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六 师父的教诲
作者:荣林      更新:2020-10-06 16:26      字数:2898
  上班前,我和师父回了一趟上海。如欣没有回来,和同学去浪了。师娘给我置办了二套衣服,又给我买了一个公文包,说是上班的必备品。在上海呆了两天,返回了杭州。

  “晚上出去吃吧。”

  “买回来我烧吧,在家吃就好了。”

  做了四个菜之后,和师父面对面坐在了小餐桌前。

  三杯啤酒之后,师父看着我,对我说:“荣林,你知道做一个秘书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我不知道,我又没做过秘书。况且你认为我会去省厅做秘书吗?”

  “那可说不准,其实做秘书是最高的升迁之道。”

  “做秘书有什么好的,天天跟在领导身边端茶倒水,做奴才的,感觉就像是太监。”

  师父一听,啪地放下了筷子,瞪起了眼睛,吓了我一跳。

  “什么狗屁都不懂,秘书怎么就成太监了。秘书虽然是做服务工作的,但主要的工作是为领导出谋划策的,就像是个军师。而且在一个英明的领导身边,你能学到很多东西。你如果进步了,领导看在眼里,自然会给你空间。我看你这几年班都白上了。”

  天,老头子估计以前肯定是做秘书出身的,要不然怎么看我这么埋汰一句秘书都不行呢?

  “行行行,我错了,爸,啊。”我赶紧端起一杯酒敬他:“别生气,气大伤身。不过爸,秘书这个活,我想领导是不会让我做的。您想啊,我这么帅的秘书站在领导的身边,那别人还不都看我了,还怎么听领导训话啊。”

  师父气哼哼地端着酒喝了一口,一听我这话,噗地喷了出来,溅了我一脸,指着我又是哈哈大笑。

  “你你就是故意的。”我指着师父:“给我添干净。”

  师父站起身,给我挤了根毛巾,胡乱帮我擦了一把脸。

  “得了吧,平时啥口水都吃,现在还嫌弃上了。”

  “爸,你以前也是做过秘书吧。”

  “哼,你知道个屁,现在我们行里的那么多领导,都是在大领导身边呆过的。”

  “哦,那你觉得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秘书呢?”我假装请教。

  “想要成为一个好秘书,最重要的是获得领导的信任。”

  “那要如何才能得到他的信任?”

  “靠才干。”师父缓缓道。

  “才干?”我有些发懵,不是说秘书只要奉承拍马就可以了吗,怎么还须要这些东西啊。

  “对。”师父点点头,“才干是做秘书的基本功,若是你不能胜任秘书职务,不能完成任务,比如说,办事丢三拉四拖拖拉拉,传话天南海北走弦跑调,写材料词不达意不知所云,出主意云里雾里不得要领。这样的事,一次两次或许没多大关系,但三次四次还是这样,就会导致领导不满意,哪里还会获得信任?”

  “这是秘书吗?我怎么感觉这是领导的副手啊,秘书须要懂这些吗?顶多写几篇讲话稿就是了。”

  师父白了我一眼,看我想听了,就继续道:“秘书与领导共事,经常接受任务,汇报工作,领导说话各有不同特点,或简或详,或快或慢,或直或曲,千差万别,有时他说了,就认为秘书懂了。而事实上,秘书听到的与领导头脑中想的总是有一定差距,这当中就全靠秘书去领会了。 现在很多领导的秘书只是精明强干、思路敏捷、办事利落,但却不会写文章,这点是你的优势,你若二者兼备,自然会更得领导喜欢。还有,虽然不是所有的秘书都能熟练写文章,但所有的秘书必须有语言表达能力。精明的秘书,说话应当简练明白,富于感染力,而且又忠于事实……”  

  我咬着筷子,聚精会神地听着,忘记了夹菜。

  师父端着酒杯示意我倒酒,我赶紧又给他倒满了,又喂了他一口菜。师父继续道:“一个优秀的秘书,在工作中必须要做到,谋事不传事,干事不铲事,抹事不激事,揽事不躲事,成事不败事。在作风上要内敛不要张扬,要踏实不要浮躁,要善良不要凶狠,要平和不要狂妄,要明理不要蛮横,要厚道不要霸道。总之,要敏于言而慎于行……”

