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作者:雨门      更新:2019-02-15 00:56      字数:3195
  依旧是大火翻涌而至,欧阳抱着雲羽在地上,身后是大火不断闭近,欧阳却仿佛没有看到般,依旧抱着雲羽默默的哭泣,一滴又一滴的晶亮泪水落下,打在雲羽的身上,宛如敲在欧阳的心里……

  他俯下身子,伏在雲羽的身边,絮絮叨叨的对着雲羽的耳边说着什么,眼神里绘满了温柔……

  “雲羽……你起来……先别睡了,我跟你说点话,你知道么?我喜欢你,超级爱你啊……和你在一起就会开心,和你在一起那些以前的阴影都变得无所谓了……我好爱你……可你为什么还不起来……起来啊……”

  “雲羽……我偷偷告诉你哦……我给你买了件和服,超级配你的那种……还没拿呢,你穿起来一定好看……真的……好像看你穿的样子啊……哈哈……”

  “雲羽……你给我起来啊……呜啊……你给我起来,不准睡了……咋比我还爱懒床……起来……我陪你玩……你是不是不舒服啊……对不起我这次没保护好你……我……”

  不远处是火焰张牙舞爪般的走来,仿佛是野兽般吞噬着所有的东西,烧焦的树木在他们的身后倒下,灰尘翻飞而上,在火光中舞动,欧阳抱着雲羽坐在画卷中央,画面里欧阳注视着雲羽的脸,雲羽此刻紧皱的眉头仿佛因为什么而松开了……

  欧阳俯下身,温润的嘴唇轻轻触到了雲羽,两份温热碰到了一起,已经不是第一次偷亲雲羽了,但这次绝对是最心疼的一次,就这么轻轻的触碰在一起,平淡若水的轻吻背后,是欧阳炽烈的爱恋,轻如羽毛的吻背后,是宛若巨岩般沉重的爱情……

  大火席卷而至……

  “喂!那俩王八犊子!找死呐!不快点过来干哈玩意儿呢?那家伙又没死!你要死要活的给谁看啊!”欧阳烈魄看着烈火都快烧到欧阳的屁股了,欧阳还杵那儿不动……

  原本欧阳是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谢天谢地欧阳的耳朵捕捉到了“他没死”这句话……不然我估计会被你们寄的刀片……瑟瑟发抖……

  欧阳几乎是颤栗般的将右手探向了他的鼻息

  温润,虽然很小甚至于若有若无,但是真真实实存在……

  突然从地狱回到天堂的欧阳仿佛被敲打了一闷棍,他又控制不住的将脑袋靠近雲羽的心脏,隔着温软的胸脯,欧阳听到了那微弱的心脏跳动声,一下一下仿佛敲打着自己那般……

  眼泪下来,欧阳被冷汗瞬间侵湿,喜极而泣的他抱着雲羽,泪水不要命般的冒着……

  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这个念头点燃了他心头的希望的火……

  “诶!这里瘪犊子玩意儿……不叫人省心!”欧阳大叔大步跑向了这边,某了,一手一个胖子,跟拎鸡崽子似的,又飞奔回了院子中央,这里离大火还算远,暂时也烧不到这里……放下俩人后,欧阳大叔点了根烟看着欧阳,心里寻思,这瘪犊子也算是交道重要的朋友了,居然能为了这家伙一起死……

  完事后,他看着大火吞噬着一切的一切,仿佛陷入沉思……

  欧阳可没欧阳烈魄这么镇静,巨大的落差让他控制不住情绪,死死抱着雲羽,对着雲羽的小嘴,就狠狠亲了一口,完全不在乎旁边的老爸的感想……

  “你……嗯!?这……你!死兔崽子你干啥玩意儿呢!你想我欧阳家绝后啊!”欧阳烈魄被这一幕着实吓得不轻……

  欧阳可不管,现在抱着雲羽左一口右一口跟着魔似了,只想腻歪……欧阳烈魄看着雲羽,随后沉了沉脸,俯下身将欧阳一把推开,抱起来雲羽向里屋走去……

  欧阳处于蒙逼状态,刚刚的情况确实把欧阳吓到了,所以欧阳烈魄的那一推里藏了暗劲,把处于蒙逼状态中的欧阳给震醒了,而欧阳烈魄把雲羽带去的里屋也不是要棒打鸳鸯……

  因为雲羽虽然没死,但是身体状况都不容乐观,再被欧阳这么耗下去,指不定真死了呢……

  欧阳慢慢从地上起来,甩了甩脑袋,等平稳了心态,他也走进了里屋……

  里屋中,欧阳大叔的身躯在柜子前忙忙碌碌的,拿起各种千奇百怪的药物……而雲羽已经被褪去了所有衣物,置放在一旁的软床上,因为裸露了身躯,所以身上的伤痕才显露出来……满身的伤痕,欧阳看到了都想落泪……这个看似软弱的小胖子,受了多少苦才爬到了半山腰,要不是欧阳烈魄正巧赶到,说不定就死在那里了……

