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寂寞如烟
作者:未觉池塘春草梦      更新:2017-11-06 14:46      字数:1937
    20寂寞如烟

    先点开老校长的短信,里面有很多个拥抱、红唇和红心的表情,最后加了一句,“记得想我,别沾花惹草,不然找你小弟弟算账。”看来他对于老颜还是有很重的戒备心里,可能那天他看到我和老颜有点暧昧地走在一起,总是放心不下。

    我回了一个短信给他,要他在外面注意安全,还色色地问他:“想不想,痒不痒。”

    在我们二人的世界里,一旦卸下了虚假的伪装,所有的爱都变得很直接很随意。不需要总把爱挂在嘴上,更不需要任何承诺,也没有幻想和虚构的情节,也不会因为他爱我,就要给我二百五十万,或送几套房子给我。毕竟我们还活在现实生活中,有我们最重要的家人儿女。

    两情相悦并且相爱的两个人,首先应该是彼此了解、真诚、包容和互相信任的。当两个人有共同话题,条件相当,三观相合,才能称得上门当户对,这样的爱情才能走得很远。

    是的,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就是这么现实。所以祝英台与梁山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故事最终都是以一个悲剧结尾。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我们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稳定的工作和收入,还有一定的地位,既然相爱,那就小心翼翼,互相珍惜,互相爱护,彼此牵挂。我们的爱无处不在,可以通过光线和空气传播,无论他此刻在哪里。

    在这个常人所不能理解和接纳的同志世界,我们有我们不一样的爱,特别像我们这类有家庭的同志,爱得更是辛苦和谨慎。但不管怎样,这种爱,也同样是圣洁的,快乐的,幸福的。

    我点开老颜的短信,认真地看了下去:

    “小李,你好。首先,无论如何,请你把我发的短信看完,冒昧之处,请你原谅。真的很高兴认识你,如果不知道你的年纪,你就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男孩。那天进到电梯,我被你的笑容所感染,竟然生出一股想亲近结交的强烈念头。你的身上散发着无比强烈的生命力,朝气蓬勃。更巧的是,我们还是老乡。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我就是那个活着但已经死了的人。去年从行政要职上退下来后,我完全找不到生命的方向,很难适应退休后的生活。曾经高高在上,受人追捧讨好,而退休后一下子变得清闲,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我无所适从。

    虽然以前的部下逢年过节还会过来看望我,但我还是觉得很失落。我渴望权利,所以年轻的时候我奋力地向上爬,历尽艰辛,才达到了我个人人生的巅峰。如今卸甲归田,含饴弄孙,我却寂寞如烟。

    虽然你的笑容很灿烂很迷人,但我从你眼神的最深处看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忧伤,这让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好好呵护你怜爱你的冲动。这种感觉很奇特,但确实是我内心很真实的感觉。

    我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感觉。那天你坐上你朋友的电瓶车先走了,我的心头竟然空落落的。看你在球场上飞奔的身影,和队友们击掌庆祝意气风发谈笑风生的样子,那么迷人。

    那天晚上,我在楼下等你,凌晨也不见你回来。晚上我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你的样子,彻夜未眠。那时候忘记问你的名字,和你的电话。电梯是从二十五楼下来的,我甚至生出去二十五楼逐户敲门找你的想法,但理智阻止了我这样做。

    每次电梯门一打开,我多么希望你就在电梯里面。我在楼下徘徊,期待能再次遇见你,然后好好地问问你的名字和电话,然而好几天,你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碰到你。我每天下午都会去球场,只为搜寻你的身影。

    前天我去社区中心,碰巧看到服务人员暂时放在前台上面的社区球队的名单和电话,我偷偷地把你的电话记了下来。这可能很唐突,是我太心急了,让你对我产生了戒备。

    一个花甲老人,竟然因为你而乱了方寸。昨天孩子们说去海边玩,我找借口没有和他们一起去,因为我怕错过你。而今天早上出门,也是恍恍惚惚,忘记带钱包和钥匙出门。

    我的妻子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为我生了一双儿女。但我们之间没有共同的话题和语言,更没有太多的感情可言。在家里,我就是土皇帝,她只是把我服侍得无微不至。

    回首这辈子,原来我的情感一片空白。

    小李,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我都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我只是想说,我喜欢你,想和你做个忘年交。没有任何目的,我的儿子住在二十楼03房,他工作太忙,经营近几十家大型的服装店,每天忙到三更半夜,第二天睡到中午起床,然后一吃完中饭又匆匆外出工作。能给一次做个朋友的机会吗?”

    寂寞如烟。

    他说他自己寂寞如烟,我仿佛看到一个失落的男人,和一根孤独燃烧自己的烟。也许是我多想了,他喜欢我也许只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欣赏,只是想和我做忘年交聊聊天打发寂寞,从我身上找回一些逝去的青春的味道。

    想想今天我的举动和言语,可能伤害到了老颜,一个曾经高傲的男人。是我太过敏感,是我自己先对他有种原始的渴望,才把他想象成和我一样。

    做个普通的忘年交,又有何不可,又有何可怕。我也不是毛头小子,难道还不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吗?

    更何况,秀色可餐,和他在一起聊聊天又不会怎样,再说做个忘年交,有时候看着他也能解解馋。

    《你的味道》读书Q群:237564635。(作者未觉池塘春草梦提醒:欢迎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你的味道》所有章节。注:移动用户如无法访问:请访问公众号“书连读书”右下角“书连备用”即可访问。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