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淫威胁迫
作者:江东      更新:2019-08-11 12:11      字数:2137
  “大人有事请明说,若是公事自然是属下的职责。”

  “好。”李寅站在他面前,提了提腰带,腰间的玉佩跟着直晃动,他说道:“你说徐林清早一个人去了树林?”

  “是。”

  “那还有没有别人去过?”

  刘潇想了想,说道:“我去的时候徐林正从林子出来,后面也有人进林子小路上方便,我回来后就不知道了。不清楚之前还有谁去了。”

  “好,你去看看林子里有一棵树上是否有‘十’字标记,如果有,那就会有密书藏在那里,你前去取回。”

  “大人你……?”刘潇听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刺史大人竟然还跟贼犯有密书来往。怪不得大家都心急案情的时候他却不着急,怪不得王推官请示派兵抓人刺史大人一直犹豫不决……

  李寅就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便轻轻咳嗽了一声,走到一边:“不该问的别问,该做的事尽快去做。”

  “是……是。”这对于刘潇的冲击巨大,遥想当初李大人刚调任洪州时,只三五年便将洪州治理得井井有条,没想到竟然是……

  “记住,这事只有你我知道,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李寅走过来,叮嘱道。

  “是。”

  “快去吧,你爹娘还等着你立功呢。”李寅饶有意味地说。

  “是。”刘潇抱紧了拳头,额头渐渐生出了些许细微的汗珠。

  刘潇出了府衙,走在大街上,总感觉背后有人在跟着自己,他时而回头却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于是加快了速度往家赶,直到到了小山坡,他竟连轻功都用上了,飞奔着到了家门口。

  他进屋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下他慌了神,连忙大喊道:“爹?娘?”

  他在老屋前后都找遍了,依旧没有找打爹娘。他瘫坐在地,咬着牙暗骂了李寅狗官几十遍,刚要起身去府衙找李寅讨说法,却见老娘进了院子。

  “娘?!”刘潇喜从心来,立马起身跑了过去,“娘你去哪了?”

  “我和你爹在地里干活呢,老远就看到你回家了,大呼小叫地我就来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

  “哦……没事,我办事呢,路过家进来看看。”唉,我怎么就这么莽莽撞撞的呢?刘潇暗骂了几声自己,接着编了个借口。

  “我说呢,这个时候你怎么回家了。”

  “呵呵,那我先走了,今日还有很多事要办。”

  “嗯,你当心点儿。”

  “你放心吧。”

  刘潇出了家门,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开始犹豫着要不要听刺史大人的命令。他想起李大人的话,那很明显是在威胁自己,若是不好好听令办事,年迈的爹娘一定没有好果子吃的。不如先听令于他,等收集了证据再向王推官举证,到时候向朝廷告发,一定会大白于天下的。不过眼前年迈的爹娘还在,自己一定得当心,不可轻举妄动。

  刘潇暗下决定好,便加快了脚步,往那片密林赶去。因为回了一趟家,路程绕了一些,又因那片林子在远郊,所以刘潇快马到达匪徒安身的地方时已经是晌午了。

  这片区域在山脚下,树叶都纹丝不动,没有一口风吹过。刘潇飞身跃上了远处一处树梢,由于赶路,他已经汗流浃背了,他拭去额头的汗珠,远远地观察院子的情况。他发现望风的匪徒比早上松懈多了,一定是晌午太阳毒辣,都去屋子里乘凉去了。再说这是一片山区,足可以令人松懈起来。

  探明了情况后,刘潇又飞身下来,悄悄地潜进了林子。                                                     

  林子里树丛杂乱繁多,李大人只是交代了一个“十”字标记,仅凭这一点要找出来,该多难啊。

  刘潇一颗颗树都看了一遍,查看了半片林子也不见那个标记,心想是不是李大人说漏了什么?或者是那个人根本没有做标记?

  刘潇很是心急,因为在这已经逗留了很久,若是被贼徒觉察生变,自己性命堪忧不说,打草惊蛇所有人都将白忙活一场。刘潇满脸大汗,他靠着树干,回想起早晨徐林进林子的情形。他悠闲地进了林子,没一会就出来了,没道理走的很深,莫非是前面看漏了?

  刘潇赶忙打起精神,重新回头找寻。果不然,竟然在进林子的第十一颗树的背面刻了一道很浅的“十”字。

  刘潇看了看树身,没有发现其他损伤,于是毫不犹豫地挖开树底下的枯叶泥土,只见一支手指粗细的竹筒真就藏在其中。刘潇暗自一笑,这都是进入斥候部队必学的基本技能,更高级的密书传送方法普通人别说见过,就是想都想不到。比如青阳山剿匪时,就是线人利用含羞草秘密传书的。含羞草枝叶舒展时,参差不齐,交错难辨。线人掐去余枝,将草体生成字体模样,等枝叶舒展时无法辨认,若轻轻一碰,枝叶收缩,便组成了一个个能辨识的汉字。

  刘潇将密书藏在怀里,刚起身,忽闻不远处有人踩踏树叶的声音。要是常人,肯定很难发觉,可是刘潇是斥候部队的人,那可是专门探查情报的组织,平日里有不少潜行和辨声训练。来人尽管很小心,只是轻轻一下,但是刘潇听得十分清楚,而且很确定是人踩树叶发出的声音,他连忙回头,但是发声之处什么也没有。

  刘潇环顾四周,没发现其他异常,显然那个人已经防备起来了。刘潇不敢再多逗留,起身轻跃,尽用轻功,全速离开了这片区域。

  刘潇一路飞奔,直到感觉脱离了危险才放缓了脚步。他摸了摸怀里,确认密书还在才放心,他歇息了片刻,进城时已经是快到傍晚时分了。

  余晖昏黄,浓稠如糖,流淌在洪州城里,让人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李寅背着手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此时此刻的他内心有些焦急,因为安排去取密书的刘潇竟然还没回来。

  按照路程应该很早就回来才是,这家伙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他的武艺那么高,又是斥候部队训练过,对付几个贼应该不成问题,怕只怕又遇到那天夜里的金面黑衣人。

  李寅看着树梢上的落日,内心慢慢变得平静下来。其实自己也没想好安排谁去,因为这个时刻,自己也不知道该相信谁。只是今天恰巧他赶上了,试探了一番,便暂且让他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