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再遇大叔
作者:未觉池塘春草梦      更新:2017-09-11 18:07      字数:2000
    天气预报,明天台风在宁海市登陆,宁海市离青水市直线距离只有八十公里。这次强台风最大风力可达14级,是多年来极其罕见的。

    中午吃完饭从老校长家里出来后,我先去了一趟学校,转眼间在十九中已经工作十五年了,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

    叮嘱值班老师和保安认真进行全校安全检查,关好所有门窗,把所有室外不固定的物品全部移到室内。在确认没有什么隐患之后,我漫步从学校往小区走去。

    学校和小区只有一路之隔,道路两边的两排茂盛的细叶榕树,正随风乱舞。

    早两天就应该来的台风,姗姗来迟。天空是灰蓝色,云层正在逐渐加厚,把阳光从空中野蛮地分割开来,温度陡然间降了许多。

    老校长的电话关机,估计是因为台风明天登陆,今天提前就走了。我绕道从北门进入小区,顺便去了一趟老校长的家里。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可能午后钟点工阿姨已经过来打扫了一番,喷了一点空气清新剂。从厨房到浴室,沙发到地毯,餐桌到电视柜,卧室到走廊,这个屋子里每一个地方都留下了我和老校长的味道。即便是空气清新剂也无法把那些味道遮掩。

    这是爱的味道。

    躺在沙发上,一想到老校长和我在一起尽情放纵飘飘欲仙的滋味,还有他浪叫的骚样,我就感到浑身发热。

    今晚要独守空房了。

    在沙发上小睡了一会,醒来已经是下午4点钟了。换上球服,准备去球场活动一下筋骨,几天没运动了。

    来到球场,已经有很多人在打球了,两个篮球场四个半场都有人在玩。

    就在我和刚到球场的几个人随意组好队准备上场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走了过来。

    “你好,老乡,这几天怎么没有下来打球呢?”还是一样帅得掉渣的笑容,电梯里遇到的大叔笑吟吟地走到我面前。

    “这几天有点忙。”我有点尴尬地抠了一下头皮,谎话张口就来,紧张什么呢,又还没有熟到那个程度。

    “学校不是放假了吗?你叫李默吧。”大叔笑笑的说着,一双仿佛能洞察世间一切事物的桃花眼,迷死人不偿命。

    “嗯,是的,您怎么知道的。”我沾沾自喜,小小地得意一下,原来我也是云山社区的名人啊。

    “我是联邦调查局的。我叫颜振华,叫我老颜就好了,颜色的颜,振华的振,振华的华。哈哈!”大叔竟然对我挤眉弄眼,看起来那么高傲的一个人,竟然做出这样可爱的举动,让我啼笑皆非。

    “叫你老色好了,还颜色的颜,怎么看都应该是颜色的色。这样直直地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朵玫瑰花?”我心里嘀咕着。那天就是这位电梯大叔撩起了我隐藏多年的欲望,让我整个人魂不守舍,酒后冲动。要不是老校长也默默地爱着我多年,对老校长的表白可能又是另外一个尴尬的结果了。不过也要感谢他,如果不是他,我还真不敢跨出这一步,也许和老校长的这种情感永远都得不到释放,最后只有带到土里去了。

    “老颜,很高兴认识你,我们有空再聊,我要去打球了。”受不了了,这么大一个又色又帅的大叔站在我面前,竟然有种想把他推到的冲动。估计那天打火机是故意被他调到最小档的,想试探我,顺便揩油的吧?

    曾经多少次把老校长当作意淫的对象,然后自摸一把。自从和老校长共赴巫山云雨,尝到了甜头,往日的闷骚和幻想得到了实际的满足,欲望的魔鬼已经从我的灵魂深处释放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完了,我发现自己已经中了老帅哥的毒,不再纯洁地只是要求简单的父爱和拥抱,更渴望赤裸裸的发泄,纠缠在一起的滋味。

    我逃也似的,跑上球场,开始打球了。

    只见他老神在在地坐在大树下的石凳上,翘着二郎腿,点着一支烟。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嗯,被风吹的模样怎么也辣么帅。

    我打球有点心不在焉,也可能是风比较大,竟然四投不中,我们在五球制的半场淘汰赛败下阵来。我这是怎么了,又胡思乱想,也许他只是把我当老乡看,想和我亲近亲近,结交认识一下而已。

    想起老校长的话,赶紧回过神来,不然我的小家伙有难了。难道我的胸怀如此宽广,如此博爱,看到老帅哥就……

    我假装没看见树底下的老颜,和临时组队的队友们一起在球场另一边席地而坐,检讨自己没打好,浪费了几个中投。

    随后几场,我们连续做庄,直打到天色快要暗了下来。晚上球场虽然会开灯,但今天也差不多了,几天没运动,加上和老校长在一起激情过度,腿竟然有点酸胀。

    没有理会树底下的老颜,我朝老校长家的方向逃也似的提着小背包就走。和他住在同一栋,难免会再碰到他,更何况,谁知道他心怀什么鬼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连我的名字都打听得这么清楚,难道真的是调查局的,开什么玩笑。

    心怀鬼胎的人其实是我,也许是我多想了呢?

    “喂,您好!哪位?”我拿起电话,有点不耐烦,广告电话太多了,不是卖房就是贷款。

    “小李啊,怎么就走了呢?我是老颜啊,想请你帮个忙,方便吗?等等我,我就在你后面。”电话里传来老颜的喘气声。

    回过头,看到老颜完全没有风度的样子,慢慢向我跑来。我心里纳闷了,他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呢?不会真的在监视我吧。

    我停下来,转身看着气喘吁吁向我跑来的老颜,心里不是很痛快:“你怎么知道我电话的?”如果是他自己向我要电话号码,我肯定会给他,难道他真的在调查我,这几天我在老校长那里,难道他也知道了?(欢迎专注书连微信服务号“雄体科技”或“xiongtikeji”,微信内同步阅读书连所有作品。点这里 体验书连安卓APP!)
吐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