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醉酒记
作者:飞砖书生      更新:2019-03-11 00:29      字数:1933
  文/杨森

  想起有一次我们家四个集体回忆喝糗的故事。

  说来也挺有意思的,我们家祖孙三代没出一个能喝的,别说白酒,一瓶啤酒能把我和我爸妈一家三口都撂倒,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包括我弟弟妹妹就没一个能喝的,其中数我最弱。我高中的时候就住校念书,年轻人在一起免不了出去聚餐喝酒,一次之后我就多了个外号,叫“一口倒”,那真不是装的,一口啤酒下去人事不省。

  然而,我喝大甚至喝怕喝出阴影那次,喝的是白酒。

  那还是我工作第一年,上岗没几个月,就陪领导去佳木斯出差,见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因为对方是甲方,所以不敢得罪,看完了地块就到了饭点,被甲方集体拉去喝酒。

  我们乙方是代理公司,负责房地产全案策划推广,代表只有老总、销售总监和我仨人,我是策划文案。菜都没上来,老总就被人灌得脸通红,没了战力,开始往我这边推,说小李年轻啊怎么怎么样。我也不是没眼力见的,见到领导都便想求助了,又是新人,自然这种时候要起到作用。

  于是,我端杯来了一番客套场面话,被甲方连灌了三大杯龙江龙。

  之后的事情我只记得,没到五分钟,我看东西就开始带拖尾,就是玩PC游戏的时候如果内存不够,人物贴图像彗星那种带个尾巴的,画面还卡帧,目光从我们老总脸上挪到甲方老总脸上,不过一米不到的距离,我数着数着大概卡了六帧,这不是比喻,真的就像放PPT一样是一张一张放的那种,毫无连贯。

  之后我就什么都记不得了,据说销售总监当时吐在桌上了十分恶心,甲方免不了有点不开心。而我什么时候被车送回宾馆、怎么回去的怎么上的楼怎么躺下的完全断篇儿了。

  开始有记忆的时候,我已经有点醒了,感觉要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像是打了肾上腺素那种,我一下从床上蹦起来了,撒腿就往厕所跑,脑袋放到马桶里就开始吐,一口接一口的,我还洁癖,怕恶心到自己,即便是那种时候也知道要手摸着冲水开关一边吐一边冲水,吐完一拨直接倒在卫生间地面又睡过去了,然后又醒、又吐了一拨儿。

  忘了是第几次脑袋放进马桶里的时候,再一睁眼,我眼前出现了奇异的景象——

  我看到的不是中间一汪水的马桶,而是自己的后背。

  一句话说不明白当时的体验,大意就是:我的视角是在天花板上的,居高临下,能俯视到整个卫生间,斜视四十五度,我能看到自己歪歪斜斜脑袋塞进马桶里的样子,穿的是我那天的衣服、左手扶着冲水按钮,右手扶着马桶圈,脊梁骨拧着,两腿跟美人鱼似的甩向左边,但一点都不优美,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这个场面大概持续了几秒,我从吓呆到下坏,一激动,我眼睛睁开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视角又回到马桶里了:距离我的脸不到十厘米是一汪水。我能感觉到我的肢体麻木着,但就是方才俯视到的那个姿势:左手扶着冲水按钮,右手扶着马桶圈,脊梁骨拧着,两腿跟美人鱼似的甩到左边,阵阵发麻。

  又吐过一轮,我觉得胃里没东西了,起来跪在地下,趴着洗面池漱口、喝了几口凉水,有了点力气,又趴在地下用胳膊肘匍匐前进会到的床上。

  那一次之后,我再没醉过酒,因为我有阴影了。从天花板的视角看自己的后背,那体验太恐怖了。

  听完我的叙述之后,胖子也讲了自己醉得最大的一次——

  那也是几年前,刚换了工作不久,做公关行业,也是乙方,所以总感觉在甲方面前低人一等,凡事都习惯了顺从。那次的项目,胖子是乙方代表,合同没签就伺候了对方好几个月,好容易甲方同意签合同了,项目也进行到三分之二了,生气也没办法。

  更过分的是,签合同那天,甲方比乙方的人还开心,说我们出去庆祝一下吧。

  甲方有个奇怪的陋习,就是去庆祝并不是去吃正经饭,而是去KTV,一边喝酒唱歌一边吃个果盘就算完事了,因为甲方那边都是女的,集体减肥瘦身,没人吃饭。胖子也只能入乡随俗,被牵着进了包房喝啤酒充饥。

  然而,空腹一喝酒就醉了。

  胖子是有点酒量的,最起码我们家四个里他酒量最好,表现在喝得再多也能保持记忆清晰,绝不断篇儿。他很清楚地记得,那天包房成了盘丝洞,甲方七个女的,是不是这个部门的都被拽了来,乙方这边只有他一个男的,顺理成章成了被凌辱的对象。一开始还算正常,摇骰子、输了的喝酒,仅此而已。玩到下半夜人事尽酣的时候,节目就有点走样了。

  【以下段落有敏感词,请移步我的日本博客阅读无删减全文 https://weare4.theblog.me/posts/5343550

  就这样,一次醉酒,成就了一场因缘。

  最后轮到她1讲述,她1说她从没醉过,不是因为酒量好,而是酒精过敏体质,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过年喝了一瓶啤酒,浑身通红不说,后背的皮肤上还一夜之间长出好多肉瘤,肉瘤上还有肉刺,十分可怕,赶紧去了医院,消毒完毕用镊子把肉刺硬生生拔出来的,那种疼刻骨铭心。之后再也没喝过酒,谁劝都不喝。

  我们仨听得一身冷汗,觉得还是她1的简短版最可怕了。

  虽然不喝酒,但这多年我也有自己的醉法:

  一桶装的秋林格瓦斯,或者开一泡普洱生茶,一样能让我找到微醺的飘飘然,不恶心不会吐。

  微醺的感觉挺好,只是我再也不想看到自己后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