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三清道人
作者:江东      更新:2019-08-18 23:24      字数:1952
  “老曹,你去派人在青阳山下盯着,以防不备。”

  “好。”

  待曹颜出了门,李寅看着满身是伤的柳意,愧疚之意爬上心头,于是挪着凳子,坐近了,扶着他躺下,温和地说道:“今日你就在这好好养伤,明日去我宅子里休养,这府衙内多有不便。”

  “那麻烦李大人了。”

  “哪里的话,你这一身伤还不都是我造成的?”李寅很愧疚,毕竟他还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受这么重的伤难免让人心生怜悯。

  “这都是场误会,大人不必自责。”柳意笑了笑。

  李寅点点头,便岔开话题,问道:“你说你自幼随师父在山中修道?”

  “嗯。”柳意点了点头,看着他关切的眼神,不禁让他心中一暖,却又想起自己的身世,情绪有点低落,“十岁那年父母遭遇不测,被强盗杀害,是师父收留了我,教我习武识字。”

  “哦,如此!”李寅抿了抿嘴,接着问:“你和师父在哪修道?”

  “三清大山。”

  “哦,我知道,三清大山有座三清观,道人众多,在民间颇有些名声。”

  柳意听完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便解释道:“我不是三清观的道人,三清大山,峰岭十万,我和师父只是在山中寻得一处清幽之地,并非人尽皆知的三清观。”

  “原来如此,此时师父还在山中?”李寅问道。

  “对,师父三年会离山远游一次。”

  “是吗?那往年都你一个人在山上?”

  “是。”

  李寅此时对于他山中的生活越来越有兴趣了,“你如此年轻,独自一人面对茫茫大山,长年不觉无趣?”

  “静心修道,心不静,如何得道?”

  “你跟常人确实不一样。”李寅不禁对这个年轻人又敬佩了几分。

  “或许我只是在山中待的久了,便习惯了。”

  “此番下山,感觉如何啊?”李寅又闲着问。

  柳意看着他的笑,也笑了笑,想着下山后的这些日子,便调侃地说道:“初次下山,觉得自己是仙人下凡,后来得知先祖坟墓被盗,一路追查至此满身是伤,现在我觉得我只是大山没见过世面的苦难小子。”

  “哈哈哈……”李寅被他逗的哈哈直笑,完了便安慰道:“你好好养伤,等伤养好了,我带你再重新看看洪州,想来你也没好好看看白天繁华的洪州城。”

  第一次见李大人笑得如此开怀,连他那胖胖的肚子都跟着轻轻颤动,柳意不禁看了又看,他那被腰带勒住的肚子,跟师傅很是相像。依稀记得小时在山中,冬日严寒,师父的肚子是他温暖的源泉,哪怕是枕着也是舒适温暖的。随着年龄的增大,和师父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也再没有抱过师父了,如今又见着这肚子,很难不令他遐想。

  “喂,柳少侠?”好一会儿没见吱声,李寅不禁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手。

  柳意大窘,连忙收拾起那怪异的眼神,又看着他干净的脸,应道:“好,听师父说洪州柳树满城,一定好看。”

  “嗯,等过些日子柳絮飞扬时,那才特别不一样。”

  “好不容易下山,那我一定不能错过。”

  “哈哈,那你先养好伤,我就先出去了。”

  “好,李大人先去忙吧。”柳意抱拳相送。

  李寅满脸笑意地出了房间,忽然发现身边的守卫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于是便收拾起笑容,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严肃。

  这头刘潇从早上跟踪抓捕了黑衣人之后,斥候基本都撤了,只有他还被安排在山中,不用细查,只需远远看着,盯着盗匪不让他们逃跑便可。

  刘潇本来不愿意继续盯着,只想回到府内,或者跟李大人走近一些,一来可以收集更多情报,二来可以取得更多的信任,无奈这是命令。

  刘潇坐在山腰上的一处树杈上,靠着树干,俯瞰山下的院子,看着盗贼在院子里练武,心里便有些想笑:你们这群蠢货还如此淡定,给你们送信告知有组内有奸细,到底查没查出来?到时候被官府一网打尽别向上头说我没告诉你们!

  “刘大哥!”

  忽然一个小声从身后传了过来,刘潇一惊,差点掉落树下,幸好腿夹的紧,回头一看,原来是赵霁!

  “滚蛋吧你,吓死我了,走路都没声音的?”刘潇有些生气,恼怒地看着他。

  赵霁被他刚刚受惊吓的模样逗的想笑,此刻面对他恼怒的语气又不敢真哈哈直笑,于是嬉皮笑脸起来:“咱们斥候怎么能走路有声音呢,我一路潜行确保没任何人知道。”

  这确实是斥候的准则,潜行力求做到无声。刘潇有气发不出,只能硬憋着,没好气地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这棵树又高又大,是绝佳的观察点,再说你前两天一直在这附近观察,我就过来看看你在不在。”

  “你不是回府衙了吗,又跑来做什么?”

  “你以为我想来啊?曹大人让我过来协助你,说如果盗贼有所行动你一个人来回传信不方便,本来今日完成事了,我也训练完,打算早点归家。”赵霁一脸不耐烦,显得特别不爽。

  刘潇一听,不禁笑了起来,调侃道:“我看你是想早点散班去酒楼快活吧。”

  “哪能啊,我都多长时间没去过了……”赵霁又嬉皮笑脸起来。

  刘潇连忙打断他的话,说道:“就是这么长时间没去你才想去,我可告诉你啊,风月之所还是少去,不然热得麻烦就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赵霁又有些头大,每次刘潇都会找到训话的点,他也很无奈,可是去喝花酒的同僚多得很,大家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没几个能做到像他那样的。赵霁转念一想,便打趣地问道:“你说你哪也不去,你那方面就不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