐怀都不会乱的钢铁直男。
我还是想把重点放在张天成和乔木之间的悲欢离合爱恨纠葛以及对tz感情的思考与取舍上。
关于支线人物,秦岳,杜鹃,江总这些,后面就简单写写主要事件就算了,好累,还是缓更好,想想之前甚至一天三更,真是不要命!
最后,祝大家劳动节快乐!
头像
半世红尘[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8-06-30
经  验:9683
积  分:9771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8:43:50 | 2# 

以上是第四十五幕 被删的部分
头像
000111[VIP]
普通会员
无双隐士
加入日期:2008-07-31
经  验:11255
积  分:2673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23:54 | 3# 

谢谢!太精彩了!良心之作!
头像
闻清风[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9-07-26
经  验:16377
积  分:8747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44:49 | 4# 

头像
闻清风[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9-07-26
经  验:16377
积  分:8747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44:53 | 5# 

头像
闻清风[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9-07-26
经  验:16377
积  分:8747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45:00 | 6# 

头像
闻清风[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9-07-26
经  验:16377
积  分:8747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45:19 | 7# 

顶,我们要让别人也看,不能被埋没了
头像
闻清风[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9-07-26
经  验:16377
积  分:8747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45:22 | 8# 

头像
闻清风[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9-07-26
经  验:16377
积  分:8747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45:25 | 9# 

头像
闻清风[VIP]
普通会员
世外高人
加入日期:2019-07-26
经  验:16377
积  分:8747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2020-04-30 09:45:36 | 10# 

回复书评

您不能回复书评,如果尚未登录,请先点击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