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简厨主义
作者:飞砖书生      更新:2018-11-29 00:58      字数:2701
  文/杨森

  上一章节说,我们两男两女的四人集体大家庭生活两个月后,因为冰箱爆满引发“饮食部长”提出食材节流,从而我牵头展开一系列节流战役的往事。前文书也说,根据记账结果,50%以上的日常支出其实都是饮食,所以把这块搞定就很省钱。

  暂把那次战役里的饮食之战取名“简厨主义”吧。

  简厨,望文生义,并不是指辟谷不吃饭了,而是简化厨房事务,就是把准备食材、下锅烹饪、拿碗开吃缩短为一个过程,老祖宗的智慧给我们留下一个非常好的解决方法,那就是火锅。

  吃火锅,真的是超级省钱的烹饪方式,不仅好吃,还可持续发展。我们四个都是上班的,下班回家时间也都差不多,只不过根据路途遥远会陆续在两小时之内下班,这对一个正常掌勺者来说其实非常烦人,下厨房的谁都想食客们端正整齐手背后做好了,等着所有菜出锅后大家一起享用,但这对于北漂小群居来说基本不可能实现。

  我们四人大家庭早上上班是一起下楼、一起坐胖子的车出发的。我和她1的工作单位距离地铁口很近,所以胖子只需要开车越过早高峰最可怕的几个节点,把我们丢在地铁站即可,然后胖子再开车送她2。下班的时间完全不固定,我们只能各显神通地回家。

  而我的“简厨”战术很好地利用了下班的时差,那就是:节流期间我们晚上到家只吃火锅,而且每个人购买的食材都不许重复,事先群内自己“挂号”。

  我们的晚间家庭食堂就设在客厅,谁先到家谁先烧水。锅子架上,注水通电,十分钟滚沸。胖子是无肉不欢的,基本上肉食他包了,开始还是正规的肉卷肉片,十几块钱能够我们四个人吃好几顿,毕竟我是几乎吃素的,后来胖子总去那家肉铺,慢慢也摸出了门道,知道什么样的肉卷又好吃又相对便宜,而且常客了,老板也会欣然地把边角料给他。

  胖子后来说,自己并不是唯一买边角料的顾客,类似的大有人在,通常是家境比较捉襟见肘的主妇,大概有那么七八个人,也并不觉得难堪,老板也不烦,因为老板也需要有人消化那些边角料,留下来的话只能让老板自己动脑筋,而且肉片入了冷库也是成本,且失去鲜度,这是肉铺老板一直极力避免的事情。

  所以,低价购入边角料是肉铺老板求之不得的福音。

  而且,如果常吃火锅,再嗜肉如命的人也会觉得反胃,所以我们四人大家庭的夜间食堂,还是以素为主。

  食素这件事挺有意思,就是你真正花心思进去、吃惯了,会觉得比吃肉更有趣味性,原因就在于可下锅的食材很多。譬如她1,喜欢涮菠菜、茼蒿一类;她2更喜欢涮豆腐、豆腐泡、腐竹、油皮这些豆制品,再就是蟹肉棒、鱼丸神马的人造小食材;我也喜欢涮豆腐吃,尤其是油皮,油皮+腐乳汤完全可以顶一顿正经菜,十分下饭,此外我还特别喜欢涮香菜(芫荽),总觉得如果火锅没香菜就不成局。

  说到香菜,要展开求助一个传说:我是东北人,又是男孩子,家里老人总是会很用心地控制男孩吃香菜,小时候只是听大人们囫囵个儿地说男孩吃香菜对身体不好,也没说怎么不好。后来上了大学,寝室兄弟天南海北,我还做了个普查,好像这种说法仅限于东北地区流传,大抵意思是认为男孩吃香菜容易ED!问过不少学医的,包括西医和中医,也都对这种说法各执一词,答案完全没法统一。所以狭义地来思考,我觉得我的sex冷淡也跟我嗜香菜如命有一定关系?

