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风车里的黎大夫(一)
作者:飞砖书生      更新:2018-09-24 12:28      字数:2015
  文/黎霄鹏

  到了北京老王家集合后,呆了两天我们就出发北上前往怀柔山里的小四合院,准备蹉跎一下大美秋光。因为我要绕路去天通苑看望黎晓的儿子,所以晚上自己打车最后一个赶到院子里,花了我一百五十元打车钱。

  “真怀念有顺风车的时代啊。”好不容易赶上院子里的晚饭,我在饭桌上抱怨。

  “为什么啊,很怀念被骚扰吗?”老王打趣我。

  “正相反啊,我怀念骚扰顺风车司机的日子。”

  瞬间,林忠、老王、赵良都端着凳子坐在了我的周围,催促我讲讲那些肯定很龌龊的故事。

  因为各种原因,我经常坐顺风车,不过归根结底一个原因,还是因为司机熊多,还有个更刺激的因素,就是顺风车司机什么行业都有,其中有我最青睐的工人阶级,譬如搞装修的、搞运输的那些,性情朴实外表粗鲁的那种熊,他们比较好撩,而且更容易配合我的圈套。

  “你又要发挥你‘上车治病’那套了吧?”我家熊对我的小癖好还是有所了解的,不仅限于恋脚恋袜子那些。

  “对啊,首先,车是封闭空间,对话重点比较容易集中;其次车内非我即他,很容易引导我要的话题,再加上最容易聊起来的话题——身体健康,通常被我瞄上的司机是跑不掉的。”我推介着我的经验。

  “你就说你成功得手过多少次吧。”林忠给了我一个炫耀的机会。

  我故意先举起右手五根手指,停了一下,又举起左手,握成拳头。

  赵良眼睛里一亮:“十五次?”

  “嗯哼。” “说说你第一次吧,一定印象深刻。”他用他的小胖手摇着我的手催促。

  话说第一次其实挺紧张的,因为怕被识破,但后来多次经验告诉我,这完全是杞人忧天,因为司机在开车的时候是很难把精力放在思考上的,所以很容易得手。

  第一次得手是在哈尔滨,记得很清楚是个十一月的半夜,我打车从单位回家,路途不是很远,也就四十分钟,但最后五分钟里,我得手了。 那是个很胖的熊司机,年龄有五十多岁,目测二百多斤的体重,身高不到一米七五,我是在他站着的时候目测的,约了车之后,司机先到了,正开着车门在那小便,我赶到的时候他尿在高潮,我俩面对面中间隔着一辆车,很容易看出他身高,当然也很容易看清他身体的细节,粗短,而且毛非常多。我出现的时候他有点不好意思,但因为已经尿着了,又没法收回去,所以我打了个招呼就直接上车了,坐在副驾驶里近距离看着他尿完了才上路。

  开车的时候熊司机跟我说了声道歉,说很不好意思,憋坏了还找不到厕所只能就地解决。我安慰他说没关系,人之常情,开车最不容易的就是吃饭上厕所,所以总开车的的人胃和前列腺都不好,经过我的手治疗的司机都是这些毛病——我直接顺着话题装大夫了。

  他一道歉,心理防线就肯定放下来了,我就乘胜追击占据话题制高点,三言两语把话题拉下水,他就不得不跟着我一起扑腾。他很快就上当了,问我是大夫啊,我说对啊,我专门治男科的。也正因为肚子里这些东西多,所以我敢装。其实也不是装,也借此机会帮他们解决了很多问题,而且我都不收诊费的。

  譬如哈尔滨的这次,那熊司机很急切地问我前列腺炎能不能治,我就普及说看哪一种,譬如你总是在冰天雪地里小便这个习惯来说,很有可能就是因为着凉引起的病根,再就是太胖了,小腹脂肪堆积让你想治疗都很困难。 我这么一说,那熊司机马上随声附和,说你说得太对了,我过去前列腺没毛病的,就因为有一次大风天里小便,回家当天晚上就开始淋漓不尽,一直到现在有两年了,平时开车都得夹卫生巾,要不然媳妇每次给我洗裤衩都骂。

  既然他提到媳妇,我就问他夫妻生活是否和谐,他马上就叹气了,说因为开车,运动少了,加上到了年纪,肚子越来越大,男人肚子一大,那东西就短了一截,所以夫妻生活很不好。我就继续把他往沟里拽,普及说不一定肚子大就是脂肪,还有可能是痰湿,你平时爱喝凉啤酒什么的吗? 胖子就没有不爱喝啤酒的,他说对对对,我特别爱喝凉啤,难道这也不行吗?我说啤酒本来就会造成啤酒肚,吃凉的东西更容易,很有可能你那大肚子是脂肪和痰湿混合造成的。然后他就问我怎么判断。

  正好话题到这的时候赶上一个十字路口红灯,我说你把衣服撩起来,摸摸肚脐眼周围是不是硬的,比旁边都硬。他就把毛坎肩和衬衫从裤子里拽出来,说我不会摸,你帮我判断一下。

  于是我就把手伸进去,先是老老实实在他肚脐眼周围按了一圈,让他自己感受一下硬不硬,然后又沿着中线往下走,隔着小腹按压他前列腺的位置,问他疼不疼。 他说没啥感觉,可能肉太厚了吧。这时候变绿灯了,我就把手抽出来了,说这么窝着也诊断不出来,等一会儿到地方的,你躺平了我再给你诊断,不收钱。

  一听免费,那司机就高兴了,跟中了大奖似的,谢了我一个街区,然后直接问我怎么能提升夫妻生活质量。 既然他自己上道,我就没有必要藏着掖着的了,先问他多久一次夫妻生活,他说老婆要得多,基本七天里五天都得给;我又问一次多少分钟,他说很短,最高纪录才十分钟,平时也就三五分钟;我又问他什么体位,是不是躺平了让老婆坐上来。他说那是必然的,自己这么胖,没法正常体位, 【此处隐藏若干段落,欲读全文请前往书生日本微博Ameba Ownd,不知道日本微博地址的请前往飞砖书生微信公众号“外廷”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