  我边听边点头,带着敬佩的目光看着师父,他知道的可真多啊。

  师父突然笑了下:“渣滓洞里的一段话:长官想不到看不到做不到听不到的,我们要替长官想到做到看到听到。这话其实挺适用于做秘书的,把长官换成领导就行了。”

  “怎么现在愿意听了。”

  “嗯,没想到秘书要做这么多的工作啊。那就是说秘书要站在领导的高度去考虑问题了。”

  “那可不,你把自己如果一直定位在秘书,你怎么能进步呢,要学会思考问题,有句话叫屁股决定脑袋。”

  师父接着道:“作为秘书,必须要了解领导,包括他的习惯、思维方式和喜恶偏好,你可以经常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领导,会喜欢什么样的秘书。还有,在一些场合,要少说话,特别是少评价,因为你说的话别人会认为是领导的意见或想法。在领导面前,要多用笔记录一些事,不能靠脑袋记,不可靠,特别是为领导记录工作日程安排等,以便提醒领导。 再就是,要知道领导说的话有时候不一定是真心话,要学会判断。有的话领导说了你不一定要办,只要记住并能证明领导说过就行了。有的话领导不能说,但是他想办,你就不用告诉他,直接办了就行。另外,还要学会体会领导难处,如果你能做到替领导解决领导为难的事,你的功夫就到家了。”

  师父侃侃而谈了大半天,我专心致志听着,越听越兴奋,这些经验之谈太宝贵了,别人是绝对不会告诉自己这些的。

  师父终于说完,我思路大开,端起杯子给师父敬酒:“爸,你太棒了。我觉得这对于秘书适用,对于其他岗位也适用。”

  师父得意的笑了。

  “你说如果能成为一个好秘书,领导会不会愿意带着你,提拔你呢?”

  “那也得碰到一个好领导啊。如果像碰到你这样的领导,那肯定是幸运的。”

  “这你就错了。厅级的领导都是有一定水平和能力的,他们身上的东西都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

  “爸,你是不是又和厅里的领导说过了。”

  “没有,我就是和你们徐处了解过这个事,知道了你们厅里的一些配备情况。”

  “没有吗?真没有。”

  “真没有,反正到时候报道了你就知道自己在哪个科室了吧。”

  吃完饭,我和师父一起出去走了走,顺便理了个发,回家了。

  “师父,你去洗个澡,我给你推一推吧。”

  我打开了空调,给师父拿出了换洗的衣裤和毛巾。师父洗完澡裹了条浴巾就出来了。我赶紧脱了也去洗了个澡。

  师父正面躺着,我的手抹了点大宝,从他的脸部开始按,慢慢地向下,头越来越低,气息打在脸上。师父睁开眼,一把按住了我的头,我伸出舌头,进入了师父温柔的口腔。

  “还嫌弃吗?”

  我摇摇头。手继续往下。慢慢地捏住了师父那带毛的咪咪,轻轻地揉搓着。我发现二爸已经抬头了,十二点了,晶莹的露珠冒了出来,师父的喘息变重了。但我去没有去理他,只是一晃而过,拉了拉师父的蛋,不断地揉搓着。

  “知道这是干嘛吗?”

  “扯蛋。”

  “聪明。”

  “别弄了,快点。”

  “就不。”

  师父一把抓住了我,疼得我吸了口冷气,笑了:“我让你就不。”

  “疼疼疼,我马上开始。”

  我继续按着师父,手口并用。正面之后,就到了背部。

  或许是最近有点劳累,师父的肩膀硬梆梆的,我用力的按着,慢慢地给他入松,一直到腰部。

  屁股挺挺地,或许是坐在椅子上的时间有点多,有了些许的小豆豆。我坐在他身上,慢慢地往下。老二硬梆梆地在师父股间来回地运动着,手指不停地试探着师父的秘穴,师父夹地紧紧地阻止我的侵犯。

  “我试试,不进去,就在洞口。”

  师父没出声,我高兴了。屁股缝里有不少毛毛,老二顶着肉呼呼地,轻轻地往前顶着,软软热热地东西挡着我。试了几次之后,师父不肯了,一把掀下了,把我扑倒了。

  “试试就想进去了。美得你。”

  那一晚,还是老样子,但我却美美的,相信不久就会让我偿到甜头了。

  国庆期间,回了趟老家,心情也是美美的。过二天就要上班了,出去野的朋友们可以回来了,要不然就要被堵在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