  “让……我来敷药……”欧阳看着欧阳烈魄拿着做好的药膏走到了雲羽的身边,欧阳烈魄稍微惊讶了下,想说什么,又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再言语,递交了药膏后,便走出去了……

  欧阳缓缓给雲羽擦着药膏,手指抚摸过雲羽的每一处伤痕,此刻他的心中一片宁静,他的眼里只有纯粹的爱意,双手为他抚平所有的不好……

  待雲羽平稳了心跳,欧阳才长舒一口气,为雲羽盖上了被子,又再吻了吻他的脸,退出了房门……

  屋外的院子里,欧阳烈魄看着越来越近的大火,心里拂过了好多的往事……

  “他没事了吧……”欧阳烈魄说道:

  “嗯……现在怎么办?”欧阳问:

  “总有办法的……”欧阳烈魄面向了欧阳……

  “什么办法……”

  “肯定有办法……你可是……欧阳列顿啊……”欧阳烈魄不知干了什么……总之欧阳失去了意识……

  当欧阳再度醒来时,眼前是白色天花板,这里是医院……

  欧阳清醒后的一瞬间便从床上跳了下来……冲出病房,迎面撞上了欧阳烈魄……

  “雲羽呢……”欧阳愣了一下,眼前的他要称为“父亲”的人,玩弄着一只打火机,如果不是医院禁烟,他估计会抽着烟,“那个小胖子?在隔壁这间,不过……你现在最好不要进去……”

  未曾听到后半句的欧阳冲进了病房,欧阳烈魄在后面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很快欧阳就不动了……因为眼前的确是雲羽脸色红润的躺在床上……可他的一旁……

  一位衣着淡雅色的长裙,画着看不出来的淡妆,她看向了闯入的人,开口,声音银铃好听“你好……你是……谁?”

  欧阳心中的火花缓缓熄灭……他突然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很难开口那样……

  “你好……我是雲羽的朋友……我……我叫欧阳……”欧阳呆滞的做了自我介绍……眼前的女子不说也能猜出是谁……

  “哦~那你好,我叫杨忻陵,是雲羽的女朋友……嗯,坐吧……”眼前的女子嫣然一笑,笑着让欧阳坐下。

  她确实很漂亮……配得上他……

  “他……怎么样了……”欧阳开口询问病情,他心里一直在骂这自己……他终究不是他的啊……拼命个什么劲儿……但一想到雲羽死在那里,他又觉得绝对不可以……

  “他……唉,没有危险了,但是还是没有苏醒……”忻陵看着雲羽,神色变得担忧,转而开口“到底发生了什么?诶……你?”

  欧阳没有回答,欧阳走了……

  欧阳没走一步,他的血液便凉一分,他觉得自己这么走下去,会变成冰的吧……与此同时,雲羽的病房里,忻陵看着离去的欧阳,心里有所感……

  “欧……欧阳哥……欧……欧阳哥……别走……别……你别走……”身后传来了微弱的声音,杨忻陵浑身一震,转过身看向了雲羽……此刻雲羽紧皱着眉头,声音里嘟囔着……

  为什么……为什么雲羽突然就发音了……欧阳……就是刚刚那个人!什么样的人,只有他来雲羽才会复苏意识……

  雲羽在黑暗里蜷缩身体,仿佛有看不见的火焰在灼烧他……直到……那股熟悉的……带给他安全感的……奶油味……突然出现,雲羽在黑暗里起来,循着那股奶油味,一路追了下去……

  “欧阳……欧阳哥……你……别走……我……好像……喜欢上……你……了……”仿佛再度一棍,忻陵听到了更加震撼的东西……他看着床上的雲羽,眼中有丝许泪水凝聚,她轻声说“雲羽……你终于长大了……”

  然后她便飞奔了出去,就让我最后再为你做一件事吧……(关于这里杨忻陵的态度你们估计会很迷,因为原因会在杨家的那部分解释,不过,什么时候写……那就随缘了……)

  她飞奔到大厅,看到了失神落魄的那个人,她笑了笑……某滴东西顺脸颊滑下……

  夕阳射入房间,太阳燃烧着光辉落下,房间内,欧阳看着雲羽的脸,他轻轻抚摸着,抱着雲羽侧卧在床上……

  雲羽……你听我说……不知道雲羽是否喜欢自己的他,他忧虑的想着,未料某人已经偷偷醒来……

  他将雲羽的胖手捏在手中,和他十指相扣,举向空中,穿过阳光……

  他说“雲羽……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太阳燃烧着坠落……欧阳也自嘲的将握住的手缓缓放下,未曾完全放下……又再度升起……雲羽眼角含笑的看着他……

  他回“我愿意……”

  咳咳……作者……表示……本来已经写完了的……结果……我手贱删了……这是重写了边……心累啊……不过好在总算告一段落了……俩人牵手成功!yeah!(虽然坑很多都没填……)

  那么……大家……有缘再会吧!          作者:雨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