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反间计
作者:炮兵老三      更新:2019-06-24 21:35      字数:1059
  黑山沉下心来好好琢磨过,这个姓赵的百分之八九十不能带着人来,他就是个小泥鳅,后边指定老曹给他出谋划策,跟他斗了这么些年,他的脾气黑山也摸了个七七八八,照准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不敢瞎折腾,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嘴多一份风险,就相当于把自个儿排除异己的破事儿昭告天下,一步走错那前边儿布得局都得白瞎了,以他办事儿那谨慎的风格不会干这么稀能的事儿。调查组一到能保不翻船的道儿就一条:毁了物证,除掉人证。物证他拿走了,眼下最合适的局面就是把人证给整死,就算调查组再神通广大,一时半晌也难挖着他的根儿,等过阵子调查组一走,他就能春风吹又生。另一方面就是赵建勇找得接货的地儿也叫黑山看明白这些年跟着老曹他是一点儿也没学精明,到了儿还是个秧子,说话硬气,其实一没经验二没底气,找了个废弃的汽车站,那地儿四面墙都塌完了,空落落的大院子离着主路老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明摆着是冲着把人整死没人知道去的,这小子手里指定有枪,离着居民区远就算是一梭子都打完也不一定有人听见。但成也萧何败萧何,说句不好听的,荒郊野外整死个把人随便一把火烧了或者挖个坑埋了这辈子都没人找着,就看你本事大不大,本事大那就是挖坑的,本事不够,那就是填坑的。

  东边的天发了白,远处的高楼大厦越来越显眼。走吧,不甘心;不走吧,搁这儿耗着也没劲。天大地大,唯独这一方连腿都伸不开的车能容身。

  “那小胖子咋还不回来?拉个屎用得着这么老半天。”老金心里有点儿焦,这小子走前儿把车钥匙给拿走了,不怕别的,就怕这小子跟那小诚子一个操行,平常你好我好是个蔫吧茄子,关键时刻呲出来一嘴尖牙瞅准了要命的地儿叨你一下子,咬你个血肉模糊魂飞魄散。“你跟他熟不熟?别是跑去找警察了吧?这要是一会儿警车嗷嗷的撵上来,咱们连个车都没有,凭着两条腿跑不过人家四个轮子。”

  “不能。”黑山连着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

  “我跟你说往后不能逮谁跟谁掏心窝子,人心隔肚皮!”老金钻到前边寻摸着有啥家伙式儿能给车门儿鼓捣开,实在不行只能砸玻璃,他在前边儿折腾,黑山手里手机响了一声。

  “谁呀?”老金瞅着他脸色不对,搭腔问了一嘴。

  “小牛的短信。”

  “咋啦?”

  “他说他在老汽车站,文件到手了,让咱们过去接他。”

  “他本事不小哇!赵建勇再不行也搁警侦连呆过,干那胖子咋说也来回带拐弯儿的,你还是再咂么咂么吧,我觉着这里头有诈。”

  黑山也觉着不对,小牛发短信都是先叫上一声哥,完了再说事儿,今儿反常,还不接电话。他要是真去了汽车站,那十有八九是叫赵建勇给拿下了。“管他有诈没诈咱都得去,小牛肯定是找赵建勇去了,我不能不仗义,让他替我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