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草上轻飞
作者:江东      更新:2019-08-12 23:34      字数:2103
  刘潇怀揣着忐忑睡了一夜,自从从林子回来,他的内心就像是压着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他担心的是金面黑衣人,从李大人的意思看来,这秘密传书的工作只能是自己去做,可是很明显金面黑衣人已经察觉到了自己,以后要传书可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第二天天还蒙蒙亮,他便悄悄出门赶往远郊,因为他实在不放心,想要探查到那黑衣人藏身何处,好做防范。可是天色渐白,黑衣人没看到,到见到陆续几个贼徒从院子出来散步像是望风又像是散步似的进了林子。刘潇没心思在多作停留,他得赶往府衙报告给李大人。此刻太阳刚起来没多久,刘潇瞧了瞧四周,见周边没人,便纵身一跃,飞身进了院子。

  “你怎知我以在此等候?”太阳还没出来时刺史李大人就已经在这等候了,不仅仅是为了等刘潇的消息,还因为这案子缠身让他怎么也睡不好,索性早早就起来了。

  “大人昨天说日挂梢头时在此等我,我便来了。”刘潇看了一眼对面院墙边的柳树,此刻朝阳如火,像是要将柳树燃烧起来。

  “哈哈,斥候的人果然不简单。”李寅笑了笑,接着进入正题,“昨夜探查如何?”

  “大人,昨日确实有人跟踪我,就是那个金面黑衣人。”

  李寅一惊,连忙问道:“当真是此人?可有看走眼?”

  “正是此人,昨天天还没黑,他戴着金色面罩在林子里健步如飞,轻功了得,定是他无疑。”

  李寅皱着眉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这样就麻烦了,传信之人处境甚危啊。”

  “为何?”刘潇一时还未反应过来,便问道。

  李大人白了他一眼,刚还夸他聪明呢,于是解释道:“你想想,与官府有密信来往,被黑衣抓获会是什么结果?”

  “大人,此处还有疑点啊,照理说昨夜就该遭了毒手,可是今早我还见很多人进了林子,一个个出来时都在整理衣服,显然是把林子当做茅房了,倒是没发现他们跟昨天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都像个没事人一样。”

  “哦?”李寅脑袋飞快地运转,立马下令道:“你速速传我命令,多调些好手一同前去 ,轮流盯紧哪里,必要时要近处查看,如果那金面黑衣人还冒头了,那么一定要派人紧紧盯着他。”

  “是。”

  “你随我来,我这就再写书一封。”

  李寅忽然发觉此事不对劲,黑衣人既然发觉了有暗桩,要么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要么是因为所盗冥器被他人所盗,还未找回故还未对他动手。

  李寅来到书房,挥毫间两行小字便落在宣纸上:可知戴着金色面罩的黑衣人?近日此人多潜行在密林你可知?

  “你将这个收好,一定得完好送到。”

  “是。”

  “别忘了多叫一些弟兄,跟踪那个黑衣人。”

  “是。”

  刘潇收好密信,以刺史大人之令调来了一众好手。为了不打草惊蛇,众人以老宅子为中心,在半里地之外遁匿山野,相互之间以令旗为号。

  刘潇安排好众人,便借口独自一人去近点查看。他轻车熟路地进了林子,将密信藏好又在宅子近点查看了一番。

  刘潇发现今日院子守卫的匪徒增加了几个,正纳闷,忽然三五个人从那头进了院子。为首中年男子或许是除了徐林之外的另一个头目。因为他经过院子门口时,守卫纷纷行礼,就一旁的徐林都是陪同模样。

  待他们进了院子,刘潇才从林子里撤了回来。

  刘潇来到一处部署监视的高点,朝树上喊道:“怎么样?黑衣人可有现身?”

  树上的人是赵霁,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林子入口,说道:“再等等应该会出来,昨天也是你离开后才现身的。”

  “好。”刘潇附和一声,便也飞身上去,藏在树丛中,像木雕一样看着远处的林子一动不动。

  果不其然,不出片刻,黑衣人当真现身了,他在林子前观察了很久,模样甚是谨慎。

  刘潇待他潜进了林子,便连忙挥动手里的令旗。令旗是斥候专用的旗子,用于秘密行事不便声传的时候。挥动令旗的动作各不相同,也代表着不同的指令。

  随着令旗舞动,周边的山上、树上,都相应骚动起来。

  刘潇发了三遍指令,便喊上赵霁:“赵霁,我们靠过去,盯住黑衣人。”

  “好。”

  今日有众多兄弟在身后监视着,两人也轻松了许多,因为一旦觉得有难以应付的紧急情况,只要挥动令旗,藏在各处的弟兄都会前来支援。

  “刘大哥,黑衣人进了林子,我们要不要也进去?”两人靠近了进林子的小路,赵霁看着深深的树林,轻轻问道。

  “不用,他会出来的,到时候盯上便是。”

  两人藏在附近的野柴中,过了很久,黑衣人进了林子却没有再现身。

  赵霁看着小路,有些耐不住性子,“刘大哥,他是不是没从这出去啊?”

  虽然林子四面八方都能出入,但是刘潇根据昨天的经验,感觉黑衣人一定会从原路返回,因为从别处离开更容易留下痕迹,他这高人一定知道。观察了这么久竟然没找到他的弱点,想必跟踪他一定难度不小。

  “应该不会,再等等。”刘潇定了定心神。

  两人又等候了片刻,才发现黑衣人竟从林子原路轻飞而出。两人都大吃一惊,因为刘潇的轻功已是出神入化了,运功时最多做到轻点如燕,没想到此人竟然能腾空远飞,着实令人震惊。

  “还愣着干什么,快追上。”刘潇回过神来,黑衣人已经飞出很远,刘潇赶忙拍了拍同样愣神的赵霁。

  “这怕是追不上了。”赵霁看着远去的黑衣人,运动自己内功,顿时身轻如燕,在路上,野草上,树叶上借力跳跃。

  两人追着黑衣人很是吃力,好在没过多久,黑衣或许是内力损耗过量,竟然在一处山坡上落了地。

  刘潇二人便也远远地停了下来,这是难得的休息的时间。料想这么多年办案,这还是第一次觉得跟踪一个人是如此疲累的事情。

  黑衣人歇息了片刻,便又开始上路,只是比先前放慢了很多。

  忽然,刘潇发现了一丝异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