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1-31 20:08更新

  端木先生在城内召开了一个会议,本来师是没必要参加的,但既然来了,那听一下也无妨。

  端木先生随意的坐在了一个椅子上,剑宗虎站在了他的后面闭目不言。

  镜祖坐在自己的镜子上无聊的扣着鼻子,虽然这货看起来很不靠谱,但人家可是太一道宗五祖之一,此次前来便是代表了太一道宗的。

  其他几个十大宗门与一些实力强劲的宗门代表纷纷落座,师父只是来旁听的,重明道宗的代表自然不是他,而是青流峰的峰主碧水柔,也就是胖云当年的师父,是个熟人,我和师父与她打了声招呼,便搬了个椅子坐在了她身后。

  端木先生轻轻咳了一声,原本有些嘈杂的大厅便安静了下来。

  端木先生扫视了一眼,这才说道:“今天的情况各位也看到了,魔宗想跟我们耗,但是现实的情况容不得我们跟他耗下去。”

  我有些疑惑,于是小声向师父问道:“师父,怎么不能耗了?”

  师父小声说道:“前几天我们的探子来报,魔道在他们的大营布置了一个巨大的州际传送阵,也就是说他们不必再为人员和物资发愁了。”

  “那我们为何不布置一个?”我不解的看着师父。

  师父冷笑一声,道:“还不是因为没人愿意出钱,要知道,布置一个这种级别的传送阵,不说材料了,光每天用来运转而消耗的灵石都是一个天文数字,你指望这个灵石谁出?”

  “那为什么魔道有人出?”

  “魔道向来比仙道团结。”师父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之前说过要给魔道一份大礼,这份大礼已经准备好,就等着送出去了。”端木先生说道。

  镜祖疑惑的看着端木先生,问道:“不知是何大礼?”

  端木微微一笑,说道:“镜祖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

  端木手扶在剑柄上,道:“魔道的传送阵各位也该听说了,正因为有了这传送阵,魔道才有了和我们耗的底气,所以,我打算将这个传送阵给破了!”

  “可传送阵设在他们魔道大营,戒备森严,我们如何破呢?”底下有人忍不住问道。

  端木起身,然后在半空中画了三道线,三条线起点不同,但终点则是汇聚在了一起。

  端木在三条线的终点画了个圈,说道,“魔道大营位于怪鳞山脉,由于地形限制,他们将传送阵布置在了怪鳞山脉左面的平原上,”端木说着,在圈的左面画了个小圈,“各个门派的战阵已经散了出去,但是在他们散去前我已经下发了任务,任务之一就是按照我这三条线中的左右两条线路出发,不过,我在这两条线路的战阵里安排了点东西,”端木指着左边一条线,说道:“我会让左边这条线路的战阵以最猛烈的姿态前进下去,让魔道的人认为我们的主力全在左边这条线路上,然而事实上我们的真正主力实在右边这条线路上,”端木指着右边的线说道,“右边这条线路的战阵会很低调,前面会一直避战,等到行进到这里时才会以不可阻挡的姿态发起猛烈的进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端木顿了顿继续说道:“然而此时魔道的主力已经被我们吸引到了左边这条线路上,所以在我方主力的猛烈攻势下,魔道必须要拿出压阵手段来应对我们的主力,而同时魔道主力也会迅速的支援右边线路,那么这是被魔道认为自己没有威胁的左边,便是我们破阵的契机所在。”

  “可是,左边的实力并不高,怎么破阵呢?”有人提出了疑问。

  “我在左边放置了我们天剑山的剑湮大阵,然后由一千个手持万里山河符的天剑山弟子传送过去,来破坏阵法。”端木缓缓说道。

  剑湮大阵,天剑山招牌阵法,也是目前为止整个修真界仙阵之下破坏力最大的阵法,万里山河符则是阴阳玄宗的符篆,是一种可以突破空间限制的传送符篆,我看着阴阳玄宗代表一脸肉疼的表情,便知道阴阳玄宗这次是下了血本。

  “但仅仅这些还不够吧?”有人不放心的问道。

  “我们的目的只是破坏大阵,并不是破掉大阵,我们只要一击,一击命中,立刻远遁,所以这已经够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会派一些大乘期修士前往右边线路助阵,牵引魔道大营里大修士的注意力。”端木自信一笑,说道:“各位就等着好消息吧,一但大阵一破,魔道不和我们打也得和我们打。”

  之后会议又说了些别的事,我没仔细听,脑中一直想着端木的计划,这招声东击西真的能成吗?我很是怀疑。

  离开了伍岗城,我和师父朝着珍珠山飞去,师父拉着我的手,问道:“怎么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师父,你说端木先生的计划能成功吗?”我问。

  “放心吧,端木先生一直不做没把握之事,既然这个计划已经实施了,那便说明端木先生心中至少有七成把握。”师父微微一笑,说道。

  “可是那是魔道大营,这可是真正的龙潭虎穴,天剑山的剑湮大阵真的能在那么多大修士的眼皮底下把阵法给破了?”

  “端木先生会把他们引出来的,如果不出来,哼哼,那会付出更惨重的代价。”师父看了我一眼,突然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又没你的事,想这么多干什么,咸吃萝卜淡操心,走了,回去炼丹。”

  “好疼呀!”我捂着脑袋,然后报复性的在师父的肥腰上拧了几下。

  “嘶!”师父倒吸一口凉气,连声说道:“好徒儿,乖徒儿,快松手,疼死师父了。”

  我松了手,师父龇牙咧嘴的揉着腰。

  看着师父一脸痛苦的样子,好像我下手真的有点重了,我有些愧疚又有些心疼的帮师父揉了下。

  “好了,别揉了,咱该回去了。”师父握住我的手,带着我回到了珍珠山。

  此刻,在遥远的一出山林中,一个一千人组成的战阵和一个有着五千人的魔道战阵相遇了,面对着对面战阵敌人狰狞的面孔,带头的一个背剑英俊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回头对着身后一众弟子吩咐道:“和他们打两下就逃走,尽量装的像一点。”

  “什么时候行动啊,被这种乌合之众追着跑,真丢人。”身后有有人抱怨道。

  “不急,快了,”负剑男子向前方看了看,似乎看到了魔道大营所在,然后看着飞扑过来的敌人,低声说道:“来了,各位小心点。”

  “是!”作者洱海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修真启示录》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