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四、没爹的孩子像棵草
作者:炮兵老三      更新:2018-12-06 11:35      字数:1094
  院子里的公鸡早早的就叫唤上了,老金坐起来寻摸着抽颗烟,刚摁了两下打火机外屋烧火做饭的媳妇儿就发话了,“不许抽烟!”

  不抽就不抽吧。昨晚上那淋漓酣畅美得冒泡的春梦还有那么一点儿印象,这要是真的该多好,老金摆弄了一会儿手机,想给黑山打个电话,但这个点儿在新疆还是半夜,也不知道他在干啥,要不,发个短信吧,咋说呢?头先给人骂的狗血喷头,发短信说啥呐。

  “彦晨,你赶紧起,别忘了去县城定菜的事儿。”

  “噢。”

  老金穿好衣裳先去厕所放水,迷迷瞪瞪也没瞅见大腿根儿上那一片结痂的血印子,回屋洗脸刷牙刮胡子。宝峰在被窝里眼珠子跟着老金转,一缕阳光正好打在老金的脸上,老金昂首挺胸,眉峰轻挑,眼神锐利,厚唇微张,喉结硬朗,神气饱满,剃须刀擦过胡茬子发出唰唰的声响,宝峰也不道用什么词语形容这个场面,老师讲过很多形容男人的词汇,但上课时候净顾着给小丫头写情书了,啥也没学会,但瞅着大爷刮胡子都觉着特爷们儿,伸手摸一把光出溜的下巴,懊恼地合计自个儿要是也能长出大爷那么多胡子多好,就能跟他一样,这么神气的刮胡子,长大真好。

  “臭小子你老瞅着我干啥呀?赶紧起吧,日头晒腚了。这咋地了,眼红的跟灯泡似的,是不是炕太热了上火了?一会儿叫你大娘给你煮个鸡蛋敷一下。”

  “大爷你胡子真多。”

  “这还多呀?我们部队有个人,那胡子才叫多呐,脸上都有。”

  “我咋不长呐?”

  “你还小,等两年就该长了。”

  “我奶说了,等我长胡子了就给我说一房媳妇儿。”

  “肯定啊。”

  “跟媳妇儿睡觉是不是老美了?”

  “那当然……小屁孩你瞎打听啥,等你上边长了胡子,小牛子上长了毛,就能娶媳妇儿了!叫大爷瞅瞅,牛子上长毛没?”老金把手探进宝峰被子里,宝峰咯咯笑着夹着腿躲,肉乎乎的小牛子在大爷手里探出头。这么一闹腾,屁股又疼了一下子,宝峰嘶嘶的吸凉气。

  “咋地啦?”

  “疼。”

  “哪儿疼?”

  “屁股。”

  “屁股疼啥?”

  “大娘把炕烧得太热了,烫的。”宝峰红着脸编了个瞎话,昨晚上还合计一定得告诉奶奶,但大清早一起来就变卦了。为啥?因为一告给奶奶她指定要拿笤帚疙瘩教训大爷,大爷一挨打就知道是自个儿告得密,他一知道就不痛快,他一不痛快就不再跟头先那样对自个儿那么好,他不对自个儿好,那往后想要买个啥就都没人给买了。在这个家里,就是他对自个儿最好,从小就是。

  所以这事儿不能跟奶奶说,更不能叫大爷知道,他要是知道昨晚上把亲侄子的屁股整出血来了,也就不会再搁这屋睡了,没人陪着没人抱着,又是自个儿睡一个屋。

  不想一个人睡,就想大爷抱着睡,那样起码觉着自个儿不是个没爹没妈的孤儿。

  “那叫你大娘晚上烧炕轻点烧。赶紧穿衣裳吧。”

  “大爷我想跟你去县城。”

  “去呗。”

  “噢!”宝峰赶紧撩了被子穿衣裳下炕。作者炮兵老三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远山》所有章节。