  这个问题我还是抛给大家吧。

  回过头来接着说火锅。我们四人大家庭开始火锅食堂第一个晚上的时候,是买了蘸料的,而且不止一种,结论就是好像谁家的都不够美味。她1祭出了家里老人的调料法宝,就是腐乳汤(腐乳在京也叫酱豆腐,我是不习惯这个叫法的)。买一罐王致和,腐乳和汤都被我们搅碎了兑水做成蘸料,美味异常,毕竟腐乳富含大量谷氨酸钠,比味精还味精,即便是纯素火锅跟腐乳汤相配也十分提鲜,一罐腐乳也没几个钱,够我们四个用半个多月。

  涮料里还有一样东西很便宜也很占胃,那就是粉丝,我说的还是农贸市场那种大捆的土粉丝,而非超市里精装细腻的龙口粉丝。土法做的粉丝下火锅更有味道,尤其是跟腐乳汤大法简直是绝配。但这都是我家两个女生的论调,我和胖子没觉得粉丝有什么好吃的,难道味觉也分男女?

  所以,从粉丝的问题上我们延展出最经济也最实惠的火锅主食,就是涮面条。

  火锅里涮面条,跟单做面条不同,面条下了火锅体积很容易膨胀,下了很快能吃,配上一点腐乳汤,口味毫不生硬,是一种很值得推广的土法热汤面。前文说到,我是把饮食看得很淡的人,也就是这种火锅汤面+腐乳汤+几片香菜叶,我可以连吃半个月不腻味。

  我并非故意省钱才吃得这么惨兮兮,胖子是我大学同学,知道我饮食欲望是有多么淡泊——我每天中午去校食堂,永远都是一碗三元钱的鱿鱼炒饭,吃了四年没换过。我在校期间有一句名言,走得近的弟兄们都知道,就是——人生108件事,吃,是最不重要的那件,排位第108。

  我是个怪人,所以别跟我学。

  我们家的火锅餐有个永远缺席的“主角”,那就是蘑菇。也就是这么巧,我们四个都不爱涮蘑菇吃,虽然香菇草菇很便宜,但我们不约而同地就是讨厌菇类在火锅里的味道。我们是宁可涮油条都绝对不会涮香菇的那类人。

  而且,我对金针菇独有巨大的阴影。

  金针菇,人送绰号“see you tomorrow”,开始我是不信的,但有一次在单位“带薪大便”的时候,本来已经完工了,却觉得还没拉净,无奈又坐下来,总觉得后面有异物挥之不去、晃之不去、甩之不去,无奈只能垫着纸一探究竟,结果拖出来一小束带着菌帽的金针菇,当时还以为是蛔虫绦虫之类的,还拿到日光下仔细看了一番,最后鉴定是“see you tomorrow”无疑,顿时心情十分的差,到楼下抽了四根烟也没能平息肺腑。

  说到涮油条,这是我们的饮食部长她2提倡的,之前我们仨没那么吃过,她2表演的时候,我们还觉得这吃法好土啊好土啊,估计只有我们爷爷奶奶那辈人才会搞出这样的奇思妙想。但很快我们就比较出来了:面食之中除了面条,就是这油条下锅最好味,也许是因为有油脂,也许是因为油条蓬松吸汤吸味,相对而言,什么花卷馒头面包都得统统退下。

  晚上吃涮火锅有几大好处,首先就是不必等人,谁先到家谁先吃,吃得火热的时候,另一位也到家了,正好可以接着火候,立马就能上桌,无需等待,比泡面还快。再就是前人吃着的时候,后回来的也拎着其他的不重复的食材进来了,里外还能多个口味。而且,即便是加班到很晚也没关系,前面几位都吃饱了,锅盖一上,火锅低温运转,留给后人,进屋衣服一脱,马上大火投入战斗,要多体贴有多体贴、要多感人有多感人。

  也就是家庭夜间食堂统一吃火锅的那一个月里,我们四个的集体支出没超过九百元(二零一几年初的消费,绝非今年)。

  后来,我们四人大家庭里如果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总会第一个反应起来吃火锅,食材买来洗洗就下锅了,无需烹饪技巧,无需复杂的各种现代化工具,无需柴米油盐,一罐腐乳汤就能给与最幸福的饱腹感。

  简单得就像:只要身边有个懂你的人,就会觉得全天下的幸福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