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一石二鸟
作者:江东      更新:2019-08-16 10:49      字数:1954
  李大人这才放下心来,看着王大夫将米汤浇灌于伤口,不免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就这样往伤口里灌,到底会痛成什么样?王大夫说伤口需浸泡半刻,在此期间,黑衣人又醒了过来。

  王大夫坐到一旁,一边擦手一边瞧着他说道:“是否奇痒难耐?”

  伤者挣扎着看了他一眼,接着咬着牙用头抵在床板上,表情甚是狰狞。王大夫见状,又说道:“待我将箭头拔出,你便没事了,忍着点。”

  半刻过后,王大夫轻轻碰了碰只剩一截的箭枝,见有所松动,便摁着伤者的后背,右手捏住箭枝,以迅雷之势便将箭头取了出来。

  “啊……”黑衣人轻轻叫了一句,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痛。只感觉伤口奇痒,恨不得用手用刀去剐蹭,只是箭头较深,拔出时还是有些疼痛的。

  “你忍着点!”王大夫讲箭头丢在布上,接着取来清酒,干净利落地冲洗伤口。

  伤者紧咬着牙关,不知不觉,又痛昏迷过去。

  待大夫处理完,一行人都出了屋。李大人刚到府衙大厅,便见上午派去拉着箱子走青阳山道的三个士兵回来了。

  “大人不好了,我们的马车……被,被山贼劫走了。”三个士兵跪拜在地上,唯唯诺诺地禀报。

  李大人见三人很是焦急,便忍不住笑了起来,连忙说:“你们快起来吧,马车被劫走了,那你们才算是完成了任务。”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大人究竟葫芦里卖了什么药。曹颜见此也忍不住笑意,咳嗽了一声,便吩咐他们三个下去。三人哪里还有闲心多问,本以为会受到处置,没想到不仅没有,大人听后反而很开心,三人听到命令赶紧退下了。

  “老李,可真有你的。”曹颜见大厅里没人,便放松下来,坐在凳子上。

  “哈哈,你现在知道了?”李寅颇有些得意,坐在对面,看着外面柳条飘飘。

  “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坏了,还会栽赃陷害了。”曹颜自顾倒了一杯茶,举起杯子一口而尽,又说道:“不过那些山贼也是该死。”

  “老曹此言差矣,我这叫一石二鸟。”

  “一石二鸟?怎么个二法?”曹颜不解。

  李寅不禁又得意了几分,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接着一边饮一边幽幽地说:“徐林一伙迟迟没有离开就是因为冥器被盗,晚些时候把青阳山藏有大量冥器的消息走漏给徐林一伙,青阳山那是什么贼?徐林一伙会善罢甘休吗?不会,只会将青阳山一网打尽,重新夺回冥器。”

  “啊?”曹颜听后一惊,连忙反问道:“你要透露消息给盗墓贼?我还以为此次官府又可以借盗掘古墓的名号将山贼彻底剿灭呢。”

  “这有何太大差别吗?”李寅反问道。

  曹颜沉吟了片刻,放下杯子直言道:“让他们两伙人自相残杀固然是好,可是冥器如果又被徐林重新夺回去,再出逃的话,我们要再抓住他们可就难了。”

  曹颜一脸严肃,他担心的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只不过,此时他并未知晓更多事情。李寅定了定心神,也放下了茶盏,凑过去轻轻地说道:“我就是要把冥器从新送回去。”

  “为什么?”曹颜一脸震惊地问。

  “因为只有送出去了才能继续追踪他们,能知道幕后主使是谁!”

  曹颜暗自掂量了一番,担忧地说道:“这天下之大,如果他们出了洪州就从此销声匿迹了,你要如何追踪?”

  “老曹,你担心的我都安排好了。”

  “哦?”

  李寅又凑近了一些,轻声道: “在徐林一伙里有我的暗桩,所以他们怎么都逃不掉的。”

  “是谁?”

  “暂且不便告知于你。”

  曹颜此时方才知道有很多事情被瞒在鼓里,不免有些生李大人的闷气,刚想责问他,可转念一想自己的职务应不该过问此事,更不能责问李大人,于是憋着嘴,点点头应了一声。

  李大人是何等精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他的心思,只是眼下案情扑所迷离,于案情有关的任何事情都得谨慎小心。他看着曹颜憋红的老脸,心想他一定在生闷气,满是胡子的腮帮子鼓鼓地,这个老男人竟然透着一丝可爱。

  李大人笑了笑缓和尴尬,解释道:“老曹你有所不知,府内也有贼人耳目。”

  曹颜今日可谓是在惊讶中度过的,瞪大了眼睛,很是不相信细声地说道:“谁告诉你这些的?”

  “我说过,有暗桩在贼窝!”李大人又拿起茶壶,给曹颜满上,接着又给自己满上,颇有一丝慢慢谈的意味,“暗桩说府里有奸细,劫狱当天,之所以我把大军调离牢房,就是因为收到了密信,告知于我盗匪拿到了官府衙门和牢房的图纸,会在深夜行动,我便将计就计,将部队调离开。”

  “原来如此,那他有没有告诉你府中奸细是谁?”曹颜恍然大悟,连忙问道。

  李大人摇了摇头,解释道:“没有,此盗墓团伙不是一般的组织,他们分工明确,又相互独立,只有重要头目在其中联系。”

  曹颜点点头,接着问道:“那徐林在里面是个什么地位?”

  “徐林啊?他是团伙里最重要的人,他精通天象地穴之术,每次盗墓都是他主持的,故都称他徐主事。”

  “我看啊,这个团伙绝不简单,肯定还有上线。”曹颜又抿了一口茶水。

  “嗯,这也是我一直担心的,要是贼人还好,怕就怕幕后主使是官家。”

  曹颜听此眼睛一亮,很不以为然道:“如此目无王法,官家也是贼人。”

  “哈哈,说得好,不愧是老曹你!”李大人忽然被他嫉恶如仇的神情逗笑了,拿起茶盏,轻轻碰了碰他的杯,接着仰头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